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go home?】Graves/Credence - 03(暗巷組)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这天所有的东西都会覆盖上一层雪白,白天会看见许多店面都挂上了可爱的圣诞老人装饰,广场的正中央也摆上了一颗又大又美的圣诞树,人潮也比平常多了很多。

  但只要天色一暗,所有人都不会在外头多逗留,因为这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


  Credence对圣诞节的记忆,就是那天不用出去发单子,那天的晚餐会比平常更丰盛一点,会多些小面包,平常他们不会有这么多小面包可以吃。


  刚梳洗完的Credence穿上了两三层的大衣,这些都是Graves这几天买回来给他的,但他已经有三天没有见到Graves了。

  从他住进这里,已经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见到Graves的次数用手指都数的出来,只有一开始几天会在睡前看见Graves回家,但之后真的很偶尔才会在早上起来时看见Graves出门。

  有几天,他就是为了能够见上Graves一面,而提早起床,一起吃早餐,这是他一整天最开心的事。


  把大衣全都披到身上后,Credence算了算这两天省下来的零用钱,足够他买好几个小面包了。


  Credence脚步轻快的走在大街上,他今天的心情特别好,只要想到今天是圣诞节,而且今年可以跟Graves一起过圣诞节,他就忍不住露出了一丝丝细微的笑容。

  这么多年来,他就要忘记微笑的感觉了。


  「欢迎欢迎!圣诞节有新的面包喔!」

  一个体型微胖的男人站在一间精致的烘焙房门口,手上拿着一小盘面包,切的一小块一小块的,方便人一口吃下。 「你好、欢迎欢迎!」


  其实这间面包店的生意一直都非常好,Credence有好几次都想进来看看,但人潮众多对他而言是个极大的挑战,每一次都只是远远观望后作罢。

  但这次,他想要试试看自己可以做到什么程度,他已经离开了以前的地方,现在的生活也逐渐改变,那他自己是不是也需要改变什么?


  Credence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脚踏进了那个温馨的小店,里面的面包都很特别,很像是……鸟的、还有另一个造型像是小精灵、地鼠……但又不太一样的东西,是小怪兽?


  「这个是圣诞节新出的,要试吃看看吗?」刚刚一直站在门口的男人看见Credence进来,就跟了过去,一边将手上的面包递给他。

  Credence对于忽然被人亲近有些不适应,往后退了两步后便紧张的低下头,随手夹了几块面包就跑到柜台结帐去了。

  男人看Credence不理会自己,也不多想,带着笑脸又迎接下一个客人。


  Credence结完帐后就直接跑出了烘焙坊,一路上他都没有闲暇去看周遭的东西,只是一直不断的走到人潮比较稀少的地方,等到他回过神时,他就站在一栋雄伟的建筑前面。

  他知道这里,一个月前,他就是从这里跟着Graves回家的。


  不知道在这里等的话,会不会看见Graves?


  「Credence?」


  Tina一从魔法国会出来,就看见了大雪天站在门口的Credence,马上跑了过来。 「怎么了?要找部长吗?」

  「呃、没有……」Credence对于Tina还是比较放松的,他知道Tina对他很友善,自己也会尽量不要表现出抗拒。

  「不过部长好像还在忙,恐怕今晚也要加班了。」Tina呼出一口气在掌心上,白白的烟雾从嘴里散发出来。 「这里好冷,我们到一旁去吧?我还有些话想问问你。」

  一听见Graves今晚可能也要加班,Credence的心情瞬间跌了好几层,失落之虞,听见Tina的邀约他没多想的就应了声是,乖巧的跟过去了。


  「怎么样?在部长那边住的还习惯吗?」

  其实Tina当时也有意愿要收养Credence,当初看见的那个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孩子是这样的需要温暖,他不忍心这孩子再受到不属于他年纪该承受的事情,但以他的身分也难以争取到Credence的抚养权。

  Graves会自己向魔法国会提议要收养Credence,完全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在他被降级到魔杖许可办公室之前,也跟Graves共事过很长一段时间,在他眼里,Graves部长一直都是个严肃冰冷的人,一直埋首在工作当中,他也几乎没有在其他地方遇见过Graves。


  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想领养一个争议这么大的孩子呢?


  「嗯……」对Credence而言,与其说是习惯,不如说是某种梦想了,能够被Graves收养他已经很高兴了,不管住得如何穿得如何吃得如何,一切都没有这么重要,但不擅言词的他最终也只用了一个单音节回应了Tina。

  「是吗……」Tina把Credence从头到脚看过一遍后,露出了一些笑容。 「看来部长对你很不错,这样我就放心了。」

  Credence其实也不太清楚Tina是从哪一点看出Graves对他不错的,只是Tina没有说出来、Credence从头到脚全身上下的衣服、帽子、鞋子都是上等货,连他都不见得买的起,必要时干脆就用魔法变来过过干瘾,但Credence可是全身上下都是这样的等级!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Tina收回视线,抬头望向无际的星空。 「晚上雪会越下越大,还是早点回家的好。」

