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总有一天】卫九番外 - 琅琊游(风中奇缘)下

  转眼间,莫循到琅琊阁治疗也一个多月了,身体越来越好,左脚也已经恢复,只剩下幼时就不能施力的右脚还需长期治疗。

  这一个月的时间,梅长苏常带着飞流去找莫循,两人闲聊下棋、看着飞流跑上跑下,竟也不会无聊,卫无忌则是常和萧景琰商讨军中之事,萧景琰对这个文武双全的将军挺有好感,也说定了等莫循脚医好,就到金陵玩几天。

 

  「九爷。」

  梅长苏拉了拉肩上的长披风,这次他没有带上飞流,而是只身前来。「还在歇息吗?」

  「没有,现在正好有些清闲。」莫循缓缓的拉开身上的毯子,批上了一条披肩。

  「今日山下有大批商队会来此,据说有许多奇珍异宝,我想去看看,九爷要一同前往吗?」梅长苏笑了笑。

  「好阿,不过飞流不一起去吗?」这段时间相处,莫循也知道飞流无论何时都是跟在梅长苏身边的,怎么今日好像没有要带上飞流的样子。

  「飞流被蔺晨给带出去了,甄平跟黎纲也去替我处理帮里事务了,现在呢──我就是个挂名宗主,除非有什么大事,我不会过问,现在要出去闲逛就不要麻烦他们了。」

  「嗯……不过下山可能会晚些回来,要不留个书信吧。」

  「我是没这习惯,不过留了也好,勉得景琰找不着我又闹别扭。」梅长苏笑了笑,随手拿了纸笔就写上了"下山 晚回"四个字,最后在下方签了名就摆在桌上。

  莫循也随手写了张,就放在桌上。

 

  季节已经入夏,梅长苏的身体恢复得极好,便推着莫循的轮椅就上了马车下山了,这商队也确实人数众多,商货也个个都是奇珍异宝,镇上的人和路过的江湖客也都慕名而来,顿时山脚下热闹非凡,像极了庆典。

  「真热闹,九爷喜欢玉石吧,这有不少。」梅长苏推着轮椅停在某个摊贩前,蹲下身拿起了几块玉石给莫循看。「这块在大漠很少见吧?」

  「确实少见。」看见喜欢的东西,莫循的心情也不错,马上接过去端详了起来,想来卫无忌的生辰也要到了,不如看看有什么可以买回去给卫无忌当贺礼。

 

  两人东看看西看看的,花了大半天也还没逛一半,梅长苏倒也有些疲倦了,两人正想歇息,就听见了一旁的吵闹声。

  「发生什么事了?」莫循看了过去,发现前方已经乱成一团,还有一些叫骂声。「山贼吗?」

  「……这里可是琅琊山脚,哪里的山贼这么大胆?」梅长苏瞇起双眼,缓缓的走到莫循身前,将人护在后头,毕竟他还能自由行走,莫循要闪避危险还是不太方便。

  就在这时,一个蒙面的山贼看见了莫循和梅长苏,在这种山脚处,莫循跟梅长苏的穿著语气质也可说是相当显眼,自然就成了山贼的目标。

  梅长苏看出情况不对,一手按着莫循的轮椅正打算先躲起来,两个山贼却已经快一步跑过来了,一前一后的拿着弯刀包围了他们。

 

  「两位公子哥看起来挺富裕阿?身上的玉石可都是高档货呢。」山贼一边把玩着手上的弯刀,一边缩小包围,两人缓缓的越来越靠近莫循跟梅长苏。

  看着他们慢慢靠近,梅长苏双眼飘了飘四周,接着露出了有些泰然的表情,平淡的笑了下,一旁的莫循原来就没有太紧张,看见梅长苏自信的表情后也索性就不去想后果了,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上,此时也就只能相信了。

  两个山贼其实也没来的及做什么,一阵天旋地转、两人就被甩出一尺外,一旁的混乱吵闹声也瞬间停止,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来。

  「这里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几位看起来就是江湖人士的男人走了过来,似乎也没有打算赶尽杀绝。「要抢人回你们那去抢,滚!」

 

  几个山贼面面相觑,他们行走江湖这么久了,光是刚刚那一瞬间就可以判断出凭他们是打不过这几位江湖人士的,如今能全身而退,还是先走为上,原来布满人手的山贼一下就全散光了。

 

  「宗主,您没事吧?」

  几位江湖人士恭敬的朝着梅长苏点了下头。

  「没事。」梅长苏叹了口气,抬眼看了看四周被弄得一团糟的商队。「去帮帮他们,把这里赶紧收拾一下,待会儿天就要黑了,在这里露宿可不安全。」

  其实这里应该是非常安全的,但刚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不能确定天黑后山贼就不会来,看来回去后他得提醒提醒蔺晨今天的事情了,居然都敢到琅琊山的范围内抢劫,这可不能坐视不管。

