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总有一天】卫九番外 - 琅琊游(风中奇缘)上

这篇番外我掺杂了琅琊榜进来啦XD

九爷被我搞成这样、恐怕也只有肥鸽主能救她了!


+++++++++++++++++++++++++++++++++++++++



  「之前就听说过廊洲这的小城很热闹,今日一见果真繁荣!」

  卫无忌推着莫循的轮椅,走进了廊洲最大的城镇,这里位于江左的中心位子,而江左这几十年来风调雨顺、无战无匪,这位于中央的廊洲更是已经成了江湖上有名的观光地了。

  因为这半年来,莫循的身体日益渐弱,他们只得继续往南方走,而这廊洲据传言,气后极佳、四季如春,也少有疾病,风景优美、空气清新,是许多人养病养老的好去处,石舫上下浩浩荡荡的就要搬过来,但人多行动不免就慢了,卫无忌就先一步带莫循过来,其余人就几日后在廊洲会合。

 

  「是阿,气后也很舒服,明明外头是大热天,这居然还有徐徐凉风。」久没见到这样的光景,莫循心情也不错,难得有些鲜活之气,不断的看着左右的摊贩。

  看爱人心情好,卫无忌也开心,居然推着莫循的轮椅就跑了起来。

  「坐稳啦!前面那挺热闹,我们去看看!」

  「呃!等等……」

 

  卫无忌跑的快,一下子两人就蹭到了人群里,这里似乎是什么庆典,有好多孩子拿着玩具跑来跑去的,四周的摊贩也几乎是卖些小甜点,还很多小游戏,看起来好不热闹。

  「莫循,那个看起来不过,要吃吗?」推着莫循,卫无忌看中了远方一摊卖着葫芦糖的小摊贩,人气很旺,周遭塞满了人。

  「那边人太多了,不太方便……」莫循也很久没吃过葫芦糖了,那是孩子时吃的东西,但坐着轮椅要到那边去时在有些麻烦。

  「没关系,在这等着,我去给你买。」卫无忌冲着莫循笑了笑,便把轮椅推到树阴下,人就跑到人群中、一下就没了身影。

 

  而就在莫循靠着椅子休息时,忽然有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他面前,背着光一时间也看不太清楚那人的长相,但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脸马上就靠了过来。

  「小殊,你怎么了?」男人一脸担忧的看着莫循,脸则是越靠越进。「我不是让你在水池那等,怎么跑这来了?」

  「……不知公子是不是认错人了?」莫循皱了皱眉,他实在不习惯跟人这么进的接触,更何况这人还是第一次见面。「我不认识你。」

  「这……你把头发扎起来了?」这男人正是大梁皇上萧景琰,而今日的他穿着一身轻便的江湖服饰,脸上带着一些疑惑。

  其实萧景琰也觉得有些古怪,但莫循的脸怎么看就和梅长苏一样,连脸上痣的位子都相同,要说他只是长的像……实在难以信服。

 

  「你做什么!」

  刚买好葫芦糖的卫无忌一走来,就看见萧景琰抓着莫循的肩膀,马上沉下脸跑过来。「放开。」

  萧景琰的手被卫无忌打开,接着就迎上了卫无忌警戒的眼神,萧景琰本来还想说什么,确有个人从后头揽住他的手。

  「景琰,你买桂花糕、怎么买到这来了?」梅长苏拉过萧景琰的手,往前走就看见了这样有点一触即发的场面。「……怎么了?」

 

  看了看这样的情况,又看见了被卫无忌挡在身后、坐在轮椅上的莫循,顿时猜到了大致上的情况,接着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又向前了一步,走到萧景琰面前。

  「看来,是我们先失礼了,不过看到跟自己长的这么相像的人确实很让人讶异。」梅长苏的笑容透露出了一股自信,还又一股隐藏在骨子里的傲气,虽然脸跟莫循长的一模一样,但整体散发出来的风骨却大大不同。

 

  看见梅长苏,卫无忌也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世间上居然会有这么相像的人。

 

  「确实令人讶异。」莫循抬眼看着梅长苏,虽然他心里也很讶异,但脸上还是一如往常的冷静淡漠。「在下莫循,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在下梅长苏。」梅长苏定眼盯着莫循,若有所思。

  「莫先生,不好意思,刚刚是我失礼了。」萧景琰向莫循看过去,仔细看后确实发现,莫循跟梅长苏虽然长的很像,但气质完全不同,要说梅长苏不像过去林殊那般飞扬跳脱,但那份自信与傲气还是跟那位温润如玉,眼神中带着阴郁气息的莫循大大不同。

 

  「不知您是否就是石舫的莫九爷?」

 

  「……我是。」

 

