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跳马并盛记Ⅱ】06不一样的吻(DH)

迪诺坐在会客室,身上穿着大一,到膝盖的短裤搭配黑色长袜,长到小腿的靴子。


这套衣服是云雀拿给他的,至于是怎么来的就不得而知了……


「走了。」


云雀出现在迪诺面前,迪诺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脸上浮出淡淡的晕红。


除了睡衣,迪诺从没看过云雀穿制服以外的衣服。


现在的云雀穿着毛外套,围着一条围巾,深蓝色的长裤。一身深色的的搭配,更突显了他白皙的脸颊。


「你在看什么。」


迪诺回神,发现云雀已经等的不耐烦了,马上跳起来。 「呃……嗯、走吧!」


走在云雀身边,迪诺脸颊晕红没有消失。


他想起了前几天发生的事,从那天开始因为云雀都装作没这回事所以他也就没有提起,但不知道为什么,从那天之后他就一直想要--


「在想什么?」


「哇啊!」


云雀突然停住转头看着迪诺,迪诺完全没有发现的直接撞了上去,这一撞、也撞掉了他刚刚的胡思乱想。


「我、我没想什么啦……」迪诺红着脸移开视线。


云雀眯起美丽的双眼,嘴角微微的勾出微笑,一手拉住迪诺继续往前走。


迪诺被云雀牵着,脑袋已经完全无法思考的被牵着走。


街上有很多一对一对的情侣,全部不是牵着手就是搂着腰,恩爱的走在大街上。


这条街是并盛著名的情侣街,因为风景优美(街道旁种著很多花),车辆稀少,店家非常多,是情侣最爱来的地方。


「那、那个……云雀学长,我们出来是要--」


迪诺还没说完,云雀就直接把他拉进一家店,是一家专门卖玻璃饰品的店。


云雀没有说话,站在橱窗前面看着里面的饰品。


「呃……云雀学长是要我挑吗?」迪诺怯怯的开口,看向不发一语的云雀。


「挑一个。」


云雀勾出淡淡的微笑,拿起一个做成金色马的玻璃。


这个笑容让迪诺看的入迷,云雀似乎没发现自己露出笑容,这是下意识的。


迪诺回过头看着这些发亮的玻璃,选了一个黑色的麻雀……他从来没看过有人把麻雀做成黑色的。


将两个玻璃递到柜台,看到云雀要掏钱,迪诺马上比云雀快一步拿出罗马力欧离开之前给他的钱付给老板。


「……」云雀愣了一下,真的只有一下,连在他身旁的迪诺都没有发觉。


记得有次,云雀跟迪诺出去买东西,那时的迪诺也是像这样抢着付钱。


看着眼前比自己印象中的迪诺还小好几号的迪诺,竟然出现了那个跳马迪诺的影子。


「云雀学长?」


迪诺付完钱后看到云雀没有跟他一起走出店家,疑惑的喊了一声。


「……去吃饭吧。」


云雀别过头,把刚刚的残像抛在脑后,拉着迪诺走出玻璃专卖店。


走出玻璃店后,云雀转身走向饮料店却被迪诺挡下来了。


「云、云雀学长,我去买就好了,学长要喝什么?」


「巧克力奶茶低糖。」


「嗯、我马上回来!」迪诺转头跑向饮料店,留下云雀一个人在一旁。


云雀微微的皱眉,他不能理解自己前几天对迪诺下手,也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把这个草食动物和十年后的跳马重叠,虽然他们的确是同一个人,但……


