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暗巷组】孩子的教育不能等

魁登斯有些紧张,他乖巧的跪在地板上,双眼紧紧的盯着地板,完全不敢抬头看眼前的男人,而他也明显感受到了头顶上传来的视线。


其实他知道葛雷夫肯定很生气,但却没想到会这么生气,仔细想想,葛雷夫确实交代过他不能去那的,但他还是……


「我很抱歉,葛雷夫先生……」魁登斯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努力的思考着该怎么让生气的恋人消消气……更何况这件事情真的是他自己的错。


「抱歉什么?」


葛雷夫的声音极为冰冷,完全不用看都可以知道葛雷夫现在的表情肯定非常的恐怖,而魁登斯向来缺乏安全感,惹葛雷夫生气这件事情让他感到异常的害怕。


一方面是他对于惩罚的恐惧,另一方面是对于自己会被丢弃的恐惧,无论是哪个,他都不敢想。


「您带我来英国前……有说不能去翻角巷的,但我去了……真的、很抱歉……」其实认真说起来,魁登斯并不是自己愿意去的,而是他的魔法用不稳加上口音不清楚,要去斜角巷却不小心传到翻角巷去了,虽然去了之后他确实因为好奇而没有马上离开。


「所以你明知道不能去,却不愿意听我的话?」葛雷夫的声音依然冷淡,却听得出这句话的最后,尾音微微上扬,听得出非常的不悦。


但这句话简直要把魁登斯吓坏了,不愿意听葛雷夫先生的话?怎么可能!他只是、因为有一点点好奇,而且他也没有真的带很久,只是稍微……逛了一下而已。


「没有!我、我……」魁登斯紧张的抬头,对上了葛雷夫严肃到让人害怕的表情,反而更加紧张了,那个一点温度都没有的眼神让他心生恐惧。 「对不起……请、请罚我吧,我错了……」


看着不断认错的魁登斯,葛雷夫就坐在沙发上,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上来。」


「嗯?」


魁登斯微微愣了一下,看着葛雷夫的动作,虽然不太明白葛雷夫的意思,还是乖乖的起身,站在葛雷夫面前。


葛雷夫见魁登斯的反应也知道他不懂,大手一拉,就把魁登斯拉了过来,正面朝下的趴在自己腿上,而魁登斯就上半身在沙发上,下半身自然垂在地板上,只有屁股高高的被葛雷夫的腿撑起来。


就在他还没意识到这是什么样的状况时,疼痛忽然在他屁股上炸了开来,力道大的让他整个人狠狠震了一下。


「呃啊!」第二掌也没隔几秒就落了下来,这次魁登斯忍不住痛呼了一声,直到现在他才惊觉,自己挨打了!葛雷夫先生打了他的屁股!


但葛雷夫就像是没有听见魁登斯的痛呼一样,没隔几秒又落下了一掌,每一掌都是由下往上,狠狠的扇下去,不但感受到充分的疼痛,更因为那里接近私密处而羞耻感大增。


「呃!呃!啊..……」葛雷夫一掌一掌的用大手扇在魁登斯软嫩的翘臀上,很快的,魁登斯已经感受到自己的屁股开始发烫,虽然隔着西装裤,还是觉得火辣辣的疼。


他从小就常常被打,但是他母亲总是拿皮带抽他全身,他常常被打的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在痛,但这次很不一样,葛雷夫使用手掌教训他,屁股上要说是疼,火热热的感觉更明显。


但显然葛雷夫不认为这样就足够教训魁登斯,他停下了巴掌,将魁登斯的裤子给脱了下来,露出了光滑白皙的屁股蛋。


「哇啊!」


宽厚的手掌打在光屁股上的疼完全超越了他的想像,原来还有西装裤隔着,声音拍打起来钝钝的,疼痛感也有些闷闷的,但光屁股就不同了,声音响亮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影响,疼痛感也从闷疼的等级上升到麻疼。


但葛雷夫的动作并没有因此而慢了下来,一掌一掌的扎扎实实打在他的臀峰上,很快的,魁登斯已经忍受不了屁股上像是著火般的疼。

他原以为葛雷夫用手掌打他,是温和的惩罚,他以为自己可以乖乖的不哭不叫的受罚,让葛雷夫觉得他是个乖孩子,但他认为他错了,葛雷夫会用手掌罚他是因为即使是手掌也可以带给他极大的痛苦,而自己完全没办法像理想中那样乖乖挨打


魁登斯疼的开始左右扭动挣扎,但腰早就被葛雷夫扣的死死的,无论怎么挣扎扭动,巴掌都是落在最疼的位子。


「痛……好痛……好痛……啊!」


魁登斯的声音带着哭腔,他忍不住奋力的踢着腿,葛雷夫去抬脚就将他的双腿夹住,让他只能牢牢的固定在葛雷夫的腿上。


「呜……呜、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呜呜呜我错了……」魁登斯将手伸到后面,想要挡住挨打的屁股,却被葛雷夫一个反手抓,扣在背上,全身都无法挣扎,终于哭了出来。


他从来没有想过被手掌打屁股可以这么疼,他疼的已经忘记自己究竟为什么挨打,疼的他快要忘记这只手平时带给他的温暖。


魁登斯忽然有些委屈,自己究竟是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葛雷夫为什么要打的这么狠?到底是有什么事情严重到……要用这双总是带给他温暖的手施予他这样的痛苦?

