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跳马并盛记Ⅱ】02打狗也要看主人(DH)

「那个……迪诺同学,有什么不会的我可以教你喔!」


一个眼睛水汪汪的女孩站在迪诺身边,据说他是并盛中学第二大美女,第一名当然就是校花京子。


「呃、谢谢你……」迪诺缩缩肩膀,主要原因是他旁边传来的阵阵杀气。


又不是我叫他教我的!为什么被瞪的是我啊!


迪诺在心中呐喊。


「呿!那头金发真是碍眼!」


「就是嘛!转学生还这么嚣张!」


「喂!」其中一个人叫住旁边一群人,微笑了一下。 「我们来给他一点教训怎么样?」


一群人先是一愣,接着满脸笑容。 「真不愧是老大!」



×××



哗--


才刚进门,一桶装有冰块的水岛下来,把迪诺从头到脚淋湿了。


「咦……」


被淋湿的迪诺一脸无辜外加莫名其妙,原本对他很感兴趣的女生通通都不敢靠过来。


这样的态度表明了,有人要开始整他。


但是理所当然的迪诺完全不知道这件事,也猜不出来,只是疑问为什么一进门会有水桶掉下来。


「好了上课……迪诺?你怎么了?」刚走进教室的老师一看到全身湿的迪诺和地上的水摊、水桶,脸色满上变了。 「是谁这么无聊!」


「老师喔,你这样讲谁会承认啊?」一个男生笑了笑,斜眼看着迪诺,发现他制服变的透明,竟然不由得脸红了。


明明是个男生,为什么皮肤这么白皙,腰这么细?


几个男生顺着他的眼光看过来,也同样露出恍惚的表情,看的迪诺浑身不对劲。


「老、老师……我可以去换套衣服……吗?」迪诺低着头,以为那些男生的笑脸是在嘲笑他。


老师瞬间从恍惚中惊醒。


「呃、好……你可以去辅导室换衣服……你知道辅导室在哪里吗?」迪诺摇摇头。 「那……」


老师还没说完,云雀正好从教室外经过,看到浑身湿的迪诺马上停下来。


「阿……云雀学长!」迪诺喊了一声,跑出教室站在云雀面前。 「我不知道辅导室在哪里……」


他怎么会想到要求助风纪委员长?


全班的人都一脸惊恐的看着外面的情形,老师也已经完全呆住了。


云雀看着身材娇小的迪诺,发现他制服因为淋湿变的透明,却和他印象中的不太一样。


他印象中的迪诺身体非常结实,宽大的肩膀和厚实的胸膛都是现在眼前这个人所没有的。


「会客室有多的衣服。」


淡淡的回了这句,云雀转身离开。


迪诺呆了一下,快步的跟了上去,紧紧的追在云雀身后。


在教室的所有同学除了惊讶还外加惊恐,尤其是打算整他的几个人看到这幕,整个犹豫了。


「欸、他跟委员长好像很熟欸……」


其中一个人转头小声的跟他们的老大报告刚刚发生了事。


「我知道!我有眼睛看!」那位被称为大哥的一脸不满,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有人罩事吧?靠!」


「刚刚是不是有人骂脏话啊!」老师耳尖听到了,转头看着他们那群。


「没有啦,老师你听错了。」一个人敷衍的说。


本来还想说什么,但他们几个再学校一直都很混,这年头老师也不好当,能教完她门三年平安无事就该偷笑了,一点也不想发生什么事,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就不信整不垮他,我们来点强硬的手段吧。」


很小声的,只有周围的主事者听到这些话。


有的虽然不想参与,但还是以保护自己为优先,可不想以后在学校没有安静的日子。




「哇!」


云雀把一套制服直接丢到迪诺脸上就转身要出门了。 「云雀学长……!」


迪诺叫住正要出去的云雀,后者微微皱眉的转头,看着全身湿淋淋的迪诺。


「谢谢。」露出笑容,迪诺开始脱上衣。


看到这幕,云雀几乎是用冲的跑出会客室,站在门口,他的脸颊竟然微微的发烫。


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对这种软弱到不行的草食动物……


甩甩头,云雀转身离开。


迪诺换好衣服后马上跑出会客室,前往教室。


才刚抵达教室门口,下课钟声就响起了。


「阿……课没上到……」迪诺震了一下,站在门口没有进来。


老师把讲义收了收,一出门口就看到迪诺。 「那个……迪诺,老师提醒你,不要做太引人注目的事,不然老师也没办法帮你了。」


面对老师的提醒,迪诺只觉得莫名其妙。


明明是他们先整他的,为什么老师没办法帮他?


