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做了五张电脑桌布!喜欢的姑娘可以尽量拿去用~~

利达实在太可爱啦~

大家还希望我做谁的桌布呢?

发现少放了XDDD

另外三只补上!

ARS智君贴纸!

已经在10/30的亚洲ONLY首贩了!

是惊喜包方式卖的,里头会有ARS五人各6种造型随机5~7张XD



因为有人问、姑且来这问问大家~!

ARS的压克力挂件有人想要么?

以上有三款、分别是ARAFES演唱会版(小背心那个)、爆米花版、夏威夷版、喜欢的麻烦按个热度或是留言告诉我你欢哪个、最高票当选的那组就在淘宝上架吧!

【恋爱初心者】山组so - 下

  吐出一口白色的烟,男人搓了搓双手,想借此让自己稍微温暖一些。

  气象预报并没有说今天会下雪的,让他连个伞都没带,外套也刚好没有帽子,只能等得他满头的雪。

  「先生?要不要到旁边去遮一下……」一旁的商家终于受不了,上前来劝说,他已经看着这男人在喷水池前站了两个钟头了!

  「不、不没关系!」樱井抬头看了眼离这里有段距离的遮蔽处,笑了下。 「我是和人约在这,我怕跑了对方找不到我……」

  「找不到打通电话就行了吧?」过来劝说的老板娘一脸疑惑,一般来讲会纠结这个地方吗?

  「电话……哈哈……我没有他的电话……」

  这一刻,樱井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居然连对方的电话都没有。


  发现这人劝不听,老板娘也懒得劝了,叹口气就走了回去。

  而这个人在他们收摊前,一直都站在那里。




  「哈、哈、哈──啾!!!」


  坐在办公室里,樱井喝了口热腾腾的咖啡,又咳了两声。

  昨天大野没有去。

  他明明把时间地点都写在卡片上,夹在那本他整里的温泉旅行书里了,但大野放了他鸽子。

  一边想着,樱井按了下拨号键,另一头马上就有人接起了。

  「叫大野智到我办公室来。」


  这次比之前都快上许多,才刚挂掉电话,大野就已经出现在办公室门口了,摆明着本来就打算要来找他了。

  发现这点的樱井不由得开心了下,被放鸽子的不爽似乎瞬间就削去了大半,只要想到大野是自己来找他的,忽然觉得怎样都没关系了。

  「你怎么来了?我正要找你……」讲到这里樱井才熊熊想到自己找他来是要质问为什么放他鸽子的──……「这是什么?」

  对应着樱井的问句,大野手里拿着的是一封白色的信封,外头正写着大大两个字。

  辞呈。


  「……我是要拿这个给樱井总制作的。」

  「你要辞职?」樱井瞪大了双眼,看着完全没和他对上眼的大野,不解对方为何辞职?况且要辞职也绝对不是把信给他的,应该是要给他的小组长……

  他是特地来告诉自己他不干了吗?

  「为什么?」樱井伸手想要碰大野的肩膀,却被对方躲开了。 「为什么要辞职?工作不顺吗……还是有人欺负你??」

  听到这句话,大野只是抬头不淡不轻的看了一点,随后笑了下。 「樱井总制作,不必这样的,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所以我就自己离开吧。」


  哈?


  刚刚他说什么?


  我不喜欢他?


  瞬间樱井的脑袋乱轰轰的,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连大野已经带着辞呈离开办公室了他也没有发现。



  ×××



  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后,大野在镜子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今天就要去把公司的东西收回来了,要离开那个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公做了……虽然小组长一秒同意他辞职甚至让他隔天就去收东西倒是在他的预想之内,那个小组长早就看自己不顺眼了啊!

  真不知道是招谁惹谁。


  叹出长长的一口气,大野拎了平常背去上班的侧背包,在踏出家门的那一刻,他彻底愣住了。

  有个身长171的男人穿着得体的站在他家门口。

  而这个人的脸绝对是他现在最不想看见,也是最不可能看见的。

  「你……你怎么在这里?」大野愣愣的开口,正想自己不会有欠钱吧?