  「没、没关系。」Credence虽然知道Tina很友善,也很愿意跟他相处,但他心底就是有一种抗拒,不想与人过度接触的抗拒,驱使着他往后退了几步。 「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嗯……好吧,路上小心。」看Credence有些排斥,Tina也不勉强,点了下头后就转身离开了。



  Credence一路上的心情都不是太好,虽然能被Graves收养,能有一个家,最他来说已经别无所求了,但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还是难免有些孤单,尤其是圣诞节这样的日子,即便是他以前待在那个阴暗的角落,也有人跟他一起吃些小面包,一起取暖。


  没有人的话,再大的壁炉似乎也一点都不暖活。


  而就在Credence走到家门口时,居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门口准备进去。


  「Graves先生……?」


  「嗯?」听见Credence的叫唤,Graves转过身,马上就看见了包的跟球一样的孩子,整体完全没有穿搭的概念,就是全都穿到身上而已。 「原来你不在家。」

  「呃、我去买了点小面包……」Credence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让Graves看看他手上的面包,想让这个人看看自己的成长,但一眼扫过却发现Graves手上正拿着两大包的食物,香气也不断的飘了过来。


  「小面包?」Graves挑了挑眉,接过了Credence拿在手上的面包,里面有很多不同的造型,颇为可爱。 「你自己去买的?」

  「嗯……以前圣诞节,我们都会吃小面包……」Credence有些唯唯诺诺的想要把面包拿回来,这些东西跟Graves手上的大餐跟本不能相比,显得格外的寒酸。

  「是吗?我买了火鸡肉和一些果汁,待会可以配面包。」

  Graves并没有让Credence夺回那包小面包,而是一起拿到手上,用魔杖在门前比划了一下,两人就直接瞬进了屋里。


  一进入室内,跟外面的气温完全不一样,一股暖一袭上心头,Graves查觉到了一丝丝异样,他忽然对这个家有些新的认识,以前他怎么从来没有觉得这个家有这么温暖过?

  「我以为……Graves先生今天也要工作。」Credence在Graves用魔法布置餐桌之前,Credence就先帮两人的椅子都拉开了,袋子里的面包和火鸡也被他小心翼翼的摆上餐桌。

  「以往这时间我确实在工作。」一边说着,Graves握住Credence的手要他别弄,接着用魔法快速的整理一切。 「但今年的圣诞节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过,而且圣诞节,就应该要吃火鸡,知道吗?」


  Credence愣愣的看着Graves,从掌心传来的温度让他有些紧张,而Graves现在离他只有几公分的距离,他的鼻尖只要稍微吸一口气,就会闻到Graves身上特有的男性香气。

  这瞬间,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是有种冲动在鼓噪着,下一秒,他往前扑向毫无防备的Graves,整个人就贴在他结实的胸膛上,那个平稳的心跳声一下子传入他的耳朵,一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居然做了这样的事情。


  Graves则是才刚发现自己被抱住,就被推开了,而推开他的那个人正胀红着脸,懊恼的低下头不敢看他,整个人几乎就要缩到墙角了。

  而Graves有些讶异自己居然觉得Credence这个举动异常的可爱。


  「Credence,过来。」


  Credence一直以来都没有办法抗拒Graves这样像是命令一样的口吻,只是他不知道这已经是Graves想办法用最温柔的声音说话了。

  看见Credence慢慢的挪了过来,Graves一把拉住那个微微颤抖的手腕,把人直接拉到怀里,双手紧紧的抱住他那个有些冰冷的躯体,用看的没有发觉,这样一抱才发现Credence的身体非常瘦弱,如果这一个月来他都有乖乖吃饭,那之前到底是受虐到什么程度?


  这突如其来的温暖把Credence吓傻了,他的脸深深的埋在Graves的臂弯里,属于Graves的气味瞬间四面八方的包围过来,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都要跳出来了,刚刚在外头有多冷他已经不记得了,全身上下燥热的好像要烧起来一样。


  Graves用手掌轻轻的拍抚着Credence的背脊,好像在安抚他一样,是这样的温柔。

  不知道抱了多久,Credence才颤抖着双手,轻轻的回抱住Graves,他觉得自己好像快要蒸发了。


  之后他们一起吃了一顿火鸡全餐,一起吃了小面包,他喝了果汁,Graves喝了一点酒,但这顿饭到底吃了什么,中途说了些什么,Credence都不太记得了,整个晚上的脑袋就是热热胀胀的,心脏也有些麻麻的,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状况,但他似乎不讨厌这种感觉。


  有种幸福到想哭的感觉。



  Credence乖巧的躺到床上后,Graves亲手帮他拉上了被子,接着拿着魔杖在Credence的额头上点了点,好像施了什么魔法。


  这天晚上,他做了一个好梦。

  即便隔天醒来他已经不记得了,他还是知道、这是一个全世界最好最好的梦。


评论(1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