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欢迎回家】靖苏 - 番外(下)

 萧景琰惊讶的看着梅长苏动手解了自己的衣物,露出了厚实的胸膛,比起梅长苏记忆中的样子,更加的可靠。


  梅长苏俯下身子,吻上了萧景琰的唇,在热烈的吻中、一手开始脱去自己的亵裤,没多久,两人便都一丝不挂。


   「嗯!」


肉外连


  +++

 


  「小殊……小殊?」


  萧景琰跪坐在一旁,一脸歉意的看着那个躺在床铺上,明明醒着却正眼都不瞧他一眼的梅长苏。 「对不起……我、我做过头了……下次我会注意……」


  梅长苏背对着萧景琰,完全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他现在全身上下酸痛不已,身后更是疼的让他浑身发凉,况且……


   「小殊,你还生气吗?」见那人完全没有要理自己,萧景琰心里懊悔极了,昨晚居然一股脑儿就做到最后,甚至不顾梅长苏的意愿,硬是做了三次才罢手,现在想起来他都不敢相信,昨晚居然会如此失去理智。


   「是我的错……小殊你不喜欢……下次就不做了……」萧景琰实在想不到除了对不起,他还能说什么,梅长苏才刚醒没两天,居然又被自己弄的下不了床了,如果又生病了怎么办?各种懊悔在他心里不断的翻腾,已经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梅长苏认识他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其实他不想转过头看萧景琰,也不完全是在生气,最大的原因只是他觉得很丢脸,居然被压着做了这么多次、还边做边哭,现在当事人就在他旁边呢,只要看见萧景琰的脸,就会让他想起昨晚的种种,只怕又会做出什么失态的举动。


  可现在萧景琰可是懊悔的紧,要是自己再不出言安慰几句,这头笨水牛如果真的在也不做那、那……可就不太好办了。



  「没事。」梅长苏微微的侧过脸,虽然还是没有看向萧景琰,但至少萧景琰看的见梅长苏的侧脸了。 「本来……就是我提议的,我没有生气。」


  「那──……」


  「好啦!来今日的流程,先把把脉……」


  蔺晨忽然拿着折扇大步大步的走进来,看见跪坐在一边的萧景琰跟背对着他们的梅长苏,忍不住笑出声。 「咦?这是怎么了?一大早的怎么回事呀?」


  抬眼看了看蔺晨,接着看向那个纤弱的背影,发现梅长苏还是不正眼瞧自己,萧景琰有些泄气,既然对方现在不想看自己,那就别在这碍手碍脚了。


  「那小殊,你多休息,我……我去附近晃一晃。」


   蔺晨稍微侧过身让一道给萧景琰,接着就坐到床铺边,抓起了梅长苏的手腕。


  「转过来我看看阿,你这样我怎么把脉呀?」梅长苏翻过身来让蔺晨诊脉,但双眼却没有看过去。


  蔺晨一边把脉,看见梅长苏的反应忽然玩心大起。


  「这身体才刚好,又下不来床了,昨晚过的挺欢的阿?」蔺晨带着痞性的笑了笑,稍微弯了下腰对上梅长苏的视线。 「你都不知道,昨晚你喊的多大声……呃!」


  话还没说完,两本书就砸到了蔺晨脸上,其中一本还是边角打中,让他额头红了一小块。


  「痛痛痛痛……」蔺晨一手按着脑袋,一手指着梅长苏,一脸悔恨。 「你这小没良心的,也不想想昨晚是谁救了你,飞流昨晚还想去跟你睡觉来着,还不是我把那小主宗给请走!你这家伙也不懂的感谢,真是的……」


  「……去你的。」梅长苏也没要感谢的意思,只是把散落在的上的两本书又收回来,但这一动作又牵扯到全身酸痛的肌肉,忍不住撕──了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


  「行行行,我收就好,真是的……」蔺晨随便的把地上的书收一收,又摸摸自己的下巴。 「不过你们也真是的,难道不能收敛点?这么折腾……」


 


  「这我能控制吗?」梅长苏白了蔺晨一眼,躺回床铺上去。


  「怎么样?屁股还好吗?要不要我替你上药……还是我让靖王进来替你上药──噗!」


  梅长苏拿起一旁的被褥直接塞到蔺晨脸上,原来苍白的脸色泛起了一丝丝的绯红。


 


  「 我 自 己 上 。 」


评论(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