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总有一天】卫九番外 - 吃醋(风中奇缘)下

  一路上也不知道撞到了多少人,引来了多少注目,卫无忌急躁的一个个店铺询问,一个个摊子翻找,就怕那玉佩再也找不回来了。

  一天没找到,隔天再去找,还是没有那就再隔天,直到找回来为止。

  而这几天卫无忌天天都往市集跑,既没拆穿小蝶也没赶他,应该说当他像空气一样,而一心找玉佩的卫无忌自然也没有去找过莫循。

  本想着等莫循来找自己,再解释一切,再向他道歉,跟他说自己会努力找到玉佩,可这一次却跟以往都不同,莫循没有来找他。

  已经一个星期了,莫循完全没有来找过卫无忌,甚至卫无忌刻意经过莫循的房门,也见不到有人影出来,可能他们出门的时间真错开了,不然……就是莫循没有离开房间了。

 

  终于在第八天,卫无忌无法忍受了。

 

  他找不到玉佩,让莫循误会,这些都让他带着愧疚感没有错,但莫循足不出户也拒绝沟通、不听他解释的举动,却让他有些烦躁。

  况且看莫循这样的举动,已经不是小误会了,难道莫循真以为自己跟那女飞贼好上了?难道莫循真的就不相信自己的忠诚吗?

  从他在心里承认自己爱上莫循的那一刻起,他的脑海中除了莫循,再无第二人的身影,卫无忌自认对莫循的感情绝对忠诚,而他也认为莫循应该要知道这件事。

 

  最后卫无忌还是主动敲了莫循的房门,带着有些低沉的嗓音。

 

  「是我。」

 

  「进来吧。」

  得到了莫循的响应,卫无忌走了进去,看见了正坐在窗边看书的莫循,而莫循没有看他。

 

  「莫循……你没有什么话想要问我吗?」

  无论过了多久,卫无忌还是无法在莫循这样淡定的时候心平气和,每当莫循应该要生气却淡漠的时候,都会让卫无忌觉得异常的烦躁,他宁愿莫循生气、闹脾气、耍任性,也不想每次都面对冷着脸,摸不清心里在想什么的爱人。

  「我要问什么?」莫循还是没有抬头,只是轻轻的靠在窗边,看起来满不在乎。

 

  「……」卫无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个箭步走到莫循面前,强而有力的双手用力的抓住莫循的肩膀。「莫九爷,你听好……一开始没有相信你是我的错,小蝶偷了你送我的玉佩,那天晚上我是要去找他拿玉佩的,只是没想到他会对我下药,之后就是你看到的这样……」

  卫无忌一边说着,却越来越心虚,是阿、他被小蝶下了药,隔天一早他俩也确实都光裸着,那天晚上他们有做什么吗?还是什么都没做?连卫无忌自己都有点不相信自己了。

  「我……」

  「我知道。」莫循别过头。「我相信你,也已经不在意了……所以、能不要再提这件事吗?」

  这话卫无忌怎么听怎么别扭,莫循的表情让他完全没办法相信他已经不在意了,这句我相信你也让他怎么听怎么讽刺。

 

  「呜!」

 

  卫无忌忽然凑向前,吻上了莫循有些冰凉的双唇,一手按着莫循的后脑勺,啃咬般粗暴的深吻着,像是要把莫循吞了一样,完全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莫循被这铺天盖地的吻吓了一跳,氧气被逐渐夺走让他意识有些恍惚,脑袋也有些昏沉沉的,最后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他伸出双手用力的将卫无忌推开。

  卫无忌的背撞上了身后的木墙,有些惊讶莫循的身体比以往好上许多,都能推开他了。

 

  莫循轻轻擦拭刚刚推开人时,不小心被牙齿嗑出血的下唇,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让脑带补充大量氧气,终于消除了刚刚的晕眩感。

 

  「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可信吗?」卫无忌还在第一次被推开的错愕当中,即便之前莫循是没力气推开自己,但那些都在卫无忌脑内被自动转换成欲迎还拒,这次被硬生生推开还是让他大受打击。

  「不……我知道你不会……」莫循顺了顺气,终于看向卫无忌,但眼神却还是很不自然。「只是……」

  「只是?」卫无忌再度走向前,一手搂着莫循纤细的腰,鼻尖几乎就要碰上莫循,语气则是略带威胁性。

  「只是我自己心里不舒服,不是你的错……」莫循低头躲开了卫无忌的视线,从那天看见卫无忌和小蝶躺在床上的那个画面开始,每当莫循想起卫无忌,脑海中就会浮现出那个场面,让他胸口紧紧的揪在一起,非常不舒服。

  他当然相信卫无忌,但相信归相信,那个冲击性的画面还是让他难以忘记。

 

  听了莫循的话后,卫无忌微微的愣了一下,所以莫循这几天的冷漠还有刚刚的那些举动都是……

  「所以你是在吃醋吗?」

  卫无忌把莫循捞过来更加靠近自己,嘴就贴在莫循的耳边,吐出湿黏的气息。「是吗?」

  莫循抿着嘴没有回话,自从跟卫无忌在一起之后,他发现自己越来越自私了。

 

  看莫循这个举动,按照往常,卫无忌搞不好会觉得对方很冷漠,但现在认真看着,却觉得这动作异常可爱,尤其是莫循发红的耳朵,更是宣告着主人心里的躁动。

  卫无忌忽然很想捉弄一下莫循,忽然想看看莫循更多他没看过的表情。

 

  「莫循……怎么能随便吃醋呢?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台词虽然是质问,但语气却带了调戏的意味。

  但莫循对于自己居然吃醋这么久也很愧疚,所以当下听见卫无忌这样的话,反而更加自责,差点就要陷入奇怪的自我厌恶,但这不是卫无忌的目的,他只是放开了莫循,缓缓的坐到床上。

  「不过没关系,照着我说的做,我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相处了这么久,卫无忌总算也摸透了莫循这不能妥协的自尊,知道莫循八成对于自己居然会吃醋还因为这样惹自己生气感到很不堪,那用这样的借口让莫循听话就是个最好的选择。

 

  就如卫无忌所料,莫循点点头,就算是答应了。

 

  「那……把衣服脱了。」


肉外连


  +++

 

 

  「九爺,謝謝您!」

 

  「藥吃完了,要記得再過來,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

  小女孩開心的拿著一帖藥,天著母親的手離開了這個小小的店鋪。

 

  莫循輕輕的笑了笑,將桌面稍微整理了下,一旁的水盆則是擺放著一些藥草,而水裡則是泡著兩塊布,接著他將雙手泡了進去,將布拿了出來,一條一條的擰乾。

 

  「剛剛那是最後一個了吧?」

  衛無忌笑著走了過來,馬上就看見莫循因為泡了水而凍得發紅的雙手。「來,手給我。」

  冰冷的雙手被衛無忌拉了過去,被更大的手覆蓋住,炙熱的體溫從手掌心傳了過來,讓莫循感到無盡的溫暖。

  「天色不早了,剩下的只能明日再看了。」莫循笑了笑,看向窗外人來人往的街道。

 

  他沒有想過,他的夢想有成真的一天。

 

  踏遍各個地方,到處行醫,有一雙健康的腳,有一個一生中最重要的愛人陪伴。

  現在的他,幸福的讓他難以相信,卻又不能不相信。

 

  「那就回去吧!」衛無忌露出了大大的笑容,牽著莫循起身。「湘鈴已經準備好飯菜了,趕緊回去吃吧。」

 

  「嗯,回家吧。」

 

 

 

 

  - 完 -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