  「我来接你去上班。」樱井笑了下,晃了晃手上的车钥匙。


  就在昨天晚上,他下定决心了!这次不听其他三人的意见了,决定依照自己的意愿行动!

  不过他实在不晓得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让大野误以为自己讨厌他?

  「……樱井桑,请不要再捉弄我了,我已经不是你的部下了。」大野垂下眼,即便大家都说他好脾气,不会生气的,但此刻他的心理确实很不是滋味。

  「我没准你的辞呈,大野桑,你还是我的部下。」樱井被这态度搞得有些急躁,伸手拦住了大野想要越过他的路。

  这次大野没有回话,只是用一种平淡的眼神看着樱井,眼神透露着一些无奈,以及……一点点点的委屈。

  至少在樱井眼里是挺委屈的。

  「好吧,至少让我讲一句话,好吗?」樱井的语气放软了,甚至有些哀求的意味,感觉得出来他很急,很紧张。

  「我喜欢你,大野桑。」见大野没有回话,樱井就当他默认了,直接当着面就告白了。

  其实他自己也没想过这个压抑在心理许久的话可以这么简单的说出口,之前为什么说不出口呢?

  「樱井桑,请你适可而止!」忽然,大野愤怒的推开樱井,脸上少有的表情让他有些僵硬,但绝对不影响愤怒的程度。


  「什么?」一时间樱井也不知道该做和反应,这完全是他意料之外的回答!要嘛答应要嘛拒绝,请他"适可而止 "这是?

  「我不懂樱井桑为什么这么讨厌我,连这种话都可以说出口。」大野气得有些脑昏。 「这种话不是用来整人的,樱井桑。」

  「当然不是。」皱起眉头,樱井终于知道问题点出在哪里了,大野完全没把他的告白当作告白看待! 「我从不会开这种玩笑……说起来,我哪里有整过你?为什么说我讨厌你?」

  「为什么?」大野睁大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樱井。 「你让我去跑腿、陪你买东西帮你拿,几乎天天叫我去办公室让我被孤立,嫌我臭要我去洗澡……这些不够吗?」

  「……」忽然,樱井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他确实找大野去陪他买东西,但他以为这是约会,他确实天天找大野去办公室,只是因为他私心想要见他,这些他都无法否认,完全无法。

  「但我从来不觉得你臭。」想来想去,大概也就剩这点可以辩解了。 「我是真心想找你陪我去泡温泉,放松身心。」

  「你……哇!」大野还想说什么,却看到自己的包包居然有个破洞,里头的东西掉了一堆出来。

  也包括了那本温泉旅游的本子。


  本子是摊开掉在地板上的,一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看见了本子的内容,居然是手写的。

拿起来随便翻了下,还看见了除了整本手写之外、还加了许多注解,通通都是旅游行程,周边的小吃店家营业时间,还有各种各种的资讯,中间还夹了一封信。

  「原来你根本没开呀!」樱井笑了出来,一手撑着门。 「所以你没来不是放我鸽子,而是你不知道吗?我错怪你了!」

  现在的大野自然听不懂樱井说的话,快速的拆开信封之后,看见的是一张手写的小卡,上面是约的时间地址,上头也写了、是和樱井一起去。

  「……那天你去了?」

  「是去了,等了一整天,以为你放我鸽子了。」一说完,樱井马上就打了个喷嚏。

  「那天下大雪。」

  「嗯……似乎是有下雪。」

  「樱井桑,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大野眼神有些动摇,被握在手里的卡片已经握出了皱折。

  「我说过了,因为我喜欢你,大野桑。」樱井笑了笑,脸颊因为紧张而有些泛红。 「但是我很抱歉,没有考虑到你的立场,我找你到我办公室,只是想见你而已。」

  「我想你大概再也不想看见我了吧,所以才会辞职。」见大野完全没有要说话的意思,樱井自顾自的说着。 「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和你说这些,原本是打算打动你的,但来了之后我觉得你现在很讨厌我吧?」

