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跳马并盛记Ⅱ】07草食动物进化史(DH)

绿意盎然的并盛--不大不小刚刚好--


并盛中学传出起起伏伏的歌声,全都是一年级的在练校歌,因为过几天就是校歌比赛了。


操场上挤满了一年级的新生合正在上体育课的二年级生。


「迪诺,换你了喔!」老师站在跳箱旁边,全班只剩下迪诺还没跳了。


「阿、呃……来了--」


迪诺面有难色的跨出第一步,跑向前一跳--就如大家所料的直接撞向跳箱。


「啊!迪诺先……同学!」


阿纲第一个冲向前,没多久,身后开始传出笑声,并说着:「哈哈哈!我们班废材变两个了!」


这时,有个人站在校门口观看着操场,那个人正是……罗马力欧。


云雀只瞄了门口的罗马力欧一眼便不再理会。



很快的,一天的课程都结束了。


阿纲想起今天要出门时里包恩要他今天把迪诺带回家,转告之后跟迪诺一起踏进家门……


「罗马力欧--」


迪诺睁大自己水汪汪的眼睛,扑上去抱着自家部下。


「B、BOSS……」罗马力欧感动的回抱着迪诺,他已经好久好久没看到这样露出天真笑容的迪诺了。


没错、对他们而言,迪诺是个称职的首领,但他们这些老臣心理多多少少还是会怀念着那个胆小,却体贴的可爱孩子。


经过岁月的翠练,即使外人看不出来,他们也知道,自家首领的笑容和眼神已经不像从前了。


现实是残酷的,所以、不够残忍的人无法存活。


「那个、罗马力欧先生怎么会来了?」阿纲放下书包,看着正在跟里包恩和可乐尼洛泡茶的罗马力欧。 「不是应该在义大利……」



「嗯……罗马力欧,解释一下吧!」很明显已经知道的里包恩啜了一口茶,把说明的工作丢给了还跟迪诺抱在一起的罗马力欧。


「事情是这样的……」罗马力欧把迪诺拔开后放在自己身边,深深的皱起眉头。 「当初会要BOSS在日本继续住下去就是怕有其他家族发现BOSS变小的事……但、似乎已经被发现了。」


「已经被发现了?」阿纲愣了愣,被发现不就代表……迪诺在日本不安全了?


知道阿纲的想法,里包恩点头。 「所以罗马力欧打算带迪诺回义大利,不然会有危险。」


「这样啊……」回答了里包恩,阿纲瞄了一眼坐在一边从刚刚开始就都没说话的迪诺。 「迪诺先生?」


迪诺回过神,发觉自己刚刚呆掉了,只是傻笑了几声。 「呃、要回义大利了吗……」


「BOSS?你的脸色不太好……」罗马力欧微微的皱眉,看着身旁小上一号的迪诺。 「身体不舒服吗?」


「没……」垂下双眼,迪诺沉默了几秒,又小小声的开口。 「一定……要回去?」


愣了愣,罗马力欧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想了想,现在的迪诺是十年前的,十年前的迪诺并不喜欢黑手党……应该说一直想脱离。


「当然要回去。」看着迪诺,他知道现在跟这孩子讲家族危险或其他家族的事情他都不会觉得严重。 「您已经被发现了,他们会来找上您,以您现在的状况无法应付。」


迪诺皱眉,会有人要攻击他?


可是云雀学长很强啊!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仿佛看穿了迪诺的想法,罗马力欧轻轻的叹了一声,认真的看着迪诺。 「如果有人要攻击您,也会连累到云雀恭弥的。」


睁大眼睛,迪诺吓到了。


他知道云雀很强,他知道自己不管发生什么事对方都会救他,但……


「来抓我的人很强吗?」声音比想像中的颤抖,他……不想看到云雀受伤。 「云雀学长会受伤吗?」


「他们既然知道要抓的是首领,绝对会派家族中的菁英的。」垂下眼,这样做是对的,罗马力欧这样想。


全身像是无力一样的垂下肩膀,他到现在才知道自己真的要离开了,他要离开他的云雀学长……


「我……知道了……」扎扎眼,迪诺起身。 「没别的事……我先回去了。」


看着迪诺离开的背影,罗马力欧苦笑了一下。


「"回"去吗?」那个幼小的首领,居然对着自己的部下说要"回"去别的地方。


「是指会客室吧?」里包恩的表情也很凝重。



×××



躺在床上,迪诺久久无法入眠。


想起自己要离开,咬了咬下唇--没有可以继续待在这里的方法吗?


翻过身,眯着一双疲惫的眼睛,看着躺在他身边的人--云雀恭弥。


抿了抿嘴,正想爬起来,却发觉有一只手抓住了他。


「你想去哪里。」张开双眼,云雀冷冷的开口。 「你应该知道把我吵醒会有什么后果吧?」


「呃!对、对不起!我马上睡!」迪诺马上拉起棉被继续窝回被窝里,翻过身背对着云雀。


看着娇小的背影,云雀眯起双眼,一手环过迪诺的身体撑起身子,刚好趴在迪诺身上,双手撑在迪诺的左右两侧。


发觉有种压迫感的迪诺马上张开双眼,看到在自己正上方的云雀惊讶的说不出话。


「怎么?」森冷的疑问句,或许是因为睡眠并没有充足,说话都有种口气很差的感觉。


「……」看着云雀,迪诺愣了愣。


他不希望他的云雀学长受伤,不希望他担心,不希望他难过,想要保护他……但他却始终被他保护。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再给云雀添麻烦。


看着云雀,他微微的一笑。


「我没事。」


云雀愣了,这瞬间,身影重叠的更严重了,就像是在他眼前的是原本的迪诺,就像他常常受伤了却对自己微笑说没事,简直一模一样。


迅速的抽回手躺回自己的位子,云雀背对着迪诺,他发觉自己的心跳比原本快了三倍。


转头看看见了云雀的背影,和他红通通的耳根,甜甜笑了笑,窝到云雀身边。


这次,他很快的就入眠了。



×××



"绿意盎然的并--盛,不大不小刚-刚好"


云豆停在云雀蓬松的黑发上,用细嫩的声音唱着并盛校歌。


这个时间,是云雀固定巡逻并盛的时间,通常迪诺都会跟着出来的,但这次却被罗马力欧找去只有云雀一个人出门。


「Found had found!」※找到了找到了!


