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欢迎回家】靖苏 - 番外(上)

「你毒也解了,身体也康复了,接着我们可以来算一下总帐了。」


 


  「嗯?」


 


  萧景琰一改原来的态度,严肃认真的看着梅长苏,而一头问号的梅长苏也被萧景琰盯得浑身不对劲。


  「小殊,我曾跟你说过,不要再对我说谎,也不要以身涉险。」萧景琰沉着脸,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梅长苏。 「你带着病体回金陵折腾,不让我知道你就是小殊,做了各种危险的事情,但毕竟是为了赤焰案,我知道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


  「可边关失守,你不但为了骗我、串通了大夫,居然还吃下了剧毒冰续丹!」


 


  「景琰,我……」


  梅长苏见萧景琰沉痛的神情,和微微发颤的声音,心里有些隐隐作痛。


  他又何尝不是呢?如果今天是萧景琰做了和自己一样的事情,恐怕他也难以平复。


 


  「三个月。」


  萧景琰尽量压抑着情绪,眼眶不自觉的有些发红,脑子也越来越热。 「你给了自己三个月,却不愿意给我们一年。」


「景琰,听我说,那时候城内并无比我更适合的将领,于私、我是林家后人,断不能让边关失守,于公、我身为大梁子民,既有能力、又怎能见死不救?」梅长苏轻声叹了口气,极力想说服萧景琰、自己只能这么做。


 


他萧景琰虽然耿直,却不是愚笨之人,梅长苏所说之事他自然也非常清楚,当时如果不是梅长苏领兵出征,他大梁绝对不可能在三月之内就守住边关,重阵大梁雄风。


  可理性上他知道,感情上却无法接受。


  边关失守并非不可解决,虽无法在三月之内达成,超过又如何?他并不是冷血的人,他有个人情感也有个人情绪,如果这个江山,要用他最爱之人来换,他宁可不要。


 


如今梅长苏这般舍己的精神让萧景琰气的胸闷,只要想起梅长苏领兵出征后的那段时间,还有收到那封遗书时的心如刀割,他就难以忽略心中的难过与怒火。


当他知道梅长苏没死,两个多月来、天天守在床边,时时担心这微弱的气息会忽然消失,他的小殊又要离他而去,现在看梅长苏一副苦口婆心、仿佛自己一点错也没有的样子,就让他压抑已久的愤怒几乎要爆发。


 


  「况且,我现在这不是没事吗?看、我还好好的,甚至比过去还精神一些!」


 


  忽然、萧景琰一把抓住梅长苏纤细的手,将人拉到自己腿上,大手一挥就在梅长苏的臀上扇了两掌,声音极为响亮。


  「呃……萧景琰!你做什么!」


梅长苏本就只穿着一件薄内衬,而萧景琰从小习武,手劲比一般人大上许多,如今梅长苏已不如当年身强体魄,这两巴掌即便是隔着一层内衬,也一点都不好挨。


「我说过会罚你。」萧景琰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要他对着梅长苏破口大骂他也做不到,想来想去、屁股肉多,既不会伤其筋骨、又有惩罚的效果,再适合不过了。


 


  说完、萧景琰又煽了两掌上去,梅长苏又羞又痛,他是谁?萧景琰!那个虽然比他大上两岁,自己却从没把他当过兄长的好友!


  那个耿直、总是对自己说的话百信不疑的萧景琰居然会动手打他?


  梅长苏难以至信,想办法伸手挡住自己身后那隐隐作痛的臀部,脑袋则是开始高速运转,想着要如何脱身。


 


  萧景琰说过会罚自己?


 


  梅长苏想起那日对马贼之事,他的记忆里充满了当时萧景琰迫窘又气得跳脚的可爱模样,倒是忘记了他究竟说了什么……


 


  见梅长苏把手伸了过来,萧景琰沉着脸将那只纤细的手抓起来扣在背上,再度落下的巴掌比刚刚提了十二分力,特别重的连续扇了五掌。


 


  「呃嗯!」


  萧景琰这五掌把梅长苏吓的不轻,他没想到萧景琰居然会这样打自己!连续火辣辣的巴掌疼得他直冒冷汗,原来的羞愧感也被这预期外的疼痛给淹没了,忍不住哼出了声。


  本想着自己让萧景琰这般生气难过,让他打几下消消气也不为过,可那巴掌的疼痛程度完全超乎了他的预期,到目前为止已经很难熬了。


 


  最后,梅长苏放弃似的松了手脚,乖顺的趴在萧景琰腿上,嗓音有些闷闷的,带了点细微的哭腔。


  「打吧,反正我是打不过你了,你想罚我、我哪有拒绝的权力……」


 