他不过是不小心错进了翻角巷,又多看了一下下而已,就值得葛雷夫这样ㄉ罚他?而且他已经认错了,真的很疼,疼的他浑身颤抖,葛雷夫的巴掌却依然狠辣的落下。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随着巴掌的落下,魁登斯除了对不起也说不出其他的话了,他的泪水不断的落在沙发上,如果不是因为趴在葛雷夫腿上,他真的会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个被母亲责打的过去。


忽然,葛雷夫的巴掌终于停下了,而这时魁登斯的屁股早已高高的肿起,红的像是随便一碰就要渗出血一般。


魁登斯又哭了一会儿才发现葛雷夫的巴掌已经停下了,正当他回过头想看看自己的恋人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正在拿他的皮带。


皮带。


这个东西对魁登斯而言是极大的阴影,这东西对他而言只有痛苦及恐惧,他当然知道皮带的威力,他从小就领教过,而刚刚的巴掌已经可以造成这样的痛苦,用皮带会是怎样的状况?


所以当他看见葛雷夫讲皮带折了两折,在他屁股上比划的时候,魁登斯马上吓哭了。


「不!我错了!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不起、对不起……不要用这个打我……拜托……对不起、对不起……」

魁登斯崩溃的大哭,他紧紧揪着葛雷夫的西装裤,他不敢就这样爬起来,怕葛雷夫会更加生气,但他真的害怕了,比起疼痛,只要脑海里一浮现出葛雷夫拿着皮带抽打自己的样子,他就难过的失去理智。


葛雷夫听见魁登斯这样崩溃的大哭,心都碎了,他马上放下了皮带,伸手将魁登斯抱起来,把他紧紧的抱在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听话……我错了……对不起……」魁登斯虽然已经被葛雷夫抱在怀里,却还是全身发抖,嘴里不断的喃喃的说着对不起,好像没发现葛雷夫已经放下皮带。


「乖,我不打了……」葛雷夫有些后悔自己在盛怒之下动手,即使要给他教训,也不该下手这么重,尤其拿了皮带。


说实话,他从来没有想过要用皮带打魁登斯,那只是吓唬他罢了,本打算和他说如果还有下次就要用皮带之类的威胁话语,却没想到他还没开口,魁登斯就吓哭了。


魁登斯紧紧的揪着葛雷夫的衬衫,他颤抖着双唇,不断的在葛雷夫的怀里瑟缩。


「以后我会听话……会乖……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听话、对不起……对不起……」


这些话语听得葛雷夫心疼不已,但魁登斯完全搞错他的意思了,现在的魁登斯八成以为是因为自己不听话才会挨打的,但这完全不是他的意思。


「乖、乖,别哭,魁登斯、我不打了……乖、你听我说……」葛雷夫只好紧紧的抱住怀里吓坏的孩子,用他所能最温柔她语气。 「翻角巷卖太多禁物,人也很复杂,一不小心就会发生意外,更何况你的魔法刚刚开发,还不太稳定,去那种地方容易出事。」


「我很担心你。」


听着葛雷夫的话,魁登斯总算安定了下来,原来是因为危险,葛雷夫才会这么生气,他卷缩在葛雷夫的怀里。


「对不起……」他才刚刚发现自己是巫师,也刚刚才接触魔法世界,有很多危险是他也不了解的。


魁登斯知道葛雷夫已经不像刚刚这么生气,甚至有点温柔,他无辜的抬起头,怯怯的看着抱着他的男人。


「我错了……葛雷夫先生还要罚吗?」


葛雷夫微微的眯起双眼,看来魁登斯跟他相处了这么久,也越来越用这种方式撒娇了,偏偏自己也很吃乖巧委屈这招,但这次他可没有打算这么快就放过魁登斯。


「哇!」


魁登斯本以为自己说完,会得到一个温柔的吻,替他揉揉屁股,却没想到又被压回腿上,跟刚刚的挨打姿势一模一样。


难道还要打吗?



肉外连 (新发现的肉外连、不知道能不能用)


+++




「葛雷夫先生……您还生气吗?」


魁登斯躺在葛雷夫怀里,毛茸茸的小脑袋蹭了蹭葛雷夫的下巴。


葛雷夫低头看了下怀里的小可爱,说真的,知道魁登斯跑进那间店的时候简直吓坏他了,当时就想着肯定要好好教训一下着不乖的小家伙,但真正动手教训后,却只有满满的不舍。


「哇!」


魁登斯还认真的看个葛雷夫,却发现身下传来一阵疼,是葛雷夫在揉他肿起来的屁股! 「好痛、好痛、葛雷夫先生……」


「知道痛就好。」


葛雷夫深深的吻了魁登斯,接着用有些威胁的眼神盯着他,大手不重不轻的在他的屁股上来一下。 「下次再做这种危险的事情,小心你的屁股。」


「呜……我、我知道了……」魁登斯害羞的底下头,躜到葛雷夫怀里,乖巧的点点头,不管怎么说,这种惩罚又疼又难为情,他也一点都不想再让葛雷夫先生失望了。


「好了,赶快睡吧。」


「嗯……」




— 完 —


评论(1)

热度(192)

  1. 比比_住在屋塔房近水楼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