  「我不知道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我觉得你可以载我去上班?」一边说着,大野的头低到不能再低,耳根有些火热。

  「嗯?嗯?嗯嗯?」原以为要失恋的樱井忽然像是见到了圣光,开新的抓住大野的手臂。 「所以,你不辞职了?」

  「呃……我还是得辞职。」

  「为什么!?」

  「我要搬家了。」看着表情千变万化的樱井,大野的心情忽然变好了不少。 「因为要般家才辞职的。」

  「……不是因为讨厌我,不想再看到我吗?」樱井愣很大。

  「这也是原因之一。」

  「呃……」





  ***



  好拉~请容许我停在这边XDDDD

  这对最后会不会在一起呢?大家自己想想吧(?

  毕竟因为在乎才会生气呀!

  顺带一提,如果大野知道游戏机台也是翔君送的,不知道做何感想w


【恋爱初心者】山组so - 上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人事调动时、一次新进的三位新员工,但其他两人的长像已经记不太得了,他只记得站在边边、看起来有些没精神的那个人。

  他、樱井翔,是这个新闻台的总制作人,而这里的员工不知为何的就是都坐不久,对于这点他也深深的烦恼过,明明隔壁棚的娱乐组就一直都很欢乐,也没见员工在换的。

  所以虽然他身为总制作人,一直都善于记人脸,却也在繁忙的工作和不断刷新的面孔下、达到了底下员工几乎都记不得的情况。

  但这个叫大野智的AD却深深的吸引了他的目光,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总之就是非常在意他的一举一动。

  但是一般来讲AD是不会到他办公室来的,只有各部门的小组长才会进出他的办公室,顶多上班路上可以瞄下大野来了没有、也没有办法再有更多的关注了。

  「哎──……」

  「翔酱怎么了?叹了好大一口气啊!」坐在对面沙发上泡茶的相叶雅纪愣了下,显然是没看过樱井这种状态。

  「……那个阿、之前和你说过的吧。」樱井一手撑着脑袋,左手则是把玩着桌上的钢笔,让它在桌上转呀转的。

  「喔喔!你说新来的那个AD桑啊?叫做──……呃、大野?」在前些天樱井已经和相叶讲过很在意一个新来的AD什么的,相叶倒是都还记得。

  「嘛……总觉得好像一发不可收拾了。」一边说着,樱井难得的红了耳根,有些难为情的别过头。

  看到这幕的相叶完全忘记了刚刚那茶泡的时间该到了,惊讶得跳了起来,跑到樱井的桌前。 「这不就是恋爱了吗?翔酱啊!那个工作狂翔酱终于也恋爱了呢!」

  「等等等、雅纪你别这么大声!」樱井害羞得扯着相叶的手臂,一手呜着后者的嘴。 「真是的、你们娱乐组的人刚刚才来过啊!被听见了怎么办!」


  「翔酱你这样是不行的!」相叶不但没有被樱井击倒,反而双手抓住了后者的肩膀,一脸热血又认真的看着对方。 「你们现在的生活一点交集都没有,这样恋情不会有进展的!」

  「不不不、我说他可是男人啊!我也是!不管怎么说都很奇怪的吧……」樱井别开了相叶炙热的眼神。

  「哪里奇怪了?」对于樱井的发言,相叶表示疑惑。 「翔酱喜欢的人是大野桑,只是刚好大野桑是男人,不是这样吗?」

  「呃……」

  「不过实际上该怎么办我也不清楚……总之就一直把大野桑叫过来怎么样?」

  「这真的行得通吗……总该有点理由吧?」



  ×××



  「大野桑!总制作人找你!」

  小组长对着里头喊了声,严厉的看着满头雾水的大野。 「你不会是做了什么得罪樱井桑的事情吧?别把大家都拖下去啊!」

  「呃……我没有……」

  「够了够了我现在不想听,你快去,回来再说!」

  「是……」


  大野走到了樱井的办公室门前,微微皱起了眉头,老实说他非常紧张!