「喂、前面的美人儿是在等人吗?」


几个年纪二十岁上下的男子围到云雀身边,头发从红色紫色到绿色都有,个个都打扮成很爱玩的样子。


其中一个绿色头发的伸手摸了云雀的脸颊。


「要不要跟哥哥去玩啊?会很舒服的……啊--!」


他还没说完,云雀就一把抓住那人的手,反转过来发出"喀啦"的声音。


看到云雀不发一语的把其中一个人轻轻松松的弄到骨折,其他几个人都到吸一口气,退了好几步。


倒在地上的绿发男已经痛的叫不出声音。


「我靠!很凶嘛!」紫色头发的先回神了,秀出一把蝴蝶刀走向云雀。


云雀眯起双眼,嘴角勾出充满杀气的笑容。


「云雀学长!」


就在紫发男人拿着蝴蝶刀冲上去,云雀也正好想拿出拐子时,迪诺插了进来。


噗嗤--


一道鲜血从迪诺的右脸喷出,溅到了云雀。


「这家伙哪来的!」旁边几个人全都忘记刚刚的恐惧,一起围了上来。 「滚开!」


「不行!」迪诺无视于脸上的伤痕,挡在云雀面前。 「我不会让你们伤害学长的!」


被挡在后面的云雀一整个莫名其妙,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有种酸酸的感觉。


红发的男子一拳打中迪诺的肚子,让他整个人跪到地上。


云雀到刚刚都还是在迪诺突然跑进来的惊愣中,突然回过神抓住迪诺没让他真的倒下去。


「哈!弱爆了!刚刚还说什么不准我们伤害他?哈哈哈--」


「就是嘛,嫩欸!」


一群人开始大笑,迪诺却只能难堪的低着头,满脸通红。


云雀看着比他矮一点的迪诺,心中一把无明火开始燃烧……


「怎么怎么?美人儿吓到了吗?哥哥不是故意要吓你的阿--……」


几滴血落在充满灰尘的柏油地上,红发男子眼神涣散的倒地不起。


云雀举着染到一点血的拐子,眼神充满了杀气。


「咬杀。」


在场的人只感觉到一阵风吹过,回过神都已经全身疼痛无法战力。


一只脚用力的踩在其中一个男人的头上,用力的旋转,男人发出了凄沥的哀嚎声。


其实从刚刚迪诺还没来之前就有几个人围观侧目了,现在更是一大群人围在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看热闹。


很快的,警车的声音越来越近。


云雀一手拉住迪诺直街扯着他往巷子跑。


他们左弯右拐的绕了很多地方、也跑过人群,后面的迪诺被拉的上气不接下气,满脸通红的像是快昏倒了。


终于、到一个死巷后,迪诺使尽最大的力气抓住云雀的衣服。


「等……等一下……云雀学长……」


「……」


云雀不得不承认,他忘了他手上拉着的是一个体力烂到不行的草食动物……


「咳咳!哈--哈……咳咳……」迪诺按着自己的胸口,猛烈的喘着气又咳了好几声。


他发现他的喉咙里已经有些微的血腥味了……


云雀停在原地,看着迪诺双手撑着膝盖喘气……眼神马上就瞄到脸颊上的伤痕,他轻轻的皱了皱眉。


「你为什么要跑出来。」


完全不像问句的问话让迪诺吓了一跳,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看到迪诺吓到,云雀叹口气,不耐烦的皱眉。 「明明知道打不过干麻出来?」


「呃……因、因为云雀学长有危险啊……」眼框泛着泪水,迪诺红着脸委屈的开口。 「身体自己就冲出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云雀的心底狠狠的颤了一下,他以神动荡了。


最近的他越来越奇怪了,开始对这样的草食动物这么在乎?不对、谁在乎了?


云雀紧紧的皱眉,心里想转身就走,身体却不听他的命令了。


他伸出手捧着迪诺的脸,嘴巴下一秒的凑过去舔着他脸颊上的伤口。


「痛……云、云雀学长……?」


迪诺惊恐的看着云雀的侧脸,双手不知不觉的从挡在胸前放了下来。


脸上的伤口不会痛了,只是觉得非常非常的热……热到心里、热到全身上下。


脑筋渐渐的一片空白,迪诺感受着云雀的舌头在自己的脸颊上滑动。


很快的,血被云雀全部舔干了,伤口并不大也不是很深,被舔过后除了有点麻麻的已经没别的感觉了。


云雀让舌头离开了迪诺的脸颊,腰杆才刚打直,迪诺就往前抱住云雀的细腰。


「--!」睁大演揪看着抱住他的小身影,云雀很难的的愣了很大一下。


迪诺把头埋进云雀怀里,钻了几下后头慢慢离开云雀,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娇羞的表情。


「我、我喜欢……云雀学长……」


没反应的听完迪诺告白,不、他不是没反应,而是……做不出反应。


发觉云雀好像没有理他但也没直接把他推开,趁胜追击的抓住云雀的领带,掂脚吻了上去。


就像是初吻一样,迪诺胡乱的吻了一下,不但自己的嘴唇撞到云雀的牙齿冒血,连云雀的嘴唇也被他咬破了一个小小的洞。


云雀眯起眼睛,双手捧住迪诺的脸,抢了主导权后用舌头闯进迪诺的嘴里翻搅。


两人的温度互相流窜,迪诺的舌头被云雀紧紧的吸住无法逃开。


他们吻的很热烈,就和往常一样,两人越吻越深入……唯一不同的是,这次的主导权是云雀的而不是迪诺。


云雀吸住迪诺受伤的嘴唇,血腥味扩展到两人的口腔内。


天气非常的寒冷,冷到两人的四周都是白烟,因为两人的体温过高而发出的白烟。



他现在才发现,不管是谁主导,只要是跟"他"……他都会有种莫名的满足感。


他一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他……是这么的需要"他"。



×××



他们两个牵着手,走在回并盛的路上……不、应该说是迪诺单方面的抓住云雀的手。


云雀轻轻的皱眉,走进学校时,迎接他的是他之前捡到的中型犬云黑。


「哇阿--」


迪诺吓的退了好几步,云雀只是拍拍他的头,跟迪诺一起走进会课室。


「呃、刚刚那只狗是……」迪诺怯怯的开口,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天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那只狗。


「之前捡到的,他很喜欢乱跑,无聊才会跑回来。」


云雀倒了杯水灌进嘴里,拿了两条浴巾转头看向迪诺。 「走,去洗澡。」


迪诺红着脸,豁然开朗。


「嗯!」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