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go home?】Graves/Credence - 07(暗巷組)

  「部长,这边是这两天发生的一些小案件。」

  一个年轻的巫师一看见Graves出现在办公室里,马上走了过来。 「不过有很多都没什么建设性,八成是误传。」

  「先放着,我晚点看。」Graves将围巾取了下来,大衣也整齐的飘向一旁的衣架。 「我不在的这几天有发生什么我一定要知道的事情吗?」

  「呃……应该没有。」年轻的巫师明显的愣了一下,接着别开了Graves的视线。 「如果部长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Graves当然看的出年轻巫师的态度有些问题,但看那样子自己要问、对方也是不会说的,如果真要知道详情,恐怕也只能找她了。

  「帮我叫金坦女士到办公室来。」

 

  那天他让Credence乖乖在家后,想回到国会找找看能不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却马上被派驻到外地处理有人滥用黑魔法的问题,更让他困惑的是、最近类似的举报越来越多,通常这种案件不会要他一个安全部长去的,但实在太多相似的案件,正气师已经全派出去了也不够。

  当然有些是误传误报,但最近类似案件太多,搞得人心惶惶,许多融入莫魔世界安居乐业的巫师及女巫只要看见类似的东西就会过度反应的马上上报,导致传闻越演越烈。

 

  等到他回到魔法国会,以经过去整整三天了,虽然在第四天赶回来了,却也已经傍晚。

  其实他很想现在就回去,看看这几天Credence如何了,他虽然之前也忙得几乎没有办法跟Credence说上话,但至少他两天会回家一天,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去看看Credence有没有睡好,刚搬来的那段时间,他几乎天天都会做噩梦,每天他都会替Credence施展一些小魔法,让他可以安然入睡。

  但这次离开了三天多,Credence晚上睡觉有没有做噩梦?

 

  「部长。」

 

  Tina一接到Graves回来的消息就马上跑过来了,在Graves叫她来的时候,他基本已经快要到了,所以Graves刚让人找她过来,不到三分钟Tina以经冲了进来。

 

  「……看来真的有什么事情。」Graves一看见Tina风风火火的进办公室,就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而且……很有可能跟Credence有关。

  「你不在的这几天,我本来按照你吩咐的去看看Credence,但……但我进不去。」Tina的眼神透露出一丝疲倦,看来这几天他对这件事情焦虑了很久。

 

  「……什么意思?」Graves心里忽然有种不是很好的预感。

  「你房子的外面围了很多正气师,说是下令所有人都不得靠近,我连用魔法都进不去。」

  Tina担忧的神色一览无疑,而对于这件事,Graves从没想过自己会有如此愤怒的一天,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剧烈的反应,但只要一想到Credence瑟瑟发抖的窝在冰冷的墙脚,而外面围了一圈又一圈的正气师,他就难以冷静。

 

  Graves没有听见Tina之后说的话,只是拿出魔杖,下一秒就直接瞬到了Picquery的首长办公室。

 

  发现Graves忽然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Picquery的表情虽然冷静,语气却十分不悦。

  「Graves部长,就算你是Graves家族的人,也没有权利用魔法直接进到我的办公室。」Picquery瑞利的眼神带有一丝怒火。 「念在你们家族是当初的十二正气师之一,我一直很信任你,但现在……你还是我们MACUSA的正气师吗?」

 

  一进来,Graves就发现自己失态了,但不该做的也已经做了,也就不管了,他缓步走到Picquery面前,即便内心有狂风暴雨,外表却依然平稳沉着。

  「您派我去处旅离这里异常遥远的案件,原因是正气师不足,那、那些围在我家外面的正气师是在做什么?」Graves的语气没有半点温度,冰冷而充满威胁。

  「他们在做比那些案件更重大的事情。」Picquery一点也不在意Graves的态度,真正让他在意的,是随着他领走Credence的时间越长,他的安全部长似乎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至少在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们必须保护其他人,包含巫师、女巫跟莫魔。」

 

  他可以理解因为自己不在,国会需要对Credence做一些防御措施,但是他会离开,也是由Picquery指派的!这种被算计的感觉真的很不是滋味。

 

  「好,但我现在回来了,希望等我回到家,不会再看到一个正气师在附近徘徊。」

 

  说完,Graves这次并没有直接用魔法瞬走,毕竟刚刚是因为一时激动才会无视规矩直接闯入首长的办公室,这在平常可是完全不能发生的。

 

  看Graves离开了办公室,Picquery沉吟了半刻,用魔杖在空中画了个小圈后,将嘴凑了过去。

 

  「让那些正气师撤离,另外、我想我们必须长期监看Graves部长的家了。」

 

 

  +++

 

 

  Graves回到家门口的时候,的确没有看见Tina所说的一大圈正气师,手上提着刚刚回来时顺路去买的奇兽面包就徒步走回家了,但就在推开家门的瞬间就发现有些不对劲。

 

  客厅的灯光昏暗,桌上的水杯、沙发上的抱枕摆设,全都和他刚出门时一模一样,空气中散发着一种尘璊味,好像好几天没有人出入的样子。

  这怎么可能? Credence难道不在家吗?