  为什么自己会无缘无故的被叫去总制作人的办公室?不会自己真的无意间得罪了总制作人吧?真是这样的话该怎么办?总之……进去就先道歉吧!


  咚咚──


  「进来!」


  得到回应后的大野带着忐忑的心情推开了门,看见的是穿得有些轻松的樱井,脸上正带着有些不自然的微笑。

  怎么回事?


  「大、大野桑,找你进来是有点事情想麻烦你。」樱井扯了下嘴角,努力想让自己看起来有多点亲和力。

  但看到大野的表情就可以发现、这完全没有奏效。

  「请说……」

「那个、公司最近很多东西都用完了,我打算到街上去买点东西,你就和我一起去吧!」樱井自认为自然的说着,眼角余光则是不断的看向大野,想知道他的反应。

  「……好的。」虽然困惑,但毕竟是比自己位子高很多的上司啊!还是别多问了比较好……。



  驾驶着高级轿车奔驰在马路上,景色不断不断的后退,车窗并没有摇上来,微凉的风不断灌进车内,而车主樱井翔则是笑得一脸灿烂。

  其实那天晚上、相叶拖着他和女性专刊的总负责人松本以及网路行销主任二宫去聚餐了,而这个"去购物"的想法是松本提出的,说购物时人的心情是最好的,这时光两人一起的话是会很开心的。

  而被大家怂恿的樱井则是下定决心要拉近自己和大野之间的距离!

  于是今天一早先是把自己打扮了一番,又把车子洗了一遍,里里外外都整理过了,就为了让大野有个舒适的下午。

  「到了!」樱井心情大好的开了车门,又马上跑到副驾驶坐的那头帮大野开了门。 「这里是东京很有名的商店街,今天由我买单,想要什么就买吧。」

  听到这番话的大野稍微皱了皱眉,抬眼看了看发现这里全都是些有钱人来的地方,个个都是高级餐厅和精品店,和自己的穿着格格不入。

  虽说自己是上班到一半忽然被拖来的,当然穿着有些不合,但即使要他回家打扮一番再来……恐怕也是跟不上这条街上的少爷们。


  心情正好的樱井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领着大野就开始横扫商店街。


  「阿、这东西不错!我要两组!」

  「嗯?这还满实用的啊!给我两个!」

  「这个我要两套!」


  大野不知道樱井是不是根本就在针对他,什么东西都买两份,最后已经买到他全身上下都挂满了购物袋,而樱井也满手都是刚买的东西。

  最后这趟旅程是怎么结束的,大野已经不记得了,他只记得自己从头到尾都只是帮忙拿东西的跑腿小跟班。

  而这天的事情让大野深深感觉自己或许真的得罪了这个樱井总制作。



  ×××



  「怎么样?行不通吗?」

  「嗯……反而见到也不会和我招呼了。」

  松本身体往前靠了过去,看着哀声叹气的樱井。 「原来真有不喜欢购物的人吗?」

  「就说这个行不通啊~」二宫用手撑着下巴,就坐在樱井的斜对面。 「听我的,没有男人会讨厌电玩的!」

  「嘛──翔酱你这次就听听ニノ的吧!买那个最新的游戏机台跟光碟给他!他一定会很开心的!」相叶从一旁跳了出来,坐到了二宫的身边。

  「……那我要买哪种游戏光碟?我对这没有很了解阿。」樱井摸摸下巴,开始认真的思考买游戏机台的想法。

  「当然是买战斗类啊!」雅纪举起手,情绪高涨的抢话。

  「笨蛋,解谜类才是经典。」二宫立马反驳。

  「养成类也很不错啊!」松本一边拿起了一旁的时尚杂志,一边说着。

  「……那我就买运动类的吧。」




  「这是怎么一回事?」

  大野站在自己的坐位前,看着桌面发着呆。


  那个据说是他的位子的地方,摆了一大台最新的游戏主机,还摆了满桌的游戏光碟片,从运动类到战斗解迷甚至恐怖类一应具全。

  但他对天发誓他压根没买这些东西!


