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跳马并盛记Ⅱ】08争权夺位(DH)

「首领,要走就要早,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罗马力欧站在阿纲家的客厅,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娇小身影。 「你不是已经决定要跟我回义大利了吗?首领。」


「不。」迪诺站了起来,一脸认真的看着罗马力欧。 「我不能跟你们回去义大利,至少现在不行。」


他不想再受人保护了,他想要保护,他要保护自己,他要保护云雀。


「什……难道让云雀先生受伤您也没关系了吗?」罗马力欧震惊的看着迪诺,他以为,即使是十年前的迪诺,还是会把云雀摆在第一优先的,没想到……


「我不会让云雀学长受伤的!」迪诺用稚嫩的声音搭配着他认真的双瞳。 「我会保护云雀学长,绝对不会让他受伤。」


对于迪诺的成长,罗马力欧非常震惊,他从不知道,自家首领居然在短短几天就一步步迈向了十年后的他。


「……我知道了。」无力的垂下双肩,罗马力欧看着迪诺,微微的皱起眉头。 「首领的这么说了,我们就在这里待到火箭筒修好吧」


里包恩在旁边看着一切,他一直都没有插嘴说什么,一直到他们话题告一个段落,他才跳出来。


「将尼二说火箭筒修的差不多了,很快就可以解决这次的危机了。」


轻描淡写了一句话,让迪诺震了震。


他想起了自己是跟十年后的自己交换身分到这里来的,他总有一天要回去,回去那个还算是和平的家,等待未来侵蚀,而那个和平的过去并没有云雀。


「那,我要先去找云雀学长了。」迪诺露出笑容看着在场的两人。 「我要好好把握所剩无几的时间根云雀学长相处。」


说完,他跑出了阿纲的家,一路跑向并盛中学。


他来到这里不久,这里的风景他还没欣赏完,这里的店家他还没全部去过,这里的街道他都还不认识,班上的同学连名子都无法全部叫完。


但他很快的又要走了。


在他离开之前,没错、至少在他离开之前,他要让自己停留在云雀的心里,这样他才能安心的将他交给十年后的自己。


「阿拉--原本以为是传言,结果似乎是真的呢!」


一个留着金色中长发的男子站在迪诺面前,西方的脸孔露出一丝诡谲的微笑。


面对不太标准的日文,迪诺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这种口音……应该是义大利人。


「所以当时就叫你别理那个日本人,直接来找这家伙就好啦。」浑厚低沉的声音从金发男子的身后发出,是著高大的黑人。


「因为那个日本人长的太漂亮了嘛--就这样抓回去当人质也可以好好的玩玩他啊!」金发男子讲到这里就越来越兴奋,脸颊还微微的泛红。 「看到他的实力之后就更想要碰碰他了--」


「你们说的日本人……是指云雀学长吗?」


不知道为什么,迪诺的心跳越来越快,想起了之前在云雀身上看到的伤口,就让他越来越烦躁。


「阿、似乎是叫做云雀没错。」


这个回答让迪诺睁大了双眼,闷在心里的一股冲动像是要冲破他的脑袋。


所以说、还是因为我阿。


所以说、云雀学长还是因为我受伤了阿。


「怎么,想要帮你的爱人报仇吗?」金发男子用嘲讽的眼神看着迪诺。 「你看看你那娇小的身体,纤细无力的手臂,你想保护谁?」


至少一次,他想要帮云雀学长报仇!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云雀学长!


「你们居然让云雀学长受伤了……」瞪着眼前的两个义大利人,迪诺发自内心的怒吼。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失去理性的人是最好对付的。


碰--


金发男子只是一个侧身一抬脚就把迪诺踢到旁边的矮墙上。


他露出一抹微笑,很鄙视的微笑。


倒在地上的迪诺觉得自己的骨头像是全散了一样,每一个关节都在发疼,全身都无法使力。


「怎么会弱成这样啊?」


黑人发出疑问,蹲在迪诺面前,伸手将他的脸抬起来。 「早知道这么弱,就不需要去抓人质,直接来抓人就好啦,哼……啊!」


惨叫一声,黑人将手抽回来,上面多了一道血迹斑斑的齿痕。


「哈……哈啊……」好不容易爬起来的迪诺喘着粗气,吐出一口不属于他的血。


「真是……不知死活!」黑人暴怒的吼了一声,一把抓住迪诺的头发将他举起来,另一手则是举起一个熟悉的角度后猛力的挥下去。


啪的一声,剧烈的痛觉在迪诺的右脸颊蔓延开来,瞬间感到昏天暗地,有种快要没有意识的感觉。


为什么自己这么弱?


想起云雀身上的伤,又想起今天早上自己说的那些话。


说的这么好听,不还是做不到?