  「你没事吧?」

  莫循手动轮椅,移到了一位妇人身边,那位妇人应该原来是在采买的客人,刚刚一阵混乱中伤到了手臂,此时正血流不止。「让我帮你看看。」

  梅长苏看见莫循已经开始替众人医治,便到附近帮忙弄出一个适合的空地,布置下好让莫循方便行事。

  一开始不注意还好,现在认真清点下来才发现,受伤的人真的不少,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小段时间,却已有许多伤人以及民众受伤,虽都不重,但也都需要稍微处理才不会酿祸。

  这一开始,就停不下来了,等到所有伤员都处理完毕,天色早就暗了,在一旁等待的梅长苏也有些打盹,莫循也是在最后一个伤员处理好后才发现自己已经疲惫不已。

 

  「嗯?九爷,都处理完了?」梅长苏瞇着眼缓缓起身,就看见莫循已经收好东西,往他这里移动。「天色这么暗了?差不多该回去了。」

  「抱歉,让你等这么久。」莫循松了一口气,看梅长苏也颇疲倦,不免有些歉意。「我也没想到会处理到这么晚……」

  「没事没事,就是有些饿了,我们赶紧回去吧。」梅长苏摆摆手,几个也在一旁帮忙的江湖人士就跟在一定范围外,护送着两位一起回琅琊阁。

 

  两人一路上缓慢的移动,等回到琅琊阁,已经过了亥时了,而才刚看见琅琊阁的小凉亭,就看见有两个人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他们。

 

  「小殊!」

  萧景琰一看见梅长苏,马上大步走向前,一手扶着梅长苏的肩膀,脸上担心的神色展露无遗。「你上哪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脸色也不太好,发生什么事情了?」

  面对萧景琰一连串的发问,梅长苏也颇习惯了,正想好好开口安抚一下自家情人,一旁却发出了一声清脆的拍击声。

  在萧景琰这边正在要求答案时,旁边的卫无忌已经一言不发的一巴掌打在莫循的脸上,声响顿时在山间回荡了起来,一旁的梅长苏跟萧景琰已经讶异的瞪大了双眼。

 

  「卫将军……这件事情其实也没有这么严重……」转头看了看梅长苏的脸,萧景琰回过神,马上走向卫无忌跟莫循。

  莫循低着头,只觉得右脸颊火火辣辣的,脑袋里也有些混乱。

  和卫无忌认识到现在,及便是之前住在卫将军俯,卫无忌也从没有亲手动手打过他,而今天就在这里,众目睽睽之下,这巴掌几乎打掉了莫循的自尊。

  他理性的知道卫无忌肯定误会了什么,也知道卫无忌应该是因为担心才会有这样的举动,可无论理性上知道什么,心理上的感受却完全不是那回事,如果这件事情是发生在他还住在卫将军俯时,他可能不会这么在意,或许还可以用理性控制这种感觉,可如今他们几乎算是平等的身分,身边的人也都是朋友的身分,这情况下反而让他有些无地自容。

 

  莫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觉得有股冰水从头淋到尾,彻底发凉。

 

  其实卫无忌在动手的那一刻,就已经后悔了,虽然他并没有多使力,但赏巴掌这个举动他自己也吓了一跳,看着莫循的脸颊慢慢由白转红,卫无忌心里不断的抽痛,但只要想起今天一整天都找不到莫循时心里那种发凉的感觉,就难以开口安抚莫循。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一直到梅长苏忍不住想过来劝两句的时候,卫无忌就一把将莫循抱了起来,也不管外头看呆的两人,直接走进房。

  「卫将……」萧景琰还想上前说什么,就马上被梅长苏拉住,冲着他微微的摇了摇头。

 

  这不是他们可以插手的事情。

 

  莫循被卫无忌抱进房时,心里那种受伤的感觉更加严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了自己,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自己直接抱进来,也从没问过他的感受,一点也没有想要顾虑他的尊严问题,虽然以前就是这个样子,但在一起之后莫循以为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会与过去、与在一起前有所不同,可今天的事情却让他发现、人没有办法这么轻易的改变。

  或许他经常妥协,经常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很多事情他并不执着也不会太在意,可在他放手建安,在他决定跟卫无忌走一辈子时,对他而言卫无忌已经比自己更重要了,这要他如何不在意?同一件事情由不同人做,感受居然如此的不同。

 

  卫无忌看着自从被放到床上后,就一直没有正眼瞧过自己的莫循,心里就有一股气,虽然他也绝的是自己做的太过头,怎么说也不该动手,但搞失踪本来就是失踪的人本身的问题,他一直在等莫循跟他解释,跟他说自己去了哪里,跟他说自己为什么这么晚回来,但莫循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垂着双眼,不知道看向哪里,这态度让他心里越来越火,但又怕自己会说出什么伤人的话,索性就闭嘴坐在一边,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人。

 

  莫循知道卫无忌在等什么,也知道自己的态度肯定会让卫无忌更加生气,但这一次他就是不想随便妥协,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学会任性了,但对着卫无忌他心里深处还是有些渴望、渴望卫无忌可以让着自己,为自己妥协。

  其实要说了解,莫循知道自己了解卫无忌更多,不管做什么,莫循总是知道卫无忌想要他做什么,想要看见什么,想要听见什么,所以莫循会尽量迎合他,不但能减少摩擦,也能少些麻烦,但今天的事情却让莫循发现,如果这次他依然妥协了那之后呢?

