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总有一天】卫九番外 - 陪你走(风中奇缘)下

  莫循轻轻得靠在墙上,连续三日的奔波让他身体有些疲累,正打算靠坐着休息下,却听见从外头传来的吵闹声。


  本想起身看看,吵杂声却直接炸到了他跟前,出现的是盛怒状态的卫无忌。


  还没来得及思考卫无忌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整个人已经悬空腾起,肚子就抵在卫无忌的肩膀上,被扛了起来。


  「呃!卫、卫无忌,放我下去……」莫循被反转得晕头转向,等到回过神、自己经被卫无忌扛在了肩上,马上窘迫的挣扎着想下去。


  卫无忌没有回话,只是扣着莫循腰部的手又抓得更紧了,一时间疼的莫循直抽气,在其他石舫的人赶过来之前,卫无忌就这样带着莫循进了一旁的房间,接着重重的将人摔到床板上。


  「嗯……」纤瘦的身子撞上床板的声音格外响亮,本来就有些疲累的莫循被这一撞也浑身酸痛,但他才刚刚抬眼,便对上了卫无忌阴沉森冷的面容。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看过卫无忌这样发怒的表情了,莫循心底有些紧张,下意识的往后挪了一下,却没想到这动作也激起了卫无忌的怒火。


  忽然,卫无忌一把抓住莫循的手腕压在墙上,手劲大的莫循动弹不得。


  「是你让她这么做的?」卫无忌的语气极为冰冷,这种刻意压制怒火的态度让莫循有些喘不过气。


  「……」虽想回覆卫无忌的问题,但面对盛怒状况下的卫无忌,莫循真的不知道能说什么,况且他确实串通了心玉对卫无忌下蛊,是他有错在先,事到如今被识破,也无话可说了。


  见莫循没有回应,卫无忌也知道他这是默认了,一切的猜想都成真,卫无忌满腔的怒火几乎要爆了出来。


  想起当时在卫府,莫循离开的那天,心底发凉的感觉,再想起自己三日前发现自己跟心玉发生关系的心慌,还有这次当他踏出房门发现石舫上下一个不剩时那种瞬间的绝望感,卫无忌的心里还是余悸犹存。


  他们在一起的这两个多月都是假的吗?莫循一直想要离开他吗?


  「第二次不告而别,你还真大胆!」


  卫无忌对着莫循破口大骂,即便当初在卫府,莫循也从没被这样当面吼过,一时间被吼的一愣一愣的,不知不觉也慌乱了起来,攅紧的手心直冒汗。


  「以前在卫府,就没见你敢这样逃跑,怎么?因为你知道我喜欢你,所以不会对你做什么,是吗?」盛怒之下的卫无忌口无遮拦的,并没有发现莫循眼底的恐惧。 「好,那我今天就让你知道,我的人想逃跑的下场。」


  卫无忌刚说玩,还没等莫循回过神,就拿出了束带将莫循的双手绑在了身后。


  「卫无忌……你要做什么!?」莫循被翻过身来趴在床上,双手被绑住失去自主权让他感到异常的慌张,挣扎着想要起身,可双脚本就没力,现在双手被绑住了、跟本就不可能靠自己起身。


  「做什么?」


  卫无忌看着莫循的后脑杓,脸上一丝笑意也没有。 「让你回想一下,让我生气的下场。」


  接着、莫循就被夺去了光明。


  卫无忌拿起了自己的腰带,直接蒙住了莫循的双眼。


  「等等……卫无忌……放开我……快放开我……」发现自己被蒙住了双眼,莫循彻底的慌了,双手双脚都不能活动,双眼又被蒙蔽,强大的不安全感和恐惧马上从心底蔓延开来,等他开口才发显,自己的声音满是颤抖。


  「卫无忌……放开我……」


  「拜托……」


  「无忌…………」


  最后,莫循的声音变得有些含糊沙哑,尾音则是含了点哭腔,听的卫无忌心底狠狠的抽痛着,可现在的他后怕和愤怒却完全高过于心疼。


  「不……!」


肉外连



+++


  「心玉姑娘……回建安了?」


  放下了手中的竹筷,莫循抬头看向一边正大口大口吃饭的卫无忌。


  「没有,他回苗疆了!」卫无忌吞下了最后一口菜,笑了笑。 「她说她堂堂苗疆公主,不会委屈自己跟不爱她的人在一起,所以就领兵回去苗疆了!」


  「但……」莫循微微的皱起眉头,视线慢慢收了回来。 「你们已经……」


  「我已经休了她,我没有妻子。」卫无忌目光坚定的看着莫循,带着不容质疑的语气。 「别再说要我好好待她,我才应该好好待你。」


  莫循抿了抿唇,眼神有些游移,他也说不出这是什么感觉,就是有些不开心。


  「但你们已经洞房了……」


  听到莫循的话,卫无忌微微挑眉,笑了笑。


  「我跟她可什么都没做,只是躺同张床躺了一晚……」一边说着,卫无忌的目光追着莫循别开的脸,微微歪头、弯腰看了过去。 「奇怪,我怎么记得,让她跟我洞房的就是你来着,怎么?现在反倒吃醋了?」


  他可没说谎,事后他已经跟心玉确认过了,他一个晚上都在睡觉,压根就没醒过,自然也不会发生什么。


  一开始心玉也打算骗他,好让他跟自己回建安,但看到卫无忌这么生气,谁还敢不说实话?




  莫循被卫无忌轻挑的口吻弄得有些心慌,虽然表面上还是一如往常的淡漠,但微微泛红的耳根却出卖了他的主人。


  「莫循?莫九爷?」卫无忌见莫循这种反应,顿时玩心大起。 「嗯……不过当时我喝醉了,也不清楚心玉当时有没有做什么,但起床时我们俩都是衣不蔽体的。」


  莫循只是微微一愣,接着就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吃饭,只是看都不看卫无忌一眼。


  见莫循不理他,卫无忌才伸手揽过莫循的肩膀,脸凑过去就这么在莫循的脸颊上给了一吻,接着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吓唬你的,我和她真的什么都没做过。」


  才刚说完,卫无忌就看见莫循的腰肩挂着一块他似曾相似的玉珮。


  「嗯?这玉珮怎么跟我那个这么像……」等到卫无忌拿起那块玉珮后,发现这块玉珮跟他身上那块真的一模一样,看就知道是同块玉石雕成的,虽然纹彩不同,但形状、雕纹都是一样的,唯一的不同,就是这块上方雕的名字是"莫循",而他那块上面的是"无忌"。


  见卫无忌伸手去拿自己身上的玉珮,莫循想阻止却来不及,很快的就看见卫无忌正拿着自己的跟他的在对比。


  「莫循……你的玉珮跟我的,是成对的,对吧?」他知道这块玉珮是莫循为他雕的,但他不知道莫循身上居然还有个成对的,这件事情让卫无忌异常开心,笑笑的将自己的玉珮绑到莫循身上,接着把莫循的那块收到自己身上。


  莫循一脸疑惑的看着卫无忌,不明白卫无忌此番动做的含意。


  「以后呢,我来保管你的,你来保管我的,我可是很宝贝这块玉珮,你千万别弄丢了。」


  这块还是他做的!


  最后,莫循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拿起腰间雕着"无忌"的玉珮。


  「好,我不会弄丢的。」



  -完-

评论(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