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go home?】Graves/Credence - 10(暗巷組)

  『今天我会晚点回去,记得把门窗关好。 』

  Credence默默的将猫头鹰咬进来的信封收起来,伸手轻轻的摸了摸猫头鹰的小脑袋。


  大概就在三天前,Graves对他下了禁足令,说是因为最近外面频传爆力事件,希望他不要随便出门,会有危险,而Credence对于Graves这么担心自己的安危有些开心,却没办法打从心底笑出来。

  他知道Graves是不希望他遇到危险才要他别出门的,而他也乖乖的呆在家里三天都没有外出,Graves也留了很多食物在家里,每天晚上下班也会买他爱吃的小面包,他应该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但是……但是他只要一想起这三天露宿外面的小家伙就觉得非常担心。


  听说今晚会有暴风雨,刚刚Graves才传信回来要他把门窗关好,但当他走到窗边、要拉起窗户的时候,外面的雷声轰轰作响,他实在按耐不住了。

  现在还不晚,只要在Graves先生下班前回家,应该没问题吧?


  Credence下定了决心,拿了挂在门边的大衣就奔出门了。


  一路上雨越来越大,时间还不算太晚,路上却看不见行人了,Credence撑着伞不断奔跑,底上的水被他慌乱的步伐激的践起,灰色的西装裤慢慢变成了渐层色,靠近鞋子的地方已经湿的能够拧出水了。

  Credence一直跑到了Graves家附近的一个大公园,这里平时有非常多人,到了晚上也有些情侣会到这里看夜景,但在雨这么磅礡的今天,公园漆黑一片,毫无人烟。


  「Colin!」Credence跑到一团矮树丛里,眼看满地都是落叶树枝,他焦急的翻找着。 「Colin?」


  很快的,他就找到了躲在草丛中,全身湿答答的小黑猫,正卷曲着身体窝在地板上,瑟瑟得发抖。


  「Ho──Colin!」Credence心疼的将小黑猫抱了起来,也不管自己的衣服会不会脏,紧紧的将小黑猫抱在怀里,想办法给予他一些温暖。

  这只猫是Credence大约在一个多星期前发现的,还没到断奶的年纪,看起来应该是跟兄弟姊妹走散了,踏着小步伐东倒西歪的跑到了坐在公园里吃面包的Credence身边,一点也不怕生的在他脚边蹭呀蹭的。

  Credence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就觉得这只小黑猫特别的可爱,花了两天的时间不断的替他找自己的妈妈和兄弟姊妹,却没有结果,但他也不敢将小黑猫就这样带回家。


  小时候,虽然常常被养母殴打,但其中更让他印象深刻的,却是有天他带了只小猫回家,也是黑色的,养母看到后异常生气,说家里绝对不能出现猫头鹰、猫咪及老鼠,就把猫给丢出去了,至今他都不知道他养母这么讨厌直这三种动物的原因。

  而这一丢、小小猫禁不起重摔,隔天他就看见小猫死在家里门口,他很自责,比起那天晚上被打得很惨,他更记得的是、如果那时他没有把小猫带回家,小猫是不是还有一丝存活的机会?


  他知道Graves不是这样的人,也知道他跟自己的养母不同,是个好人,所以他旁敲击侧的问过Graves养宠物的意愿,只是一点都不意外的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想想也是,Graves先生已经要养他这个负担了,他哪有脸再多带一个回去?


  「Colin,等等我,我去替你买点吃的。」Credence小心翼翼的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铺在地板上,接着将Colin放上去,又把自己手上的伞罩住Colin才转身离开。

  一路上没有任何的遮蔽物,Credence快步的跑到商店里买了两小瓶温牛奶和几片白吐司,前些日子他给Colin吃面包,但只有面包似乎太干了,难以吞咽,之后他就会多买一瓶牛奶,让他补充营养。


  当Credence淋着雨跑回去的时候,却发现刚刚空无一人的公园多了三位跟他年龄相仿的少年,而站的地方、似乎就是他刚刚放下Colin的地点。

  Credence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加快脚步跑了过去,就发现其中一个少年一把将他刚刚铺在地板上的大衣给抽起来,上面的Colin马上就滚到积水的地面上,虚弱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不……住手!」一看见这样的场景,Credence马上冲到三人面前,挡在小Colin前面。 「你、你们……」

  三个少年看Credence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先是对看了几眼、交换了眼神后纷纷坏笑着转过来,恶狠狠的看着气场处于弱势的Credence。

  「怎么,他是你的猫吗?」中间的少年笑了笑,他身边的两个少年纷纷上前架住Credence,将他往旁边挪了两步,马上露出了躲在后面,虚弱的小生命。 「借我们摸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你们想做什么……不……」被欺负对Credence而言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甚至可以说非常习以为常,但眼看这个小生命就要受到威胁,他却没有办法像是对待自己一样的漠然。


  而Credence当然挣脱不了两个人的压制,少年单手抓着Colin小小的脚掌将他拉到半空中,Colin更是恐惧的不断发出细微的奶音,但施暴的少年却没有任何要停止的意思,甚至似乎更有兴致。


  「不……拜托……」Credence紧张的不断想挣脱,被折到背后的双手开始剧烈的摆动,却反而被禁锢的更加紧实。 「不要……」


  「嘿!猫咪不是都能从很高的地方跳下来吗?」中间的少年将小Colin高高举起,手上的伞也因为这举动而微微歪斜,淋湿了他的肩膀。 「这个要从小锻炼,看你这样肯定没有在锻炼他,我来帮你吧!」