「唉呀!怎么刚刚才觉得你有点骨气,现在就哭了呢?」金发男子伸手抚摸着迪诺红肿的右脸颊。 「真是不敢相信,加百罗涅的第十代首领是被甩个巴掌就泣不成声的家伙啊!」


泪水无止尽的滑落,迪诺想尽办法要让眼泪停止但怎么做都是徒劳无功。


「为什么……」


为什么我这么弱这么弱……为什么……


哭红了的脸颊和水汪汪的大眼让可爱度不断爆表,但他眼前的两个西方人却完全不吃这套。


「真是懦弱。」这是黑人的评语。


放开迪诺已经被扯到毫无之觉得头发,一脚命中他脆弱的肚子。


喀啦--


胸腔的骨头似乎被波及了,在迪诺的脑海中发出了这样的声响。


「嘎阿……哈、咳咳……呜呜--」剧烈的痛觉让迪诺的泪水更是增加了一倍,他想保护云雀,想保护自己,但他忘了……他自身的力量到底够不够。


「上次的家伙阿……」


冰冷的声音从金发男子的身后发出,锐利的凤眼充满杀气的瞪着黑人和金发男子。 「做好被咬杀的觉悟了吧?」


「唉呀!是上次的美人儿啊!」金发男子兴奋了一下,把注意力都放到了云雀身上。


「云……云雀……学长……」


迪诺转动着唯一还能动的双眼,看着云雀,顿时感到自己非常非常的丢脸。


哈、还说什么要保护云雀学长……到头来还不是学长保护我?


自暴自弃的露出微笑,意识已经开始不清了。


碰碰碰--


一连好几个剧烈的碰撞,云雀边躲边战斗着看似非常的轻松……因为这是他最熟悉的战斗方式。


但他却无法一直保持占上风的状态。


「咕嗯!」


黑人的手上握着钢圈,钢圈变成了他的拳头,打中了正在闪躲金发男子的云雀,胸口被重创了。


「小黑!你不要来破坏我们联系感情的时间好吗?」金发男子生气的看着黑人,甩出了他刚修好的蛇刀。 「这为美人是我的!」


「哼、看起来人家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阿,还是让我快点让他升天比较好吧?别让废时间了。」黑人冷哼了一声,连看都不看金发男子。 「还有我不叫小黑,自恋狂。」


云雀一脸不爽的撑起身子,一手摸向自己被重创的胸口,发现疼痛非常剧烈。


看来有肋骨裂了吧?


吐出一口鲜血,举起拐子又再度冲了上去,虽然受了伤,动作却丝毫没有减弱。


「云、云雀学长……」


看到云雀嘴角的血丝,迪诺瞬间清醒了,趴在地上的他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捡起了第上的坚硬石头就往黑人丢去。


没有人会想到自己战斗到一半会有人丢石头这种老梗的东西吧?


黑人的太阳穴位子被一个拳头大的石头很帅气的命中了,发出了很沉重的声音。


「呜啊……」


瞬间跌坐到地上的黑人摸了自己的太阳穴,发现鲜血直流后还没继续想别的就被眼前的拐子拐中了。云雀趁着他还没回神,用拐子打在他的头顶,直接往下冲撞。


这一击让他的意识瞬间模糊了,他感到晕眩,就像全世界都在旋转一样,连路地都扭曲了。


云雀微微的皱眉。


为什么这次没有出现那个武器?


想起之前第一次遇到她们,那个黑人明明就在他出手之前就伤了他,那个武器到底是什么?


「唉呀,小黑居然这么快就挂点了。」看着自家伙伴,金发男子只是笑了笑,甩出另一把蛇刀,将两把蛇刀都放到自己眼前。 「算了,让他睡一下也好,不然他都会一直碎碎念呢--」


「咳咳咳……」


迪诺站了起来,顺了顺自己的呼吸,他终于能看清眼前所有的东西了。


拿好拐子的云雀处于备战状态,正准备与金发男子正面交锋。


看着眼前的美人儿,金发男子甩动着蛇刀,四周开始刮起阵阵的微风,再由微风渐渐转强,两把刀相互甩动后四周的气流开始旋转,形同暴风般。


「之前真是太小看你了阿,这次绝对不会再输了呢!」


舔了舔自己的下唇,瞬间放大的瞳孔充满了杀气。


就在云雀认为差不多要攻击的瞬间,气流开始狂乱的袭上云雀,而狂风中夹杂的正是金发男子快到看不见的蛇刀。


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的事情。


「呜呃--!」


云雀闷哼了一声,在什么都看不到的情况下身上多了好几道伤口,艳红的鲜血不断的滴出来。


「云雀学长……!」迪诺还想做点什么,却在瞬间发现自己的身后吼股农重的杀气,重到他连回头都做不到。


心跳开始不断加速,全身都开始冒出冷汗,只能让眼球以最小的幅度震荡着,嘴唇也不自觉的开始颤抖。


「小鬼……」


低沉浑厚的声音在迪诺的耳边响起,是刚刚应该已经被打倒的黑人。


「啊……」


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抓住迪诺纤细脆弱的脖子。


「只要你死了……我们就可以取代加百罗涅家族了呐……」充满血味的口腔就紧紧贴在迪诺耳边,不断发出威胁的讯息。 「那个黑发美人……我们也不会放过的……」


「你……」迪诺抗拒着心理的恐惧,用颤抖的嘴唇说出破碎的句子。 「休……想……」


「真是找死阿--」黑人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但眼神却充满了愤怒。 「小鬼。」


啪喀--



「啊啊啊啊--!」


稚嫩的声线挤出绝望的尖叫声,眼泪再度夺框而出,全身瞬间都无力了,只能倒在地上,抱着自己脱臼的左手剧烈的喘息着。


不断受到攻击云雀被转移了注意力,一刀深深的砍进了他的肩膀。


眼前瞬间布满了血色。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