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go home?】Graves/Credence - 04(暗巷組)

  「Graves先生……」


  Credence有些紧张的挺着身子,任由Graves在他面前摆弄魔法,身上的衣服一套又一套的变换,领带的花色也已经换过几十条了,他这辈子都没穿过这么多套衣服,看的他有些眼花撩乱。


  「好了,就这套吧。」

  就在换上某套衣服的时候,Graves满意的点点头后又将他的领带变成了个小领结才收起魔杖。现在的Credence身着白色衬衫和深蓝色的马甲背心,外头罩上一件非常保暖的长版大衣,肩颈的部位也围上了一条深蓝渐层的围巾,看起来得体又不会过于拘谨。


  「那个、Graves先生,我们……」


  「有什么问题吗?」Graves回过头看了Credence一眼,只见Credence怯怯的避开视线,唯唯诺诺的说了句"没有"。 「那就走吧,跟紧我。」


  接着、Graves就拉着Credence的手,两人一起瞬移到了魔法国会大厅,而在场的所有人也没有对Graves忽然出现的举动而有什么表示,在他们眼里、这是如此稀松平常。

  但Credence就不同了,生平第一次被抓着一起瞬移,刚刚究竟看到了什么他也不清楚,只知道转眼间人已经出现在这里了,这个他只进来过一次的地方。


  Graves会把Credence带到魔法国会,完全是因为Tina的建议,圣诞节隔天、他就从Tina那里得知了Credence偷偷跑到国会外想找他这件事,接着建议他、Credence需要关怀,如果他没有太多时间在家顾孩子,或许可以把他带在身边?

  而这提议确实不错,而且国会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一来,他是部长,他带了助手来上班其他人不会有意见,二来、他向国会提出收养Credence,本就是要看着他,直接把人带在身边其实更加保险。

  当然,他纯粹只是因为想到自己总是没有回去,那天圣诞节Credence看到自己回家过节时的表情他永远都忘不掉,那种不敢相信又开心的笑容深刻的烙印在他脑海中,挥散不去。


  怎么忽然有种自己养了只宠物犬的感觉?


  「部长早……这位是?」一位女巫将整理好的文件叠放到Graves的桌上,一抬眼就见到自己上司跟一个……有点眼熟的少年。

  「他是Credence,我的养子,剩下的交给我就可以,出去吧。」Graves冷淡的扫了眼前方的人,也没有多搭理对方就开始了今天的工作。

  而对于在这里上班的员工们而言,Graves的态度没有什么问题,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的,但真正让她不敢相信的,是站在他眼前的那个人,居然是Credence,传闻中的暗黑怨灵宿主。


  这件事情在魔法国会也是闹得沸沸扬扬,除了史上第一次有暗黑怨灵活到这么大,还有第一次有暗黑怨灵消失以外,就是他们的美国魔法安全部长居然收养了这个孩子。


  「是。」

  女巫恭敬的点了头后就快步的离开了现场,而他前脚刚走,Tina就风风火火的跑进了Graves的办公室,身上的衣服有些脏污,显得有些狼狈。


  「部长。」Tina直奔到Graves面前,也没来的及跟Credence打招呼。 「刚刚收到通报有人使用黑魔法,我第一时间带人前往,但还是被他脱逃了,需要部长的支援。」

  「我知道了。」Graves点点头,转头看向一旁状况外的Credence。 「我先出去一趟,你可以在国会四处看看,很快就回来。」


  「是,先生……」Credence微微的低下头,用余光偷偷的瞄向跟Tina一起离开的Graves,他还是第一次看见Graves工作的样子,跟想像的没什么太大的不同,只是这下又是自己一个人被留下了。

  他很清楚Graves能把自己带来国会,但带出去处理事情就不可能了,他不会魔法,也没有任何自保的能力,跟出去了也只会碍手碍脚而已吧。


  但虽然很清楚,还是不免有些失落。

  自己还是没有办法为Graves做些什么,自从自己住到Graves家中后,一直都是自己在接受,他好像还没有回报过什么。


  Credence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办公桌前的沙发椅,平常、Graves就是坐在这里的吧?

一边想着,Credence慢慢的在这个不小的办公室里走了一圈,这里没有什么摆设,也没有什么Graves的私人物品,全都整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就像他家里一样,有些冰冷,有些难以靠近。


  「部长,这个……」


  就在Credence拿起部长刚刚进门后脱下忘记穿上的长版大衣时,有个男人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原本好像要说什么,但一抬眼看见Credence就马上止住了,办公室内顿时安静的一阵尴尬。

  「看来部长不在。」男人耸耸肩,转身对着也跟着进门的另一个人摇摇头,一边说着。 「真不知道一个莫魔凭什么出现在这里。」


  Credence知道他们在说自己,他只是低下了头,尽量让自己不要去听那些人的话语。


  走在后面的男人看Credence如此懦弱的样子,根本不可能反抗他们,就忍不住想多讲几句,不但没有退出办公室,还更加往前了几步。

  「你以为,装做一副无害的样子,就可以掩盖你杀过人的事实吗?」那天的混战,他也在场,他当然有看见Credence,也知道他做了多少事情,让他们事后的修复工作有多繁重,要不是有那位英国来的奇兽饲育学家在场,才解决了他们这次的危机,否则、美国巫师界早就掀起一阵风暴了。