  「不可以──!」


  伴随着Credence的叫声,原本就不平静的公园瞬间刮起暴风,狂暴的风刃大范围的袭卷而来,公园里的树木应声断裂,而断裂处则是非常完美的横切面,就像是利刃砍下。

  「喂、怎么回事?」

  「怎么了?」

  两个架住Credence的少年惊恐的看向身后,强劲的风好像藏了什么巨大的怪物,来势汹汹的冲了过来,路过的所有物品无一幸免,原本充满绿叶的公园就在这短短几秒,已经像是一座废墟。


  两名少年缓缓的放开了Credence,眼前的景象已经完全超乎他们的认知范围,哪里还顾的上Credence,两人一边颤抖一边往后退,直到撞上了也愣在后头、抓着小Colin的另一个少年。


  「怪物……是怪物……」其中一名少年嘴里不断喃喃自语,脸色也早已刷的惨白,恐惧的神色表露无疑。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那个人、明明只要我们欺负猫咪而已阿!」咆啸的少年一把将Colin丢到地上,抓住身边朋友的领口。 「就是因为你想要赚零用钱!那个人果然不怀好意!」

  「我、我怎么知道?」

  被扯领口的少年也很慌乱,刚刚他们在路口遇见了一位年轻的男人,他要他们三个去欺负公园里的那只小黑猫,也给了他们一些钱,说事成了会再给他们一笔,对几个少年来说,这钱不算多,也绝对不算少,不过就是欺负一下猫咪,对他们而言平常就在做了,一点都没问题,就欣然接受了,没想到那个男人居然算计他们!


  Credence对于忽然刮起的怪风也感到莫名其妙,甚至有些恐惧,这种气息很不好受,这股力量透露着刺骨的寒气,光是站在这里,他已经凉到心底,好像外界一切都是虚无。

  这真的是他发出来的吗?他真的……还保有这种奇怪的力量吗?


  根据三位少年的叙述,这种烂透了的天气还有人在公园游荡,欺负猫咪,明显是有人刻意为之,但魁登淤就站在暴风圈的正中间,他一句话都没听清楚,只觉得自己好像被隔离了出来,以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这股力量大肆破坏。

  怪风的力量越来越强,范围也越来越大,三位少年转身拔腿就跑,却怎么也跑不赢这奇怪的风,很快的就被怪风追上,直接吹翻到公园中间的池塘里。

  这池塘不算深,一般成年人恰恰好不会灭顶的深度,里面也养了一些鱼,放了一些装饰物,而这些鱼原来也是吃吃饲料而已,但三位少年被吹进池塘时、其中有一位,直接撞上了池塘里的摆饰物,脑带撞在坚硬的石头上,发出了一声碎裂的闷响,一时间,整片池塘被染上了血红。


  一看见那大片的鲜血,Credence害怕的往后退,他没有办法控制这鼓力量,就像当时在Graves的办公室里一样,怪风不断的乱窜,把所有能够破坏的东西都破坏掉。

  这座公园在这地区算是很大的公共休闲区,但此时却充满了断裂的树枝及碎裂的木椅,池塘里鲜红色的血水也被风卷了起来,小型的水龙卷里面还包括了刚刚的三位少年。


  「救命!救命──!」

  「噗呜──咕噜咕噜──」


  如果只是一般的池塘,只要会游泳,绝对不至于会淹死,但此刻变成水龙卷却没有办法轻易脱身,脑袋还算清醒的两位少年不断的挣扎,惨叫声虽凄厉,音量却不大,很快就传出了水被灌入的咕噜声。

  眼上两位少年就要溺毙了,Credence很紧张,他尽全力的想把能力给收回来,那怪风却无动于衷,他也发现自己站在这里越久,越有种孤独感,自从被Graves领养的那一天起,他就没有感受过这种孤独感了。


  强烈的孤独感似乎控制了他的思绪,Credence发现自己脑海里开始浮现出过去的种种,恐惧、害怕、阴暗、疼痛、愤怒、忌妒,各种情绪交杂混乱的不断涌出,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现在的感觉、跟他化成暗黑怨灵时的感觉很像。

  那种孤独寂寞的黑暗,渐渐的出现在他眼前。


  就在他即将陷入黑暗中的时候,一张熟悉的脸浮现了出来,他看见了Graves穿着他常穿的衬衫马甲,外面穿上了一件黑色的长大衣,手上的黑色魔杖在空中不知道在比划些什么,但有句温暖的话传入他的耳中。


  "Credence。"


  就在这瞬间,Credence睁开双眼,眼前似乎没有刚才那么阴暗,心中那种充满怨气的孤寂感也消失了大半,有个温暖的东西在他血液中流窜着,让他冰冷的手脚也暖了起来。

  但Credence即便脱离了刚刚那种游移的状态,却还是无法收起这奇怪的能力。


  就在他还在想办法救那两个在水龙卷当中的少年时,两位少年和已经昏倒的另一位都被水龙卷喷了出去,直接撞在公园旁的马路上,身体的形状已经不像是活人会有的了。


  「不……」Credence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三个少年的所在地,他杀人了,他又杀人了。


  他知道,这一次比上一次严重多了,


  他知道这一次,Graves不会再原谅他了。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