近水楼台

【go home?】Graves/Credence - 番外#1 (暗巷組)

  #1成年夜

 

 

  Credence对于自己可以跟Graves两情相悦,是非常开心的,即便从两人互相确认、确定交往后至今,他们除了接吻什么都做过,他还是很开心。

  只是……从交往至今相近一年半的时间,Graves居然一次都没有对他表现出……想要上床的意思,就连有时候气氛很好,吻也吻得很热烈的时候,Graves都会忽然打住,没有继续下去。

 

  甚至偶尔有几次他不小心提起那天第一次做爱的事情时,就会看见Graves表现得很后悔,说不该在他未成年的时候就跟他上床。

  但是他一点都不介意,甚至可以说很开心,他也是男人,身理上的需求肯定是有的,但他也没有太多经验,是他自己不正常吗?未成年是不是不应该跟人上床?还是Graves先生是认为、成年了才有资格跟他上床?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问Graves,这样问就表现得好像……他很想要?这也太让人害羞了。

 

 不过今天,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也是他可以成为"Graves先生认可的上床对象"的一天,今天过后,他就满二十岁了,是成年人了。

  一边将手中的面包放进大烤箱,Credence心情异常的好,Graves在前几天就和他说过今天会帮他过生日,这两天Graves特别忙,常常没有回家,他们也一段时间没有好好坐下来吃饭了,今天,他的生日,多美好的日子。

 

  「Credence,今天就到这吧!你也辛苦了。」

  Jacob是Credence现在的老板,也就是那间他最喜欢的面包店的店长,大约在半年前,Credence终于鼓起勇气跟Graves说了不想成为Graves的负担,想要到这间面包店工作,学习做面包,而Graves虽然不只一次告诉他、Graves家族的财产已经够他花上三辈子,但他也难得看Credence有想做的事情,于是就让他来应征了。

  没想到这家店的莫魔店长Jacob一秒相中Credence,说看着熟悉,感觉很投缘,最近正好也想找新员工帮忙,于是就正式录取了。

 

  「嗯……谢谢。」Credence还是不习惯面对人群,也不太会与人交际,所以Jacob把他安排在厨房,让他做做把面团送去烤之类的事情,偶尔休息时间还会教他做一些基础的小甜面包,对他非常亲切。

  下了班的Credence将东西收拾了一下,就心情愉悦的准备回家了,只要一想到今晚可以跟Graves共度晚餐,而且他成年了,晚上还可以……做点别的事情,就让他掩不住笑意,而或许是太少露出笑容,没有人告诉他、他的笑容有多迷人,一路上倒是吸引了不少年轻女性回头多看两眼。

 

  到家的Credence马上就看见鞋柜里多了一双皮鞋,Graves已经回家了!

 

  「Graves先生!」Credence开心的快步走到饭厅,马上就看见了把餐桌布置得很整齐的Graves,前阵子两人一起去买的小盘子上面放了Credence最爱吃的东西,正中间也摆了一个精致的小蛋糕,看起来格外的温馨。

  其实Graves早就跟Credence说过、别再加上"先生",但Credence就是改不过来,与其听他扭扭捏捏的喊他Graves或是波西瓦,听着听着他也跟着别扭了起来,还不如就随他喜欢吧。

 

  「回来了?草莓蛋糕你还喜欢吧?」Graves回头看着Credence,侧过身让他看清楚小蛋糕的样子,纯白色的蛋糕上面放了一圈草莓,看起来非常美味。

  「嗯!」Credence抿嘴笑了笑,马上过去跟Graves一起吃饭,一直以来、他都很珍惜跟Graves一起吃饭的时间,因为除了一起吃饭以外,他们很少会一起去做其他事情,久久会有一次一起去采购家里缺的东西,那时间Credence也非常喜欢,因为Graves总是跟他买成双成对的东西,这种时后他就会特别感受到两人正在交往。

 

  随着时间越来越晚,外面的天色也逐渐暗下来了,但Credence心里却越来越紧张。

 

  今天他就成年了,Graves肯定会做点什么,但他虽然开心、却不由得紧张了起来,距离上一次、已经是一年半前的事情了,他对于那场性爱充满了快乐的回忆,但只要一想到即将发生,却又浑身紧绷。

  今天、就是他一直期待的日子。

 

  就在这时,Graves起身了,他走到Credence面前,就如同往常一样,给了他一个又香又甜的吻,接着,伸手拍了拍他毛茸茸的小脑袋,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生日快乐,我的男孩。」

 

  听到这句话的Credence只是微微一愣,一直到Graves走进房间后,他才回过神,发现今天的生日晚餐已经结束了,Graves去睡觉了,他们什么事都没有做。

  老实说他很失落,非常失落,Graves的那句生日快乐更是他失落的根源。

  即便是他已经满二十岁的今天,成为大人的今天,对Graves来说他依然只是个孩子,是他的男孩,他该高兴吗?