一开始听见梅长苏吃痛的闷哼声,萧景琰就已经有些心软,现在梅长苏都说这种话了,萧景琰哪里还忍的住,连忙放下高高举起的手,轻手轻脚的将趴俯的梅长苏抱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担心懊悔的神色。


「小殊,别这么说……是不是我下手太重?打疼你了?」虽然一开始他有着满腔怒火,可如今见梅长苏委屈的样子,顿时心疼了起来,自己怎么下的去手?现在梅长苏的身体多虚弱?跟以前哪能比?这几掌完全是他在盛怒之下打的,究竟打得多重、光是从自己手掌上麻麻热热的感觉就可以知道了。


  发现萧景琰不生气了,梅长苏马上眯起双眼,别过头不去看那个有些焦急的人。


 


  「你下的手你还不知道吗?也罢,我这身子呢、也不会好了,以后得小心别惹殿下生气,否则又得被打一顿,我可不敢造次。」


  萧景琰被梅长苏的话堵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的懊悔和心疼又更深了一分。


  「小殊……」忽然、萧景琰一把抱住了梅长苏,紧紧的、将人揽在自己怀里。 「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动手,以后我绝不会再这么做……我……」


  梅长苏本来就只是想埋怨几句,也知道这招对萧景琰非常管用,现在见萧景琰这样不知所措,也不好继续捉弄他了。


  「好了,我相信你还不成吗?」打住了萧景琰的道歉,梅长苏伸手揽住了萧景琰的脖子,紧紧的抱着眼前的人。 「景琰……对不起,让你等了我这么久,今后我不会再离开了。」


 


  这句话对萧景琰而言,简直胜过世间万物,胜过千言万语。


 


  「小殊……」萧景琰红着眼眶,用力的搂住怀里的人,脸颊紧紧的贴在梅长苏的侧脸上,心里五味杂陈各种翻腾,让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并不想要江山,也不想为王,可如果你希望我做,我便做,只是那个江山,是有你在的江山,是有你在的天下,如果我的天下没有你,我要天下又有何用?」


  「……景琰,你已经是当朝太子,如今除了你,已经没有人能成为大梁皇上了。」梅长苏有些不忍的伸手抚摸着萧景琰菱角分明的脸庞。


  如今这个局面,正是他一手造成的,他一直都知道,萧景琰对皇位、对江山,没有任何执着,如果不是为了他,萧景琰又怎么会去夺嫡?如果不是因为他,大梁怎么会只剩他这个太子?


 


  「我知道。」萧景琰的手覆盖在梅长苏冰凉的手背上。 「我会尽我所能,开创你所期望的清明朝局,所以小殊……你能陪着我吗?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能继续面对未来,面对我的大梁子民,面对虎视眈眈的外患。」


  只有在你面前,我可以喘口气。


 


  「当然……」


 


 


得到了梅长苏的回应,萧景琰俯下身,吻上了梅长苏的薄唇,这么多年的想念,全都在这一刻一并溃堤,萧景琰有些急躁的用舌头翘开了梅长苏的牙齿,两人的舌尖碰触交缠时,有股电流般的感觉传遍全身,又酥又麻。


 


萧景琰强势的吻让梅长苏的腰软了下去,顿时间、脑海里浮现出的,是那个年少的萧景琰,那个缠绵的夜晚,那个低沉磁性、充满情欲的嗓音,那个纤瘦却精实的身板,一切都在冲击着梅长苏的理智。


 


  「景琰……」梅长苏轻轻的咬住萧景琰的耳朵,湿热的气息就吐在萧景琰的耳边,此实的梅长苏声音与平日不同,听的萧景琰有些心痒。


  萧景琰被梅长苏推倒在床铺上,正有些发愣,就发现梅长苏已经凑了上来,不断轻轻啃咬着他的颈部,留下了一个个泛红的印记。


「等、小殊……」都这样了,萧景眼自然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在他的记忆中,只有年少时期、与梅长苏唯一的一次,如今他最爱的人正压在自己身上,他又怎么会不心动。


  可不管怎么说,梅长苏昏迷了这么久,这才醒醒不到两天,让萧景琰不得不担心起他的身体,真受的住吗?


  梅长苏也不是不知道萧景琰的顾忌,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浑身燥热,口干舌燥的,望着萧景琰的脸,心里有股悸动牵引着他的心思。


  事到如今,他身为男人,实在难以把持了,况且,现在他还需要顾忌什么吗?


 


  「小……小殊?」


评论(7)

热度(90)

  1. 马甲战队近水楼台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囤货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