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go home?】Graves/Credence - 13(暗巷組) - 完結 -

  在繁忙的国会大厅里,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依然响亮,Graves快步的走往自己的办公室,一点都没有要在半路停留的意思,即便路上有许多部下向他点头打招呼,他也像是没有看见一样的快速越略过。

  而国会的工作人员们对此可是一点意见都没有,自从他们家部长养完伤回来复职后就一直都是这样的状态,如果要说以前是表情严肃冰冷,或是说上次是低气压缠身,这次只能说是一张臭脸就是摆在那里了,全身上下都是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心情不好的十分明显。


  不过这也是好事,至少大家知道该避开,不然如果扫到台风尾,肯定不是开玩笑的,但有些就在Graves底下做事的巫师们就没这么好运了,无论如何总还是要进办公室上报一些事项,还得完成Graves像是讨债般臭着脸吩咐下来的工作,每个人都承受着极大的工作压力。

  几个比较新来的人一紧张反而就常做错,Graves也是完全没有要通融的意思,劈头就把他们骂得满头包,而且不是破口大骂,是用极度冰冷即威胁感的骂人,让听训的巫师们有面前坐的人随时会一言不合就跳起来要杀她全家的错觉。


  这两天来大家当然是极力推举蒂娜去充当和事佬,劝劝Graves部长不要这么紧绷,但蒂娜身为少数知道Graves为什么这么不开心的人之一,这种时候他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去说,也觉得不该说,Graves不是小孩子,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情许该怎么管理,即便如此还会表现出这么明显的不悦,可见这事情没有办法这么早让他忘却,如果可以、他会希望Graves放个长假,让自己好好休息一下。

  只能用时间冲淡一切了吧。


  就Graves这边而言,他只想用工作填满自己的生活,他上工的第一天,Picquery就跟他提过要他休假的建议,但被他一秒回绝了,至少在工作的时候,他可以专注在别的事情上,而不去想现在空无一人的家。

  或许他也差不多该从老家带一只家养小精灵来了。


  最后,在部下们用信件淹没他的办公桌,千拜托万拜托要他今天一定要下班的情况下,他终于放弃了连续两天都住在国会的念头,一边想着明天一定要找这些信件的送信人算帐,他们肯定是太闲了才有这么多时间写这些信,别以为猫头鹰多他就认不出来了,有几只还是挺好认的。

  Graves转进了一个巷子后、就用移形幻影直接瞬到家门口,眼角余光瞄到了远处转角的那间面包店,这时间他已经关门了,是Credence最喜欢的面包店。


  他走进了这间住了好几年的房子,其实一直已来,他都是自己一个人住的,房子内部虽然没有外面看起来的小,但跟老家的大豪宅比起来也小了很多,甚至因为工作太过繁忙很少回家,他连家养小精灵都没有带来,就这么一个人过。

  但Credence被他接回来住了半年的时间,仅仅半年,他已经快要忘记家里没有人的感觉了。


  以前被他视为理所当然的画面,现在却让他如此难受,这个家充满了Credence的身影,自从他把Credence接回家后,其实有诸多不便,像是杯子不够、碗盘不够、衣服不够,有许多东西都是他自己、或是带上Credence一起去买回来的,而现在Credence离开了,家中却还是有两个杯子、两个盘子、两双室内鞋、两床棉被。


  Graves瘫软的倒在沙发上,他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有像这样脑海里都塞满某个人的一天,这简直就像情窦初开的小毛孩一样,根本不是他该有的症状才对。

  他缓缓的闭起双眼,脑海中的Credence就离他这么近,好像伸手就能处碰。


  Credence,我很想你。


  『呃……Graves先生? 』


  「……」


  『是Graves先生吗……? 』


  「嗯?」


  终于发现这脑海中的声音不是幻想的Graves整个人弹了起来,接着尝试用思想与脑海中的声音对话,这声音怎么会这么像Credence?

  忽然、他发现放在身上的另一条对应项链正小幅度的震动着,其实这条项链的主要功能就是要让他可以随时知道Credence的安危,也可以让他换掉那个拥有Grindelwald标记的东西,而太久没使用的他也忘记这条项链除了可以让自己随时听到Credence的求救信号,自己也可以传思绪过去的。

  一般来讲只要信念够强,对方都接收的到,只是他也没听说过这条项链给莫魔使用会怎样,原来Credence也有办法听到他的心声吗?

  但现在的重点可能不在这里,而是……


  「Credence?」



  +++



  Credence乖巧的坐在办公桌的另一边,Graves就站在他面前,低头若有所思的盯着那颗小脑袋。


  「你的意思是,你一切都还记得?」Graves心里五味杂陈,一方面开心Credence没有忘记他,一方面又疑惑自己虽然很久没有施展遗忘咒,但应该不至于施展失败才对。

  「嗯……Picquery首长有找过我,和我说可能因为我原本是宿主,嗯……虽然我没有魔法,但遗忘咒被自动挡掉了……」Credence缩着肩膀,有些怯怯的看着再头顶上的Graves。 「他也亲自对我施展过一次,但还是没有用,他说他还得找方法,所以……」


  Credence还没说完,Graves就看见了一封信从缝滑了进来,飞到他面前。


  把信拆了之后,Graves看见的是Picquery送来的文件,大致上的内容与刚刚Credence说得没有太大的差异,最后总结就是……做为知道魔法世界内部运作的唯一莫魔,在找到解决方法之前,请原监护人Percival.Graves部长继续担任看照Credence的工作。


  Credence看Graves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的,总觉得有点好笑,忍不住抿嘴窃笑了两声,却马上就被Graves看见了,紧张的想解释自己不是在嘲笑Graves,没想到Graves没有多说什么,弯腰下来就给了他一个甜甜的吻。

  想了这么多天的小家伙现在就出现在自己面前,Graves忍不住在他丰腴的嘴唇上咬了几口,略带侵略性的吻将两人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在这一刻,Graves决定了,自己已经放开过Credence一次,下一次,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放手了。


  「Credence , Let’s go home?」


  「Yes……」



  - 完 -


评论(10)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