  「小殊,你认识他?」听见梅长苏和莫循的对话,萧景琰靠到梅长苏身边,低声询问。

  「嗯……当年赤焰军在梅岭战役结束后,只留下了一些零散的伤兵,在我把他们找回来之前,他们说在大漠,石舫会资助他们,所以他们才能够撑到我成为宗主,把他们带回来。」

  「但他们没有人见过石舫的舫主九爷,我也是事后请蔺晨帮我调查后才知道,石舫舫主叫做莫循,住在建安……没想到会在这碰上。」

  梅长苏的音量挺大,想来也是顺便要说给莫循听的。

 

  「原来是梅宗主。」听完,莫循也笑了笑,语气带了些敬畏之意。「莫某资助大漠没有针对什么人,梅宗主不用放在心上。」

  「梅宗主?」卫无忌双手抱胸,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难不成……是江左盟的宗主?」

  「九爷,之前我也有请人传信鸽询问过你,但当时你说不能离开建安城太久而拒绝,今日在这遇见……想必是没有打算回建安了吧?」

  梅长苏没有太理会卫无忌,他现在的目标只有莫循。

 

  「江左盟人数众多,琅琊阁更传知晓天下事,想必我石舫撤离建安之事,梅宗主也早有耳闻了。」莫循笑了笑,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腿上。

  「确实早有耳闻,不知九爷可否和我们一块上琅琊山?」

  萧景琰转头看着梅长苏,有些疑惑,一直以来、梅长苏对外都是自称苏哲,这还是第一次自称梅长苏,想来应该是特意让莫循知道他身份的。

  「等等、去琅琊山做什么?」一直听梅长苏跟莫循一言一语的,卫无忌也有些懵了。

 

  「卫公子不必紧张,琅琊阁主的医术天下第一,之前就得知九爷从小行动不便,想邀请九爷至琅琊阁医治,只是医治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一年半载也是不够的,九爷放不下建安城中的石舫,所以拒绝了。」

  既然莫循说了对方的来头,卫无忌也就不意外对方知道自己的名讳,重要的是莫循的毒似乎有救了?

  「但九爷现在恐怕不是行动不便这么简单了,琅琊阁真的有办法?」这半年来,他和石舫找遍天下有名的医者,但始终都没有人能够医治莫循,现在得知有希望,卫无忌也有些急迫。

  「九爷的情况我也不了解,所以不能跟公子说什么承诺,但如果连琅琊阁主都无法医治,恐怕就无人能治了。」知道卫无忌的心情,梅长苏也不在意他的无礼。「还请两位随我上琅琊山吧。」

 

 

  +++

 

 

  「好!毒已经解了,接着就剩下腿的问题了。」

  琅琊阁少阁主蔺晨大手一挥,放下了测试用的血水,露出有些轻挑的笑容。「但腿的问题比较大,一年半载是没办法治好的,这段时间你们要每天到我这来治疗。」

  「让他们住你这不就行了?琅琊阁还有许多客房吧?」在一旁的梅长苏白了蔺晨一眼,知道对方只是故意调侃莫循和卫无忌。

 

  「是是是,别人肯定是不行的,看在你跟长苏长的这么像,我就勉为其难让你们住上几日。」蔺晨随手拿了放在桌上的折扇,轻轻敲了敲桌子。「这间就给你们了……还是你们想要一人一间?」

  「不用不用,这间就行。」抢在莫循开口前,卫无忌马上凑了过来。「这段时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帮忙阿……就是别让病人太操劳了,天色暗了呢、就早点就寝。」蔺晨意味不明的说着,一边起身,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卫无忌当然听的懂蔺晨的意思,莫循一时间有些窘迫,低头别开了视线。

 

  「蔺晨。」

  建莫循有些不自在,梅长苏用了有些埋怨的语气。

  「嗳呀,琅琊阁还有些事,我就先离开了」

  接着,蔺晨便逃离现场。

 

  「好了,九爷还得多休息,我们也先告辞了。」梅长苏招了招手,一直坐在一旁吃甜瓜的飞流便跑了过来,随着梅长苏一起离开了。

 

 

 

  「我说过会治好的,对吧?」见人都离开了,卫无忌坐到莫循身边,拉起了那双有些冰冷的手。「不过既然他们早就找过你,那半年前你知道自己中毒时、怎么没想到要来这?」

  「他们传信鸽给我,已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这么长时间,没想到他们还记得。」莫循也知道对方传信鸽是向他致谢,但他资助大漠各部多年,也已经习惯了,没想到会有人这么放在心上。

  「十年……那还真的挺久的。」卫无忌笑了笑,身手揽过莫循的肩膀,将人揽到怀里。「只是少阁主说了,这段时间不能让你太操劳,这可苦了我。」

 

  「……」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