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跳马并盛记Ⅱ】05不同于以往(DH)

云雀将迪诺放到沙发上,这里是会客室。


迪诺躺在沙发上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还没穿上裤子,云雀也早就撇过头去不看这边了。


红着脸把裤子穿起来,迪诺的动作很慌张,越慌张手就越抖,越抖、裤子的勾子就勾不准,弄了老半天还是穿不上去。


云雀微微的转头,看到迪诺慌张的样子,皱了眉头走向前。


一把抓住迪诺发抖的双手。 「不用穿了,去洗澡。」


「呃……」迪诺红着脸抬头看云雀,现在云雀的手正在自己的小腹旁。


「快去。」


云雀不悦的催促,迪诺颤了一下,猛的站起来转身跑向浴室……只是正在跑的途中,云雀已经把他光溜溜的屁股看光光了。


将手伸到自己胸前,云雀紧抓着胸口。


为什么他会心跳加速?为什么胸口……这么炙热?



×××



「你在做什么。」


一听到云雀的声音,迪诺吓的手上的东西一掉,清脆的碎裂声响起。


「啊?云、云雀学长?造型玻璃……」


云雀瞄了一眼地上的碎片,马上就认出那是他的小马造型玻璃。当初是因为看到这个会想起迪诺才买的,现在……


「对……对不起!我去买新的还给学长!」刚说完,迪诺就跑了出去。


云雀转身看着窗外的天空,果然开始乌云密布,这时才想起今晚的豪大雨特报。


「他有带伞吗?」


才刚说完,会客室的外头就传来一阵雨声,雨非常的大,而且是瞬间下来的。


眯起双眼、云雀看到了挂在鞋柜旁的雨伞……那是迪诺的。




迪诺走在路上,全身上下都被淋湿了。


「喂!前面的金发小鬼!」


几个看起来很爱玩的混混晃到迪诺面前把他围住,脸上带着笑容。 「看你的样子家境不错嘛?我们兄弟们缺钱用,拿点来给我们花花吧?」


「我、我没有……」迪诺缩了缩脖子,他的钱是要拿去买造型玻璃的!


「没有?少盖了!现在的国中生都嘛很有钱!」其中一个头发比迪诺还金的少年抓住迪诺的领子,仔细看、这几个人身上都穿着高中的制服。


迪诺死命挣扎还是挣不开,金发少年抓着他的手让他发疼,双眼开始蒙起水雾。


「还说没钱?这不是?」另一个绿色头发的少年把手伸进迪诺的口袋里摸索,马上就找到了一千块迪诺要买造型玻璃的钱。 「才一千啊?」


「还、还给我!那是、那是……」


看着他们凶神恶煞的表情,迪诺越讲越心虚,最后小声到连自己都听不见了。


看到迪诺委屈的脸,金发男子笑了笑,抬起迪诺的下巴。


「仔细一看长的很可爱嘛--到底是男是女啊?」


「不然脱下来检查看看怎么样?」


绿色头发的少年伸手摸上迪诺的胸膛。 「这里到是跟男生一样……检查下面比较准吧?」


几个人坏笑了几声,全都七手八脚的抓住迪诺,把他牢牢的压跪在地上。


金发少年脱下迪诺的裤子,接着露出笑容。


「是男的呢--」眯起眼睛笑了几声,伸手一把住迪诺幼小的分身,用力的挤压。


「啊--」迪诺惨叫了一声,疼痛让他全身颤抖,泪水也不断的滑落。


碰--!


一个巨大的撞击声传入迪诺耳里。


迪诺颤抖着抬头,他看到的是皱紧眉头,满脸怒火的云雀。


「云、云雀学长……」


云雀冷冷的扫了迪诺一眼,转身打挂了正在逃的其他人后手甩了甩,拐子马上不见,看也没看迪诺一眼就转身离开。


迪诺提起裤子狼狈的追上去,想抓住云雀的衣服但云雀走的很快,他根本追不上。


「呜--云雀学长、等等……等我……」泪水没有停过,迪诺一边擦拭着泪水,一边快步的努力想跟上。


脚步不稳还走太快的结果就是--被自己的脚绊倒。


脸部朝下撞上柏油路发出一声哀嚎,云雀震了一下马上转头,看到的是趴在地上的迪诺。


「……」无言的蹲下身拉起趴在地上的迪诺,把他抱起来。


经过刚刚那些事情,云雀的身体也全湿了,加上湿的更彻底的迪诺正贴在他的胸膛上。


两人肌肤的街处就像没有衣服阻隔,原本被雨淋的冰冷的身体也渐渐热了起来。


由心底热了起来。


走进会客室,云雀直接把迪诺放在沙发上,瑞利的双眼瞪着他。


「云、云雀学长……?」


迪诺抬头,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却又因为全身湿而打的个寒颤。


看到迪诺微微的发抖,全身湿淋淋的他衣服根本是穿好玩的,全身上下都透明到让人可以把里面的肌肤看的一清二楚。


眯起眼睛,云雀勾起一个他自己都没发觉的微笑。


既然、之前都是让那个跳马压在床上,不如这次就换我把他压在床上吧?


脑子里出现了这个想法后,云雀一把抓住迪诺的手,完全不管喊痛的迪诺直接把他拖进房间。


进到房间后、云雀直接把迪诺甩到床上,冷眼看着他。


「学长、床……床会湿……」


迪诺胆怯的看着好像在生气的云雀,声音变的很细小。


云雀不发一语的把迪诺的上衣扯开,一手捏向迪诺胸前的红点,一边用嘴品尝着迪诺的唇。


「呜嗯……」


迪诺轻吟了一声,双手紧紧抓住云雀的肩膀。


云雀眯起双眼,一手往迪诺的腹下捞去,一把抓住那稚嫩的欲望。


「嗯啊……学、学长……」


迪诺泪水又再度落下了,娇喘呻吟着,全身已经无力了。


「不、不要这样……云雀学长……」


带着哭腔的迪诺双颊晕红,双脚夹在一起,把云雀的手夹的紧紧的。


云雀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直接扯下迪诺的裤子,露出他丰腴的臀部。


撑开迪诺的双峰,云雀用舌头挑逗着那紧密的入口。


「不要……云雀学长!」


云雀停手了,他放开了迪诺的臀部,站了起来,眼神又变的更冷更冷。


他发觉他不喜欢这样。


他发觉……他喜欢的是那个会一直缠着他,叫他恭弥、而不是云雀学长的那个跳马。


弯下腰把迪诺拉起来,直接拖到浴室。


碰--!


水花溅了起来,迪诺被云雀直接丢进浴缸里,云雀自己也把衣服脱了泡进去。


红着眼框,一脸茫然满脸泪水的迪诺一看到云雀泡进来,马上往后移动到墙壁旁,低着头不敢看云雀。


云雀看着迪诺微微晕红的脸和泪水,说出了他认为这辈子他都不会说出的话。


「对不起。」


才刚说完,云雀就惊觉自己居然说了这种话,脸色铁青的站起来快速离开浴室。


留下泡在水里,一脸惊讶的迪诺。


迪诺低下头,红着脸,很小声的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没关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