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跳马并盛记Ⅱ】09英雄救美是必要的情节(DH)

一口鲜血喷出,云雀全身的力气就像是全被抽光了一样无力,眼前的景象充满了血色,可能是眼睛染到鲜血了。


云雀跪倒在地上,脑袋极度的晕眩让他分不出到底哪里是地面哪里是天空。


「唉哎!吐血的样子真是妖艳呢……」


金发男子摸着自己的脸颊,幸福的看着云雀。 「好棒好棒,真是让人赏心悦目--!」


一旁的迪诺倒在地上,左手剧烈的疼痛让他连呼吸都很困难,甚至连哀嚎的力气也几乎用尽了。


黑人走到云雀面前,双眼冷血的看着他。


「看了就不爽啊……」举起一把刀,毫不留情的砍向云雀。


喀--!


云雀意识模糊的举起拐子,挡住了黑人的大刀,但因为冲击又吐了一口鲜血,身体晃动好想随时都会倒一样。


「真是顽强啊。」黑人带着笑意的声音,脸却像看着什么令人厌恶的东西。


大刀一挥,把云雀的拐子打飞的远远的。


只剩一个拐子的云雀又不服输的摇晃的站起身子,挥着拐子打向黑人。


黑人轻易的抓住了云雀软绵绵的攻击,用鄙视的眼神看着现在如此弱小的他。


「这么没力啊?」冷哼了一声,黑人一把抓住云雀的留海,一个膝盖踢中云雀的肚子让他再度跪到地上,全身上下为一个支撑点就是被黑人抓住的留海。


「欸欸、小黑阿,不要这么粗抱的对待这么美丽的孩子!会遭天遣的!」


金发男子站在黑人身边,一脸生气的样子。 「头发会断掉的!小力一点嘛--」


跪在地上的云雀已经几乎没有意识了。


「学……长……」


倒在地上的迪诺半睁开着双眼,全身几乎都没办法动弹了,只能伸出自己的右手,心痛的看着同样受重伤的云雀。


那些血、那些伤……


全都是因为他,他明明说过、要保护他,明明只要他一受伤、心就会揪在一起隐隐作痛。


他怎么能这样袖手旁观?


「不、要……学……长……」泪水和鲜血融在一起,迪诺的胸口有股被撕裂般的痛楚。


没多久,痛楚开始改变了,越变越热,越变越痛,就像快窒息了……炙热不断的蔓延,从胸口、到其他的地方蔓延,蔓延到脖子、左手,变的非常非常炙热。


「啊……好烫……好热……」


迪诺动苦的挣扎着,全身都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让他爬起来、跪坐在地上,右手紧紧的抓着那应该已经脱臼的左手,疼痛感和灼热感都越来越强烈。


最后、甚至就像要烧起来一样。


「欸、那小鬼是怎样了?」金发男子拍拍黑人,错愕的看着左半边整个涨红、开始冒出火的迪诺。 「着火了欸。」


「什……?」


迪诺的左半边冒出了蓝色的火焰,火焰越来越旺盛,一直到最后还隐约看的见十年后的他才有的、加百罗涅家族首领的证明。


「哇啊啊啊啊--!」


火焰消失了,在他的左手臂和脖子上留下了红色的烧伤,而那个纹路就和十年后的他、身上的证明一模一样。


身上的伤瞬间都消失了,除了那道烧伤,全身上下就像是还没打斗过。


捡起云雀掉落在地上的拐子,迪诺瞪着眼前的黑人,看着他抓住云雀留海的那只手,愤怒就像失去的疆绳的野马直接爆冲出来。


「又想跟我打吗?小鬼!」黑人举起巨刀,放开了云雀后直奔迪诺。


迪诺没有闪躲,就像看不到他的攻击一样,笔直的直接冲过,即使、大刀就在他面前。


「哼!果然还是个没用的家伙!」黑人一刀砍进了迪诺的肩膀,衣服马上被鲜血染色……


就像没有知觉一样,迪诺将拐子用力的往上挥,没有注意到的黑人就这样被正中了下巴,而且力气异常的大,放他整个人向后仰飞到地上。


迪诺走到黑人面前,眼神没有丝毫的情感,就像一具人偶。


「你……」


黑人火大的再度举起大刀往迪诺飞奔过去,而迪诺的战斗方法完全没有变,同样是连躲都不躲、受了伤还是持续攻击,就是一个没有灵魂、没有生命的武器。


「该我了。」


迪诺眼神一亮,一个翻身把黑人拐倒在地,利用着他娇小的身体才有办法做到的快速移动着、不断的闪过他的手和身体,找出弱点一一给他冲击。


「唉呀--怎么突然变强了?」金发男子远远的看着,却也没打算去帮忙。


云雀躺在地上,模糊的看见迪诺娇小的身躯在战斗,他什么都没办法做,只能看着、就这样看着。


看到云雀只剩下一口气,金发男子怜惜走过去,举起已经收起成一把的蛇剑。


「看起来好像很痛苦呢,就让我来送你最后一程吧!」金发男子微微的一笑,举起的剑就这样无情的落下。


一旁的迪诺看到了,睁大着双眼也不管黑人的攻击了,直接冲向云雀。


倒在地上的他只看到那娇小的身躯朝着自己飞奔过来,在剑落下的瞬间,娇小的身体覆盖了他,扎扎实实的替他被剑刺穿。


云雀睁大双眼,但才不到零点几秒闪过,压着他的就不再是那个娇小的迪诺,而是那个没有部下就不行,总是为别人着想,爱他爱到即便是一片叶子把他划伤了都会心疼的迪诺,那个跳马……