 

  这种想法吓了Graves一跳,如果Credence真的不在家,那依照这样的情况来看的话、不就是他前一脚刚离开,Credence就出去了吗?而且这段时间完全没有回家,才会有这种像是空屋的效果。

 

  「Credence?」Graves试探性的喊了声,却没有料想中的寂静,他似乎听到了一丝微弱的呼吸声。 「Credence!」

  这呼吸声微弱的让人几乎无法察觉,这不正常,不要说巫师,比起他们连体弱多病的莫魔都不会这样,这种微弱的生命气息让Graves浑身发凉,他粗暴的推开Credence的房门,马上就看见了窝在墙脚、全身颤抖的Credence。

 

  「Credence……」发现孩子没有反应,Graves又靠了过去,蹲到Credence面前。 「Credence,怎么了?Credence?」

  窝在墙脚异常虚弱的Credence终于听见了Graves的叫唤,他茫然的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Graves紧锁的眉头,和担心的神色。

 

  「Graves……先生……」这两天一直呈现半梦半醒的Credence此刻其实分不太出来眼前的人究竟是梦,还是真实,他想哭,但干枯的双眼却掉不出半滴泪水,最后只能用自己全身上下的力气钻到男人的怀里,贪求着一个温暖。

  看见Credence如此虚弱的倒在墙脚,Graves心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刺穿了一样,一直到孩子费尽力气的钻到自己怀里,毛茸茸的脑袋一直在他臂弯里磨擦时,他紧紧的抱住了Credence。

  透过拥抱,他感觉怀里的人异常的冰冷,发抖的也很厉害,呼吸微弱的几乎没有,Graves不知道Credence到底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的,但此刻一想到刚入门时、没有一丝生气的客厅,他好像知道了什么。

 

  难到这三天,Credence都待在房间里,没有出去吗?没有吃东西、没有活动,就一直待在这里?

 

  Graves宽厚的手掌轻轻的拍抚着Credence的小脑袋,这种心被紧紧揪着的感觉应该就是心疼了,只是他从没有如此心疼过一个人,也不知道该如何排解这种窒息般的感受。

 

  「Graves先生……我有在房里反省了……我错了……」Credence虚弱的躺在Graves的怀里,意识模糊的不断喃喃自语。 「不要……不要丢弃我……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在我说可以之前,在房间里好好反省一下。"

 

  Graves想起自己最后一次见Credence时说的话了,他的用意是让Credence不要出门,他的房子有下过强大的保护魔法,实际上、没有他的允许,那些正气师也是进不来的,一方面是为了让Credence不要出去以免失控,另一方面、他也是为了保护Credence,但他那时说的话是"在房间里好好反省。"。

 

  在房间里,所以Credence非常乖的执行了他所说的,在房里反省,而导致了现在的情况吗?

 

  这段时间的相处,Credence不再像原来那样紧绷,导致他也忘记了Credence的思想不同于一般孩子,他的生活太过黑暗,也太过残忍,有很多话如果不谨慎的说清楚,可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

 

  「乖,Credence,我原谅你了。」Graves紧紧的抱着Credence,手上的魔杖在空中挥了几下,Credence的脸色有越发红润的迹象。 「别担心,我绝对不会丢弃你。」

  大概是因为温暖的原故,Credence的脑袋稍为清晰了一些,而随着Graves的魔法,Credence的身体也渐渐恢复力气,意识也慢慢的回来了。

 

  终于回过神的Credence还在迷糊阶段,就发现自己正被Graves抱在怀里,整个人都不好了,是梦?是Grindelwald?还是真正的Graves?这一时半刻他居然有些分不出来。

  Graves把Credence慌张的脸看个真真切切,即便不用施展破心术,他都看的出Credence现在的想法,只是见小孩在怀里不安的窜来窜去实在有些可爱。

 

  啪--!

 

  「哇!」Credence正认真的思考梦境与真实中间的分界,就感受到屁股上传来了一阵疼痛,声音响亮的让他有些害臊,原来是Graves打了他的屁股!

  「现在知道是不是梦了?」Graves眯起双眼,低头看着满脸通红的Credence,大手又轻轻拍了拍那个富有弹性的翘臀。 「还是要多打几下?」

  「Graves先生……」Credence第一次被Graves这样捉弄,以经快要搞不懂自己到底是不习惯这样的Graves,还是不习惯被捉弄?

  只是这声叫唤听在Graves耳里是满满的撒娇,他忽然觉得心里满满的,好像眼前的一切早就在他身边一样,他忽然没有办法想像,没有Credence在的这个家,以前的冰冷都好像是假的一样。

 

  「好了,先起来吃东西。」但可爱归可爱,刚刚他用魔法先调理了Credence的身体,却只是暂时的,毕竟吃饭还是必须的,刚刚被丢到一旁的面包像是听见了Graves的召唤,一个个到空中排排队,飘到了Credence面前。

  「小面包?」说真的,自从上一次圣诞节买过之后,Credence就爱上了这家的奇兽面包,不但好吃,也是他跟Graves第一个圣诞节的回忆。

 

  「你不是挺喜欢吃的?」Graves实在忘不了圣诞节那天,Credence吃了面包后那个满脸幸福的笑容,只是他把这个功劳归功于那块面包,不知道其实那个笑容也包含了他。

  「嗯……」Credence微微的点点头,伸手拿了一块造型像是鸟一样的小面包,一口塞到嘴里,马上就露出了一个幸福洋溢的笑容。 「好好吃……」

 

  「喜欢的话下次再买吧。」对于Credence的反应Graves很是满意,自己也拿了一块来吃,总觉得比一般面包都好吃的多。

 

  「嗯!」Credence给了Graves一个灿烂的笑容,嘴里满是面包的脸庞有些鼓鼓的,嘴唇还沾上了纯天然的蓝莓酱,天真的样子总算是像一般的孩子了。

 

  就这个笑容,Graves决定偷偷花点钱帮那间面包店扩建,当作是谢礼。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