  如果每天、卫无忌都能随便在外人面前对自己动手,让他颜面扫地,他能每次都忍受吗?

 

  「你去哪里了?」

 

  大概是莫循实在沉默了太久,又或许是卫无忌第一次碰上莫循这样的态度,心里不免有些慌,干脆就主动开口了,可毕竟心里还是有气,语气也实在好不到哪里。

  听到卫无忌的问题,莫循就知道那张书信看来不知到掉哪去了,卫无忌并没有看见,意识到这件事情,莫循不免又开始想着、自己消失了这么长一段时间,卫无忌找不到人,自己腿脚又不方便,卫无忌会生气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

 

  「莫九爷,你沉默是什么意思?连去哪了都不能和我说吗?」迟迟等不到莫循的回答,卫无忌终于忍不住起身,走到了莫循跟前,心里除了愤怒,又多了一点难过。

  最后,莫循缓缓的闭起双眼。

  「对不起。」

  莫循用有些虚弱的声音开口,虽然还是没有看着卫无忌,但他始终开口了。「今日有商队到附近驻扎,我和梅宗主便去晃晃,没有先告知是我的错,对不起,卫将军。」

  在莫循开口道歉的那一瞬间,卫无忌心里狠狠的揪了一下,直到最后那句"卫将军"出口后,卫无忌忽然感到有些窒息。

  多久了?莫循有多久没用这种称呼叫他了?

 

  「莫循……」

 

  卫无忌坐到莫循身边,正伸手想触碰那个发红的脸颊,却被莫循别开了脸,那只手就顿时悬在空中,迟迟没有放下。

  「对不起,我不该动手打你。」其实这句话已经堵着很久了,卫无忌早就想说,却碍于自己那莫名其妙的面子迟迟不低头道歉,直到现在看到莫循发红的脸颊,以及冷淡的认错,才惊觉这次的事情莫循有多在意。「刚刚是我太激动……没有顾及你的面子,下一次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今天一整天都找不到你,我担心你在外面出了什么事,或是……」

 

  或是你又离开了。

 

  卫无忌一时语塞,这件事情一直在他心底挥之不去,他不能否认当他找不到莫循时,心里那个发狂似的焦虑感剪直超乎自己的想象。

 

  莫循知道卫无忌想说什么,这一刻他忽然觉得有些自责,因为他曾经离开了两次,这两次居然伤卫无忌伤的这么深,直到现在,他不过就是离开了一个早上,就让卫无忌如此紧张。

  发现莫循还是没有打算搭理自己,卫无忌心底更慌了,莫循还从来没有向这样无视他过,就连当初莫循入赘他将军府,自己待他再怎么不好,也从没像这样冷漠过,最后、卫无忌将脸凑到莫循面前。

  「不然你打我吧。」

  卫无忌闭起双眼,侧着脸凑近莫循。「刚刚打你是我的错,我让你打回来。」

 

  一听到这句话,莫循惊讶的回过头,马上就看见卫无忌闭着双眼,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看着卫无忌,莫循心里有些乱,那张轮廓深邃的脸庞,那副微微皱起的剑眉,他怎么下的了手?如今卫无忌居然这样向自己道歉,莫循其实已经心疼了。

  缓缓的,莫循伸出手,用手背轻轻的敲了下卫无忌俊俏的脸庞,接着用冰冷的手掌抚摸着那温暖的侧脸,彷佛这些温暖会随着手、传至全身一样。

  没有等到预想的疼痛,反而感受到了莫循冰凉的手正温柔的抚着自己的脸,再睁开眼睛时,他看见的是莫循心疼又难过的表情,那眼神让他觉得又酸又疼,还来不及思考什么,卫无忌就马上把莫循捞进怀里,紧紧的将人拥住。

 

  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可以让我这么心疼……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为我着想?为什么要如此心疼我?

  卫无忌的声音有些沙哑,甚至带了些鼻音,有些闷闷的。「莫循……九爷……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多为自己考虑一点……」

  莫循最喜欢的,就是卫无忌的怀抱,这可以让他感受到极大的温暖,他毫无抵抗的躺在卫无忌温暖的怀里,慢慢的闭起双眼,感受着卫无忌的心跳。

  「未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可能伤害你,因为我会心疼,这就是我为自己的考虑……」莫循轻轻的靠着卫无忌,一整天的疲惫感涌上来,眼皮顿时有些沉重,连话也变的有些含糊。

  卫无忌搂着莫循的手又扣得更紧了,脑海里不断浮现出莫循的每个动作,每个表情,每句话,无论哪一个,都让他深深的着迷。

 

  「莫循……我卫无忌,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欠你……」

 

 


评论(1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