为了他冲过来的人是那个娇小的身影,扑上来为他档剑的也是那个会喊他云雀学长的孩子,但最后为了他被剑刺穿的却仍然是那个长大后的他。


迪诺不管背后插着的剑,直接转身一把抓住剑峰,手流出些许的鲜血,锋利的剑也直接在迪诺的背上割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被抓住剑的金发男子吓到了,震惊的看着长大版本的迪诺。 「怎、怎么变回来了?」


「就是你吗?」


迪诺瞪着眼前的金发男子。 「把恭弥伤成这样的人,就是你吧?」


「我、我我我……」金发男子紧张了几秒后突然清醒,对方是没有部下就不行的家伙,现在也没有部下在啊!那不是一样吗? 「哈……别想下我,你现在可没有部下--……」


迪诺没等他话说完,直接用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他高高的举起来。


「我有部下在,是因为要保护部下。」一边说着,手的力道就越来越大,大到金发男子几乎昏厥。 「但现在有我的爱人在,我要保护我的爱人阿。」


「不……等、饶了……」


「不可能。」轻笑了几声,迪诺忽略那个正想跑过来的黑人,直接把金发男子的脖子扭断。


啪喀的声音从金发男子身上发出,他倒在地上,头用很奇怪的角度连着身体。


「去死吧!」


黑人已经跑到迪诺身边了,举起大刀就要往下挥,不料迪诺就这样高高跃起,站在他的大刀上。


「挥动这种大刀……很费力吗?」迪诺轻薄的笑了笑,甩出他的鞭子。 「无法跟我的武器速度喔。」


「废话少说!」黑人将大刀熟练的挥舞着,但对于只是一直闪躲的迪诺非常的费力。


瞬间,迪诺的眼神充满了杀气,站定了位子就将鞭子甩了出来,直接缠住大刀,让他完全无法动弹。


「把恭弥伤成这样的人……不可原谅!」迪诺拉紧鞭子,自身冲向黑人,一脚踢中他的头,让他整个人往旁边飞去,还撞上了围墙。


而大刀自然就被鞭子拉到了迪诺手上。


「不要恨我啊。」走到黑人面前,迪诺冷眼看着他,将大刀高高的举起,直接从黑人的头上插了进去。


连惨叫声都没有,连疼痛都还没感受到,他的头就被剖了一半。


转身离开了两具尸体,迪诺抱起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云雀,青抚着他的脸颊,心疼的看着他。


云雀没办法做任何表情、任何动作,只能无力的看着他,努力的呼吸。


迪诺俯下身,吻上云雀冰冷的嘴唇,舌头在嘴里交战着,两人的唾液就这样互相流窜,迪诺感受到了云雀嘴里的血腥,心疼的又吻的更激烈了。


无力的他只能微微的附和,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迪诺的舌头。


接着、他的舌头被迪诺吸住了,吸的紧紧的。


最后他们的嘴唇分开了,迪诺紧紧的抱住云雀。 「恭弥……我回来了。」



×××



沉重的眼皮被张开,疲倦的看着天空,全身上下都在隐隐作痛。


这里是哪里?


迪诺娇小的身躯躺在草皮上,微风轻轻的吹来,夹杂着浓重的血腥味。


他知道,那些血是他的。


「少爷!小少爷--!」


熟悉的声音传入迪诺耳里,几个身穿黑西装的人急忙的冲到迪诺身边。 「小少爷你是跑去哪了?这几天大家都在找你啊!结果居然在这里玩耍吗?」


找不到我?


迪诺微弱的呼吸着,一般来说不是应该有十年后的他代替他到这个时代吗?


那又怎么会找不到他?


「原来……这一切都是梦吗?」


根本就没有十年后火箭统,没有云雀学长,他也根本没去日本,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原来……都是假的吗?」


「小少爷?您怎么了?」


几个部下慌张的看着自家满是伤痕的小少爷。 「怎么会伤的这么重?快找医疗部队啊!」


迪诺就像是没听到旁边的骚动,看着湛蓝的天空,突然、右手微微的使了下力,发现手上有东西。


才刚转头,迪诺就睁大了双眼,看着被自己紧紧握住的拐子。


充满了血渍的拐子。


「不是梦……」


努力的将手抬到自己胸前,不管身体的疼痛,紧紧的把拐子抱在怀里。 「不是梦……太好了……不是梦啊……」


泪水不断的滑过脸颊两侧,迪诺吸吸鼻子,不断的哭着。


原来、他经历的这一切,也包刮云雀……都是真实的。


「只是我……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哭到有点缺氧,咳了几声后又继续哭。


原来是我,是我回到了我该回去的地方,就这样而以阿……


「小少爷、您到底怎么了?哪里疼吗?」部下们都非常担心的看着突然又哭又笑的迪诺。


而迪诺只是摇摇头,微微的笑着。


「我……没事,我们回去吧……」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