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总有一天】卫九番外 - 陪你走(风中奇缘)上

  距离卫无忌离开建安城到大漠找莫循,已经过了将近两个多月,这段时间、石舫众人也从原来的小村子搬到了离大漠有些距离的地方。


  毕竟大漠的气候不稳定,实在不适合莫循拖着这样的身体在那折腾,而这里接近滨州,气候相较大漠更为稳定,也比较适合养病。


  滨州的都城里非常热闹,外第人虽然不多,可居民也都很热情好客,石舫一大伙人浩浩荡荡的入住客栈,客栈老板也开心的合不拢嘴,纷纷端上最好的菜肴,准备了最好的房间要招待他们。


  而石舫一行人在这住了大约十几天,忽然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没有料想到的事情。



  「相公──!」


  苗疆的三公主,心玉忽然出现在客栈门口,对着刚吃完饭打算出来散步的卫无忌就是一个拥抱,而卫无忌也对这突如其来的心玉毫无防备,就这么被抱个正着。


  「妳……妳做什么!」其实卫无忌也没看清楚抱住他的人究竟是谁,微愣了下就立刻把人给推了出去,才发现是他那个过门妻子。 「妳……」


  「你不会连我的名字都忘了吧?忘了也好,你就叫我娘子就可以了。」看卫无忌一脸呆愣的样子,心玉装着生气了一下,又马上露出甜甜的笑容。


  这要是放在别的男人眼里,肯定就上钩了,这样活泼灵动的女孩实在讨喜,可卫无忌现在心里完全没有多余的位子可以装下任何人,自然也就对心玉的样子毫无想法。


  「……心玉,你怎么会在这里?」费尽脑力好不容易想起了这姑娘的名字,卫无忌飘了一眼坐在一旁的莫循,实在没什么耐心跟心玉纠缠。


  「你居然问我怎么会在这里?你还记得你是我相公吗?」听到卫无忌的问话,心玉气的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成亲隔天就失踪了,整个建安城都在找你,要不是我爹爹派兵帮我寻找,我还找不到你呢!」


  其实卫无忌压根就忘了自己已经成亲了,这下人都找上门了,自然得做个了断。


  「好吧!是我忘了,既然妳来了、我就顺便宣布,我卫无忌……要休妻!」卫无忌的口吻平淡的像是在说今晚要吃粥一样,几乎不带一丝情感。


  身为苗疆的子女,她不知道在认识莘月之前,卫无忌就从没多看任何女子一眼,向来就是这样冷淡,而卫无忌这举动也显然触怒了她。


  「卫无忌!」


  心玉生气的抽出绑在腰间的丝巾,一个转身就向卫无忌攻了过去,而卫无忌也在惊讶之余、连忙抓住了心玉的右手腕,而心玉还是不甘示弱。


  「你不要以为我们苗疆女子好欺负!没你这样羞辱人的!」


  见心玉充满杀气的冲过来,卫无忌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丝丝的笑容,下一秒便一手拉住丝巾,一手再度抓住心玉的右手,两人的脸一时间近在眼前,只要上前几公分、便能碰上。


  「我卫无忌不打女人,收手吧。」


  「你──!」


  忽然,上一秒还杀气腾腾的心玉居然红了眼眶,既委屈又愤恨的看着卫无忌。


  「我已经嫁给你了,事到如今我也不能回国,你就不能看在我已经过了卫家门的份上,跟我回建安吗?」


  见心玉忽然放软了态度,而卫无忌又恰好就是吃软不吃硬,顿时也有些心软。


  她说得没错,是自己答应皇上要娶她过门的,而人娶进门不到两天,自己就这样离开了建安城,不是要人家守活寡吗?


  但他心不在此,他只想跟莫循远走天涯,替他寻找治疗之法延长寿命,回建安城是不可能了,那这位被他娶进门的娘子怎么办?


  「我不会再回建安了。」虽然觉得很抱歉,但卫无忌也只有这个选择。 「你要走要留,我就不帮你定夺了。」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还想跟着你,就随你在外?」虽然贵为公主,但苗疆也不像一般宫庭的姑娘家娇弱,要在外行走天涯也不是办不到。


  「让妳自己选择,还是妳想要继续待在建安城,那也可以,卫家就给妳打理,肯定不愁吃穿。」卫无忌这是打定了主意不会回去。


  心玉为难的抿了抿嘴,看起来十分的惹人怜爱。


  而这些莫循全都看在眼里。


  「妳考虑考虑吧!今晚就睡我们这的客栈,妳可以不用这么快决定。」



  +++



  「心玉姑娘,找莫某有什么事吗?」


  心玉双眼充满敌意的盯着莫循,对那个总是淡然沉默的男人,心玉实在没办法有什么好脸色。


  她在这个客栈住了三天,就只三天,卫无忌对她视而不见,总是黏在莫循身边,她看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也知道卫无忌看着莫循的眼神明显就不是正常的友谊而已。