「哟~迪诺!这节是体育课喔!要去操场集合!」几个男生走出教室,一把拉住他就往楼梯走去。


「呃、等等,我自己走就好了……」迪诺响把手抽回来,却完全比不过他们的力气。


才刚走到楼梯口,原本拉住他的男生突然放手,侧身过去用脚绊倒了迪诺。


那一瞬间,天玄地转的,接着眼前一片黑暗。



×××



「呜……好痛!」


挣扎了一下,迪诺张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云雀。 「云雀学长……」


云雀低头看了迪诺一眼,走到旁边让接着冲进来的人过。


「迪诺先生!」


阿纲冲进保健室,看着受了点伤的迪诺。 「听说你从楼梯上面滚下来?没事吧?」


「只有一点点擦伤,算他命大,一点事都没有。」保健室的美女老师走了过来,伸手拍拍迪诺的头。 「好可爱的孩子呢,让姊姊抱抱--」


一秒,云雀一把把迪诺拉起来,躲开了田老师的攻击。


「阿……好痛好痛!」


云雀拖着迪诺,直接拖到会客室。


山本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笑笑的转头看着田老师。 「哈哈!应该要说"让阿姨抱抱"才对吧?」


接着,山本被揍了。




「好痛喔,云雀学长--」


迪诺一路喊着,喊到了会客室。 「呜……」


「伤是怎么弄的。」云雀转头,语气摆明了那不是提问而是质问。


「就说是从楼梯上面滚下来的阿……」迪诺摸摸被抓红的手腕,咬咬下唇,把他可爱的脸蛋发挥的淋漓尽至。


闻言,云雀轻轻的皱眉。


「怎么滚下去的。」


一样质问的口气,迪诺缩了缩身子,看着眼前对他来说超级恐怖的人。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被人家推下去的……」


听完这句话,云雀的脸更臭了。 「谁推的。」


「呃、那个没关系拉,应该只是不小心撞到的……我没什么事,先回去上体育课了,听说我在保健室只昏了五分钟……所以这节还是体育课。」


说完,迪诺逃命似的冲出会客室。


才刚跑到川堂,马上就被一群男生拦了下来。


「哇!命真大欸,这样都摔不死你?」其中一个人大喊,其他人也开始大笑。 「怎样,要不要再滚一次?滚起来怎么样?好玩吗?」


「呜……老师!」迪诺退后了几步,不知道该怎么办干脆大叫,打算把老师叫来,但结果不如他预期,他才刚叫出声就突然发不出声音了。


一阵巨痛从肚子传上来,迪诺发不出声音,连站都站不住。


「叫老师?哈哈!」


一个人笑出声,一拳打在迪诺的脸颊上,迪诺整个人摔出去。 「真弱欸!」


「咳咳咳……」趴在地上猛咳了几声,跌到地上后疼痛赶侵袭全身,脸颊上的疼痛也让他无法忽略。


一个男生扯住迪诺的领子。 「哼!才刚转来就这么跩?看我划花你这张脸!」


「呃、大哥!不要拿刀子拉,会出人命……」几个人出声阻止,但没有人敢向前。


「不会不会,只是在他脸上留下疤痕而已……」


碰--!


话还没说完,扯住迪诺的人就往一边倒去。


站在那人身后的是并盛的风纪委员长,云雀恭弥。


「呜……云、云雀学长!」迪诺倒在地上,抱着肚子,眼框泛起泪水。


看到迪诺双眼红红的,又加上他右脸颊的红肿,云雀的火气整个冲上来,眼神瞬间充满杀气。


碰碰碰--!


「呜哇啊--!」


「嘎阿阿阿阿--!」


哀嚎声一个接一个的响起,就在六个人都倒下之后,迪诺勉强能撑起身子。


看到迪诺痛苦的样子,云雀咬牙又看向倒在地上的六个人,已经没人让他出气了,早知道刚才就不要一次把他们打挂,应该要慢慢折磨才对!


一把把迪诺拉起来,不管迪诺的阵阵哀嚎,死拖活拖的把他拖到会客室。


「我想先去保健室……」迪诺泛着泪光,眼前看到的东西都像隔了一层雾看不清楚,但身上的疼痛再清楚不过了,他想去上点药。


「不准去!」


云雀突然大吼,吓的迪诺眼泪夺框而出,只是一直用手抹去泪水。


「呜……」脸颊越发越疼,迪诺揉着眼睛,泪水可以说是一滴都没有少。


云雀皱眉,他非常受不了这种软弱,只是刚刚自己为什么会大吼?为什么不让他去保健室?因为那个女老师?


转过身,云雀拿出一个药箱,这是之前迪诺刚来的时候买的,就一直放在那边。


用力的扯过迪诺的手,把他拉的靠近一点,拿起药膏直接涂在迪诺的右脸颊上,冰冰凉粮的感觉让迪诺觉得脸颊似乎不是那么痛了。


虽然云雀没有看他,但迪诺近距离看着云雀,发现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香气。


不知不觉的,他脸颊开始发热,把药的冰凉全部压过了。


心里也是……虽然很奇怪,但这种全身热热的感觉还满不错的……。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