一个留着一头金色中长发,一张西方脸孔的男子身穿黑色西装,挡在云雀身前。 「你就是加百罗涅第十代首领的情人吧?」(英)


云雀微微的皱眉,对方说的话他没一句听的懂的。


知道对方听不懂,男子笑了笑,咳了几声,说出了不是很标准的日文。 「你就是……跳马的情人对吧?」


锐利的眼神瞬间闪过,杀气扑向西洋男子。


「看来是真的呢?」很破的日文勉强的让云雀听懂了大概的意思,男子又露出笑容。 「真的是个美人儿呐!」


「……有何贵干?」不知道为什么,云雀一看到这男人就不爽,照理来说这时他都是不理对方离开才对,却不知不觉的将心理的厌恶说了出来。


男子大概也以为云雀会掉头就走,听到云雀的话反而让他愣了很大一下,但随即又笑了出来。


「没干麻,只是想拜托你——」笑容越来越灿烂,男子瞬间冲向前。 「当当Hostage 。」※人质


下意识的拿出拐子挡下一击,但还没看清楚武器,男子又抽回手甩出第二击。


男子的速度极快,但云雀也非比常人,再度档下了一击。这次,他看到武器的样子了。


那是一把好几节连在一起的刀。


就像一条蛇。


云雀退了一步,右脚一蹬往男子冲过去,双手迅速的挥动拐子,一方面档掉了蛇刀一方面又在找空隙攻击男子。


其实这样的武器是很棘手的,但云雀却只是冷冷的笑了一下,一拐击中男子的头顶将他打倒在地上,翻着白眼。


对于对手这么快就打败,云雀心中有点不快。


「……!」正想一脚踩上男子,却发觉身后突然出现浓重的杀气,一个转身拐向身后的人,却在拐到之前先感受到了疼痛感……


一道鲜血从手掌上喷出。


拐子掉到地上,发出不小的声音。


「真是的--你在干什么啊!」一个身材高大壮硕的黑人闪身出现在翻白眼的男子身边,抓住男子甩到背上,转身就要走。


「……」云雀捡起地上的拐子,冲向黑人,一脸不爽到了极点。


碰--


黑人空手挡住了云雀的拐子,眼神透露出不削。 「滚开,小朋友。」


很标准的日文,让云雀火大增加了不知道几倍。


压下身体,速度加快的连续挥动拐子,逼的抱着一个人的黑人退了几步。


「哼、我可不想现在跟你打。」黑人哼了一声,用"才不会跟这个笨蛋一样"的眼神瞄了一眼自己怀里的男子,迅速的往后跳了几下就翻到屋顶上,接着消失在云雀眼前。


很明显也懒的追上去的云雀只是哼了一声,收起拐子……突然发觉自己的手掌越来越痛了。


张开手,伤口从虎口斜斜的一直连到手腕附近,伤口不算小,也很深。


看着一直冒出血液的伤口,云雀的心情莫名的不爽。




「云雀学长!你怎么了?」


一看到刚进会客室的某人,迪诺跳了起来。 「怎么在滴血?怎么受伤了?」


云雀举起没受伤的左手,随便挥了挥示意迪诺闭嘴,接着脸色很差的坐在床上。


虽然知道云雀心情不爽,但迪诺吞了口口水,还是照样跑到床边看着云雀的手。 「云雀学长?」


瞄了迪诺一眼,又收回视线。


要是让这只草食动物看到伤口,又要吵死人了。


迪诺看到对方不理他,不知道从哪里借来的胆子,抓住云雀在滴血的右手,扯到自己眼前。


云雀痛的闷哼了一声,应该要放手说对不起的迪诺却看着云雀的伤口发愣。


「……是谁攻击云雀学长的?」迪诺看着深到几乎见骨的伤口,有种全身从头顶凉到脚底的感觉。


他全身都发冷了。


想起罗马力欧的话,想起里包恩的话,迪诺唯一想到的凶手就是那些想要抓自己的人。因为云雀跟他很接近,所以她们想利用云雀引他出来也不无可能。


「不知道。」


云雀别过头,他不想看到迪诺担心的表情,但偏偏他最喜欢在他面前露出担心、难过的表情。不管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


「……!」惊讶的睁大了双眼,云雀错愕的看着正在舔自己手掌的迪诺。


迪诺小心翼翼的舔着云雀的伤口,含住了沾着血的手指,不断的舔吸着染血的白皙肌肤。


不断传来的刺痛让云雀的手抽了几次却没有抽回来,看着为自己舔着伤口的迪诺,他觉得身体在发热……


「云雀学长……」声音不像平常那样稚嫩,而是有种成熟的温暖。


云雀被推倒了,他躺在床上,看着压在他身上的迪诺,他还没回神。


「我会保护云雀学长的……」迪诺低声的说着,就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一样。 「我绝对不会再让云雀学长为了我受伤,绝对不会。」


「……跳马。」


眯起双眼,在迪诺俯下身开始舔拭他的颈部时,他回过神了。 「滚开……」


「不要……」他的声音很温柔,却透露出一丁点的胆怯。 「不要赶我走……云雀学长。」


肉外连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