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总有一天】卫九番外 - 吃醋(风中奇缘)上

  「这件事情确实这样做比较好。」

 

  萧景琰放下手中的酒杯,难得的对外人露出了较为灿烂的笑容。「卫将军果然是军旅之人,和你畅谈颇有收益。」

  「好说好说,也只是一些皮毛,我的历练还不够。」卫无忌也放下了酒杯,脸上已经有些微醺的泛红,可意识还算清楚。「现在也不打算回建安了,这些东西也用不上了。」

  「不如来金陵怎么样?」萧景琰也喝了不少,也有些微醺,转头看向另一个少年将军,他一直以来对这类的人就颇有好感,会是他愿意诚心结交的对象。「在金陵没有人认识你们,可以更自在些,及便你不打算再插手朝中事,也可当作来这游玩。」

  「也好,再看看九爷的意思吧。」一讲到莫循,卫无忌无意识的笑了下,心里有些暖暖的。

 

  到琅琊阁治疗,也已经过了大半年,这段时间萧景琰有自己回去金陵过一趟,梅长苏倒是一直待在琅琊阁,时常与莫循闲话家常,而卫无忌就是在萧景琰在琅琊山的时间就会两人谈论军事、谈论朝政,喝喝酒,不知不觉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不错。

  「小殊说过几日我们就要先回金陵了,九爷的脚也正逐渐好转,我们会在金陵等你们。」萧景琰将空的酒瓶和杯子摆好,一边缓缓起身。

  「好!我们这一结束,就去金陵找你们。」卫无忌拿起一旁防身的剑,一边起身。

 

  就在两人刚要走出店家时,一声尖锐的叫声划破了宁静的夜晚,这山路上几十里内就只有这一家酒馆,所以即便是夜晚,这里也挺热闹,这一声尖叫引来了还在里头的众多客人,刚出来的萧景琰和卫无忌也机警的亮出防身武器,马上跑到尖叫声的发源处。

  一个年轻的姑娘跌坐在地板上,手腕上的伤鲜血直流,看起来让十分人怵目惊心,但乌黑的道路上也看不见其他人。

  「姑娘,你没事吧?」卫无忌收起剑,走了过去。「伤的不轻……但这时辰也没有大夫在看病了。」

  「把他带回琅琊阁?」萧景琰看见这番光景,也皱起眉头,这伤就算现在紧急处理,也是需要即刻的后续治疗,现在唯一的选项大概也只有琅琊阁了。

 

  「嗯,赶紧把他带回去吧。」

 

 

  +++

 

 

  「真的很谢谢你们!」姑娘朝着众人深深的一鞠躬,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看气来颇有朝气又活泼,和那天晚上受重伤的样子完全不同。「还让我在这打扰了一晚,真不好意思。」

 

  「不会不会,小蝶美人儿想住几天都可以!」蔺晨站在一边,露出大大的笑容。

  「嗯……真的、很谢谢。」名为小蝶的姑娘有些害羞的笑了下,视线却不知不觉的飘向了一直坐在一旁专心吃饭,完全没有看过来的卫无忌。

  莫循原来正在一旁研究蔺晨昨晚使用的药物,被卫无忌叫上过去吃饭时、稍微看了一眼小蝶,却发现这姑娘的双眼正直勾勾的盯着卫无忌,丝毫没有要移开的意思,莫循并没有想太多,就是坐过去一起吃饭了。

 

  「小蝶姑娘也来吃吧。」这眼神梅长苏自然也发现了,只是笑了笑、拉出了自己身边的位子,示意要他坐过来,而原来坐在梅长苏身边的萧景琰也不以为意的往旁边挪了挪。

 

  早饭时光很快就过去了,一开始大家确实都没有想很多,就是觉得这新来的小姑娘眼里好像就只有卫无忌一个人,一直到吃完饭后,小蝶马上就黏上卫无忌后,大家才终于觉的有些不妙。

 

  「卫公子……谢谢你救了我!」小蝶一吃完饭就黏上了卫无忌,紧紧的跟在他身边。「要是没有你的话,我恐怕已经……」

  「没什么,当时发现你的除了我还有……萧公子,不必一直向我道谢。」其实卫无忌有些不耐,他不是很喜欢像这样被缠着,一边说着便一边朝外面走去,但小蝶也就这么跟上去了,只留下剩余的人还在饭桌前。

 

  「我说……九爷阿,这卫将军还挺受欢迎的阿?」蔺晨用手轴撞了撞莫循,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看人家小姑娘被他迷得团团转的,整个人都要贴上去了,不要跟我说你不在意阿!那肯定是骗人的!」