  Credence没有办法回答,这一直是他最自责的事情,即便他的养母待他不好,即便他一直想要脱离那个阴暗的地方,但他从没有想过要毁掉那一切,也没想过要杀自己的养母。

  但他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会爆走,或许是因为愤怒,因为难过,因为终于真正的发现了那个人不是Graves,终于真正正视了自己被利用了这件事,因为很多很多零碎的小事集合成了一个引爆点,当时的感觉很难形容,他可以控制那股黑暗的力量,但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才是被控制的那个。


  在他刚被Graves带回家的那几天,Graves跟他讲解过了,暗黑怨灵不会真正控制他,他控制的、是心灵深处的黑暗,利用那些空洞闯入,让他的思想与平常不同,让他对世界充满绝望。


  Graves说,这不是他的错,这是暗黑怨灵引起的,但Credence没有办法把这些不当成自己的责任。


  「被部长收养,吃的好,穿的好,很幸福是吧?」看Credence没有要反驳的意思,他更变本加厉的逼近那个低着头的少年。 「你知道部长为什么要收留你吗?」

  「喂、别再说了,再说就太过了……」一开始先起头的那个男人听同伙说到这份上,也有些担心,半阻止的按住了友人的肩膀。


  「那是因为你是个怪物,你随时会摧毁一切,只要你爆走了,Graves部长可以第一时间抓捕你,只有部长可以看好你,真是你的荣幸。」


  Credence睁大双眼,他告诉自己不要听,但刚刚那句话却一字不漏的听得清清楚楚。


  Graves是为了可以随时抓捕他才收养他的? Graves只是因为要监视他才会把他接到家里住?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因为他是个怪物,他杀过人,他会毁了一切。


  「不……不是……」Credence紧握拳头,全身都微微的颤抖,他不断的低声说着,好像在说服自己。 「不会的……不是的……」


  「Graves部长根本没有把你当成他的儿子,你只是犯人而已。」


  「不是的──!」


  忽然,一阵怪风闯进Graves的办公室,强大的风压把排列整齐的东西都吹得东倒西歪,而那怪风就在室内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直接撞向那两个逐渐逼近Credence的男人。

  两人被巨大的力量给撞翻到空中,接着又重重的落到地面,滚了好几圈,直到碰上了墙壁才停下来,但被撞开了两人躺在地上后居然就没了动静,晕过去了。


  而那股怪风却没有因为撞了两个人而停止,在这不算小的办公室里不断的四处乱窜,所有的摆设与文件都被卷入其中,而战在爆风中央的Credence则是一点事也没有发生。


  这是怎么回事?


  Credence吓傻的站在原地,这无法控制的力量是什么?这是他发出来的吗?他真的……他真的是怪物吗?


  「不……快停下……」外面的人已经都注意到这边的骚动了,纷纷往办公室跑来,国会大楼也发出了警报声响,眼看就要一发不可收拾了,Credence紧张的不知所措,但他越混乱,怪风就越来越强大,连自己的脸颊都不小心划出了一道血痕。


  忽然,有一双手紧紧的握住他,并轻声的在他耳边说着。


  「Credence,冷静点,没事的……」Tina出现在Credence面前,紧抓着他的手安抚他。 「乖,我先带你离开,但你得赶快结束这个。」

  Credence正想开口告诉Tina,他没办法控制,怪风就赫然停止,所有原本卷在空中的物品通通应声掉落,整个办公室内一片狼藉。


  「乖孩子,我们快走。」对于Credence,Tina确实保有私心,他知道Credence肯定不是故意的,如果让Credence继续留在这里让所有人看到那个场面,Credence的性命就不保了,Tina只好顺从自己的感性,先保Credence离开国会大楼。

  这是他现在唯一能为他做的。


  「Credence,部长现在还在处理外面的事情,他担心你一个人待在国会才让我回来陪你,没想到居然出了这种事……我现在把你送回部长的住处,但实际地点我也不知道,之后要麻烦你自己走过去了。」

  其实Graves没有很明确的要他回来陪Credence,只是模糊的说前线有他一个就够了之类的话,他就擅自解读了,不过经过女人的直觉告诉他、八成就是这意思了。

  但要是他可以早一步回来,是不是就可以阻止这件事情发生了?


  随着国会开始忙得人仰马翻,Tina带着Credence传送到了离Graves的住处很近的地方,并千交代万交代,在Graves回去之前,绝对不要离开家。


  「Tina小姐……」Credence看着即将要离开的Tina,眼眶有些泛红。 「我是不是……搞砸了?」


  「没有。」Tina耐心的走回来,紧紧的抱住Credence,手掌轻轻的拍抚着Credence颤抖的背脊。 「部长会好好处理的,不用担心,乖乖在家等,好吗?」

  「……是。」Credence听着Tina的话,他也知道这是在安慰他,如果Graves真的是为了监视他才收养他的,那Graves会不会逮捕他?会不会不要他了?还是……


  「乖,别多想,还有……」Tina不用破心就知道Credence在想什么了,脸上虽然没哭,却比哭还难看,刷白的脸色看的他心里难过。 「以后叫我Tina就可以了,快回去!」


  「记得,在部长回家之前,都不要出来。」


评论(1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