  而且,莫循和石舫的人从不叫她卫夫人。


  「莫循,你可以把我的相公还给我吗?」心玉抬头挺胸,这时的她充满了公主的傲气。


  「……心玉姑娘何出此言?」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从无忌为了找你跑到大漠,之后也没有回来我就觉得怪怪的了,这三天我就住在这,即使我原来不想,现在也得承认了。」


  看莫循一副淡漠的样子,心玉就一肚子火。


  「莫某认为,是心玉姑娘想太多了。」莫循的手轻轻的攥起来,虽然心里有股异样的不快感,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来。


  「不要跟我说,你不知道无忌喜欢你,他的眼神这么明显,这里上上下下有谁看不出!」心玉气得跳脚,伸手直指着莫循。


  「……心玉姑娘,妳已经是他的娘子。」


  「我们只成亲了一天!」一边说着,心玉不免红了眼眶。


  「我被爹爹嫁到建安,就已经很难过了,要不是对象是卫无忌卫将军,我才不会过来!」


  「心玉姑娘,妳喜欢卫无忌吗?」


  莫循忽然的一问,心玉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脸颊有些泛红,但嘴上肯定是要不饶人的。


  「不喜欢,怎么会嫁他……」


  「那莫某就帮妳一把,让妳跟卫无忌一起回建安吧。」


  心玉听见莫循的话,惊讶的瞪大双眼。


  「真的吗?妳有方法?」


  「嗯,只要心玉姑娘配合。」



  莫循的计策是这样的,先让心玉用苗疆的蛊术在卫无忌的酒菜里下蛊,等卫无忌因为蛊术昏迷时、将人带进房里,而心玉就进房服侍,莫循可在这段时间率石舫离开客栈。


  对于新婚当晚的洞房花烛夜连灯都没点亮的心玉而言,这安排她自然是同意的,但她实在不能理解莫循为什么要帮她,难不成虽然卫无忌喜欢莫循,但莫循其实不喜欢卫无忌?


  但心玉不知道的是,莫循的寿命基本剩下半年多了,至今为止还仍未找到治疗的方法,而这件事情莫循一直放在心里,他很焦虑,也很担心,半年后、自己不在了,卫无忌要去哪?


  或许现在回去,还不迟。




  等到卫无忌再睁开眼睛,自己已经一丝不挂的躺在床铺上,而身边躺着的正是同样一丝不挂的心玉,这一刻卫无忌只觉得全身热得像是要着火般。


  他昨晚怎么了?喝酒了?怎么会跟心玉……他们昨晚做了什么?他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卫无忌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想尽办法要回想起昨晚的事情,却发现无论如何脑筋都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记忆。


  以往自己即便喝得烂醉,也会记得一些片段,这次怎么会忘得这么干净?


  卫无忌有些不敢相信的转头看向睡在身边的心玉,凌乱的长发,白皙的肌肤裸露在被子外,怎么看都是房事结束后的样子。


  难不成,自己昨晚喝了酒后,就跟心玉……


  想到这些,卫无忌忽然有些心虚,自己居然这么轻易的就跟人……即便那人按名份上来说是他卫无忌的妻子,可他始终是对不起莫循了。


  正想起身,却发现身旁的人有了动静。


  「嗯……相公,你醒啦?」


  原来睡得挺沉的心玉缓缓的撑起身子,露出了光滑白皙的香肩,动作多了点妩媚的成分。「这么早,要上哪去?」


  「昨晚我们……」发现心玉起身后几乎要裸露出身体,马上又别开头。 「你先把衣服穿上。」


  「相公,你……不会忘记昨晚的事了吧?」心玉拉了拉被子,灵动的大眼圆溜溜的盯着卫无忌赤裸的上身。 「没想到你还挺粗鲁的。」


  心玉的话狠狠的打在卫无忌的头上,心里的罪恶感不断的加重,他真的很想现在就冲出去找莫循,跟他道歉,要他别乱想……


  但就在他开门的一瞬间,就发现一切都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他们在这住的几天,石舫的人很多,来来去去的,整间客栈都被他们承包了,可今天他一开门,却发现外头半个人影都没有,一些物品也都不在了。


  看着空荡荡的客栈,卫无忌心底涌起了无法言语的怒火,他忽然什么都猜出来了。


  卫无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心玉。


  「他们去哪了。」


  卫无忌的声音极为阴冷,脸色更是沉入谷底。


  看到卫无忌这样的表情,心玉本来还想多说些什么,顿时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反而有些胆怯。


  「他们……都走了。」


  「谁让妳这么做的?」此时看着心玉的卫无忌已经没有几日前的善意,眼神透露出的冰冷让心玉浑身发凉。


  「……如果我不这么做,你会和我回建安吗!」心玉被卫无忌看的心底发慌,免不了提高音量来壮大自己的胆子。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跟你回去吗!」卫无忌愤怒的吼了回去,让从没被人凶过的心玉狠狠的抖了一下,顿时就红了眼眶。 「你最好有方法让我找到莫九爷,否则我现在立刻就休了妳!」



  心玉被吼的一愣一愣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美丽的小脸挂着两行泪,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我会请我国的军队去寻找。」


  最后,卫无忌看也没看心玉一眼便转身离开。



  +++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