  「……不用做无谓的担心,今日的治疗要开始了吗?」莫循只是浅浅的冲着蔺晨笑了下,似乎一点也不关心刚刚的事情。

  「啧啧,居然这么淡定,好好、也吃饱了,是该做今天的治疗了,来吧!」蔺晨见莫循一点也没有动摇,也不自讨没趣了,领着莫循就到另一个隔间去了。

 

 

  其实要说在意,莫循其实也真没有这么在意,他不至于会觉的卫无忌这么容易就会变心,但是刚刚小蝶几乎就要扑进卫无忌的怀里了,这感觉确实不是很好。

  莫循微微的皱起眉头,他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对卫无忌的执着超乎了自己的想象,每个人都有交友的权利,自己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但当晚上原本应该来找他的卫无忌没有来,隔天一早又看见小蝶煮了一桌菜给卫无忌吃的时候,莫循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九爷!你来啦,赶快来吃吧!」小蝶一看见莫循走了过来,马上露出了开朗的灿烂笑容。「卫公子,好吃吗?」

  「嗯,挺好吃的。」卫无忌点点头,看上去吃的津津有味,而莫循心里虽然有些闷,但还是坐下来一起吃了。

  反倒是小蝶没怎么吃,就是一直黏答答的贴在卫无忌身边,细心的帮他夹菜,身边冒出了粉红色的幸福气氛。

  卫无忌虽然不习惯这种事,却也没有拒绝,想想他还没看过他家九爷闹脾气的样子,这次搞不好可以让他看见?便一边吃饭一边用眼角余光偷瞄一旁的莫循。

  直到两人终于吃完饭了,莫循都没有一丁点的表示,反而让卫无忌有些失落,已至于他没有发现,莫循吃完饭后就自行离开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莫循的脚已经可以撑着拐杖缓慢行走了,虽然走不久,而且走没几步就会汗流浃背,但已经比起原来好上许多。

  刚刚走了一小段路的莫循缓缓的坐到凉亭下,天色也已经暗了,晚风从山谷下吹上来,带了有些强烈的寒意,让一身汗水热气的莫循打了个冷颤。

  正打算按着拐杖起身回房,却看见有个人影正迅速的在远方的长廊上穿梭。

  莫循缓缓的撑起身子,才发现那个正快速穿梭其中的人正是小蝶,手上还拿着不知到什么东西,有大有小。

 

  「九爷,要休息了吗?」

  谨言拿着一条披肩走来,替莫循披了上去。「最近康复的很好阿!琅琊阁的医术真不是浪得虚名的。」

  「大哥……让人去查一下小蝶姑娘的来历。」莫循瞇起双眼,总觉的刚刚小蝶的举动非常奇怪。「问琅琊阁主也行,琅琊阁知晓天下事,应该也已经调查过了。」

  琅琊阁照理来说,肯定知道小蝶的来历,可莫循只要一想到蔺晨那副吊儿啷当的样子,看来小蝶的来历也不是什么大事,去问问也好。

 

  但不问还好,问了才知道蔺晨跟本不在意小蝶的来历,反正不是什么危险人物他也就懒的管了,石舫打听后才知道,小蝶是个女飞贼,那天晚上大概也是因为被人抓到才会受伤,想来萧景琰和卫无忌这回是帮到犯人了。

 

  虽说是女飞贼,只要他别做出什么事情,莫循也不好排斥他,但看小蝶整天黏着卫无忌,或许还是得稍微提醒一下。

 

  「无忌。」

 

  莫循撑着拐杖走了过来,卫无忌一看见,马上跑上前搀扶。

  「小心点,你还走不久……」卫无忌的语气很温柔,眼神也很温暖,但站在一旁的小蝶压根也想不到他们是这样的关系,也就只是站在原地,双眼充满热情的看着卫无忌。

 

  「无忌,有件事情我得先和你说。」看小蝶离的有段距离,莫循小声的开口。「小蝶不是普通姑娘,他是位女飞贼,在一些地方还小有名气,身手也不凡,你也要小心一点。」

  「嗯……你说她?」卫无忌不以为意的笑了下,身手拍了拍莫循的背。「没事,那姑娘这么瘦弱,怎么当女飞贼?你别多想了……」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卫无忌不相信那也就算了,莫循低下头,没有多做表示,而卫无忌则是把莫循的举动解释为"吃醋",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好久没跟你出去逛逛了,要不要去市集?我们一起去。」卫无忌轻轻的在莫循脸上亲了一口,露出孩子般的灿烂笑容。

 

  其实离有段距离的小蝶自然没看见他俩之间的小动作,只是看见他们好像自己不在一样就这么离开了,心里有些小忌妒。

 

  两人回到琅琊阁已经是傍晚了,卫无忌推着莫循的轮椅,正打算回房,却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