 

  Credence用手指轻轻的抚过刚刚被吻过的嘴唇,还有些湿润、有些发热,他转头看像一旁的落地大镜子,记得第一次看见这面镜子的时候,他跟镜子一般高,这一年半来,他长高了一些,长胖了一些,还找到了一份工作,或许他该向Graves证明,自己已经不是孩子了。

 

  经过一番心理准备后,Credence缓缓的推开了Graves的房门,房间的灯都已经关了,才过没多久时间,Graves居然已经睡着了,想来这几天他该真得很累了。

  这样的想法让Credence有点想打退堂鼓,但Graves平稳的睡脸却没有办法让他放弃。他等了一年多了,终于等到成年了,他终于有资格成为Graves的爱人了。

 

  Credence小心翼翼的爬上了Graves的床,从棉被里钻了过去,而当他整个人都塞进棉被里的时候,Graves果然被惊醒了,一双大手迅速的按住他的肩膀,将他钉在原地。

 

  「Credence?」Graves看着半夜偷偷摸上床的爱人,其实他心里非常的激动,但脸上却依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微微的皱起眉头。「你在做什么?」

  「呃……」虽然Graves会醒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刚刚爬上床的Credence却压根都没想到这个可能性,现在被本人直接抓到现行犯,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我、我……我只是……」

  看Credence如此紧张,Graves也不吓他了,只是轻轻的拍了拍那颗小脑袋,温柔的说着。

  「想一起睡就躺好吧,明天还有工作要做。」

 

  看来自己是被当成吵着想要一起睡觉的小孩子了。

 

  发现自己都已经半夜爬上床了,还被Graves这样无视,忽然有点不是滋味,他赌气般的解开了自己的衬衫钮扣,露出了即便昏暗也能清楚看见的白皙胸膛,整个人也直接坐在Graves的小腹上,双手则是摸到Graves的颈部。

  「我已经二十岁了……」Credence皱起眉头,看着一头雾水的Graves,忍不住红了眼眶。「还是没有资格……当Graves先生的恋人吗?」

 

  Graves很惊讶Credence为什么会这样想,只是Credence一直已来都乖乖的,也从不跟他说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像这样赌气的样子可不多见,反而让他有股想看看Credence到底要做什么的欲望。

  「二十岁是成年了没错。」Graves安抚般的拍拍Credence的大腿。「但依然是我的男孩,对吗?」

  Credence没有听懂Graves话中有话的意思,只是沉默了一下,便皱起眉头。

 

  「我要向Graves先生证明,我已经是大人了。」



肉外连



  +++

 

 

  Credence虚弱的趴在床上,刚刚Graves先把他洗干净后,自己去洗澡了。

 

  「喵--」

 

  「嗯?Colin?」Credence疲倦的抬眼看了看走到床边的黑猫,比起第一次看见他,已经长的有些胖胖的了,过去的英姿荡然无存。「这是什么?」

  Colin的脖子上绑了个精美小盒子,Credence小心翼翼的将他拆下来,打开就看见了一枚银色的戒指,小颗的钻石整齐排列,比起整颗的大钻石显得低调许多,也更适合男生佩带。

 

  「戒指……」

 

  「其实吃蛋糕的时候就想给你了。」Graves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湿漉漉的头发塌了下来,与平常整其的造型有着巨大的反差。「但是……你还年轻,我不希望你觉得沉重。」

  而Graves还没说完,Credence已经哭红了眼,张着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最后,Graves坐到床边,温柔的看着他。

 

  「虽然我们还不能结婚,但……我能够给你承诺,Credence。」

 

  看着说不出话的Credence,Graves紧紧的抱住他,抱住这个对他而言,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评论(4)

热度(46)

  1. AlecNights近水楼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