  「呃……莫循,你先回去,我有点事晚点回来。」卫无忌有些急躁的将莫循推进房,一转眼间,人就不知到跑哪去了。

  但这天晚上,一直到莫循睡觉前,卫无忌都没有回来。

 

 

  +++

 

 

  一手按着拐杖,莫循有些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每天早上、从房间走到正厅已经是他每天都会做的事,而走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颇有好转的迹象。

  昨晚卫无忌慌慌张张的离开,直到最后似乎都没有进房找他,让莫循有些困惑,但他向来不会多问这种事情,现在即便有些心闷,他也实在问不出口。

  而就在莫循缓缓的走过客房时,隐约听见了卫无忌的声音。

 

  这间客房,不是小蝶睡的房吗?

 

  莫循就站立在客房门口,他确定刚刚听见的肯定就是卫无忌的声音,虽然关着门也听不清说了什么,可卫无忌一定就在里面。

  这两三天下来,莫循都没有太在意心里那股奇怪的感觉,可现在当下这一刻,却让他心里发凉。

  他想开门,但按着门的手却迟迟使不上力。

 

  如果他开门后,看见的是不想见到的画面,怎么办?

 

  过去的莫循为了卫无忌,他可以放手,甚至可以替他和别人凑合,可是现在的他没有办法,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他们两个时时刻刻都在一起,这段时间是他从小到大最快乐的时光,每天在自己爱人怀里醒来,被爱人叮咛,被爱人心疼,这一切的一切早已把他惯坏,从没拥有过不会发现,但曾经拥有过了,就无法承受失去。

  最后,莫循缓缓的,推开了客房的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衣衫不整的卫无忌和同样衣不蔽体的小蝶。

 

  「莫循……等等、莫循!」

  卫无忌正站在床铺边,一看见莫循推开门,顿时睁大双眼,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看见莫循一言不发的转头就走,只好赶紧追上去,一把拉住了那纤细的手腕。

  莫循本就站不太稳,卫无忌这一拉,就整个人撞进了卫无忌的怀里,有些冰凉的脸直接就贴在那光裸的胸膛上。

  「不要误会,我只是……」

  卫无忌想要解释,却发现莫循不知哪来的力气挣开了他,抓着拐杖就快步的想离开现场。

  「小心、莫循……别走这么快,我……」看莫循这反常的举动,卫无忌已经无心像之前那样思考莫循在不在意自己,而是紧张的想告诉他,他误会了,想解释刚刚的画面,想把人紧紧的抱在怀里安抚。

  但莫循却表明了拒绝沟通。

 

  「我没事。」开口的瞬间,莫循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是这样的冷漠。「也没有误会,你抓疼我了。」

  卫无忌瞬间松开了紧紧抓住莫循的手,那白皙纤细的手腕上已经有一道淡淡的红痕,让他懊悔刚刚抓的力道似乎过猛。

  「莫循……别这样,听我说好吗?」

  「不用了……」莫循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情绪也平稳了许多。「我真的没有多想。」

  接着,莫循转过身,一步一步缓慢的离开现场,而卫无忌就站在他身后,却怎么也伸不出手抓住眼前的人。

 

  那表情怎么会没事?那语气怎么会没多想?卫无忌咬牙用拳头锤向一旁的木窗子,接着转头恶狠狠的看着小蝶。

  「把玉佩交出来,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一直在一旁看的小蝶经过刚刚那一幕,也总算是知道卫无忌跟莫循关系不一般了。

  「你们……你们都是男人……」

  「这跟你无关。」卫无忌走到小蝶面前。「你在我的茶里下了药对吧?算是我小看你了。」

  就在昨晚,跟莫循一起回到琅琊阁后他就发现一直带在身上、莫循雕给他的玉佩不见了,马上就想起了莫循提醒他,小蝶是女飞贼的事情,马上就跑来找他要玉佩,可没想到小蝶递上来的茶水会下药。

  「我对你下药可不是为了偷东西!」小蝶也知道他是女飞贼这件事情八成已经传到卫无忌耳里,也不需要隐瞒了。

  「我不管你为了什么对我下药,也不管你从我身上偷了多少东西,这些都无所谓,只要你把玉佩还我,其他的东西都送你,我绝对不会追究。」无论是什么,都觉对没有比莫循亲手雕给自己的玉佩更重要,既然东西还在对方手中,卫无忌只能压抑着情绪,尽量摆出想好好谈判的姿态。

 

  「……不可能,我已经卖掉了。」

  小蝶别过头去不看卫无忌。「我早就拿去山下的市集卖了,没办法还你……卫公子、你上哪!」

  卫无忌一点也没有要和他争吵的样子,也没打算跟他说话,直接转身就跑了出去。

 


评论(1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