  「大野桑!」一个长得不算差,但表情表情严肃,眼神甚至有些杀气的女人出现在桌边,怒瞪着一脸茫然的大野。 「这些东西难道可以带来公司吗?」

  「呃、不……这些不是我的……」大野有些慌张的摆了摆手,不管怎样他也不可能把游戏带到公司来玩呀!这实在太冤枉了!

  「不是你的?这么扯的理由你都说的出口?」

  眼看小组长的火简直要直接冲破脑门了,其他几个和大野比较要好的员工纷纷拉住大野。

  「好了好了、道歉一下赶快收走就好啦!」

  「抱歉组长,大野桑是新来的,请再给他一次机会!」

  「就是就是……」

  其他人纷纷将大野扯到一旁,巴结小组长去了,一边走还一边回头叮咛他赶紧把游戏都收起来。

  虽然很感谢其他人的大力相助,但这就真的不是他的呀!


  大野微微叹口气,只能默默得找了个袋子,把游戏全都装了起来,但他却非常介意到底是谁这么看他不顺眼?不顺眼到宁可花大钱也要把他赶走?

  他到底得罪谁了……



  之后的几天大野不但完全被小组长给盯上了,还一天到晚被总制作人找去办公事聊天谈八卦,连一开始和他比较要好的几个同事都开始怀疑他是抓耙子,专门去给总制作人告密的。

  至于总制作人到底找他去办公事做什么?顶多就是喝喝他新买的茶叶,吃他新买的东西,聊聊公司近况……

  虽然他认为自己基本是被单方面询问工作方面的事情……

  自己大概真的被总制作人当眼线在用了吧?


  今天就和前几天一样,大野又被叫去总制作人的办公事了!但这次的气氛却有些不一样。

  「呃……今天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大野吞吐了下,看着樱井万分严肃的表情,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这个。」

  樱井没说太多,直接拿了一本册子就塞到大野面前,表情还是异常严肃。

  「这是……?」大野错愕的接过册子,搞不懂这总制作人到底是怎么了?

  「温泉饭店的住宿券。」樱井的眼神有些游移,最后落在右下方,就是没盯着大野。 「三天两夜,供早晚餐,你找时间去吧!」

  「呃……为什么??给我的吗?」大野被樱井搞得一头雾水,把小册子稍为拿起来瞄了两眼,真的是温泉饭店的简介啊!


  为什么?

  对啊!为什么?

  樱井在心里百般的纠缠着,那个相叶给了意见却没说到要以什么为理由?总要给个让他非去不可的理由阿……

  看到樱井脸色千变万化的,大野的胸口总觉得有股暖流,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是有点期待,却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为什么要请我去这么高级的地方?」微微的偏过头,大野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樱井。

  「因、因为你很臭!」樱井开口得很突然,但今天一直都没正眼看过大野的樱井却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对上了大野直勾勾的双眼。 「所以让你去好好洗个澡……就这样,你可以回去了。」

  说完,樱井就自顾自的把头转了回去,回到坐位上做自己的事情了。


  留在原地的大野满脸错愕。


  是因为这样,所以一直不正眼看他吗?因为这样所以送他温泉饭店券要他去洗澡?这……

  根本就是在恶整不是吗?

  一瞬间,大野想起了那天的跑腿,想起了因为一直被叫到办公室而同事渐渐远离他,想起了今天的事情。

  原来樱井总制作打从一开始就只是要整他而已。

  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总制作人?

  他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


  「我……告辞了。」说完之后,大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间让他浑身不舒服的办公事。

  这一刻他忽然觉得,或许他没办法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



  ×××


【山组ABO】SO (上)

此篇文章是以ABO为设定,不知道ABO为何物的可自行上网查下「ABO世界观」,如有雷就绕道而行吧XDD



  工作人员忙碌的进进出出,而大野、二宫以及樱井则是在一旁等着摄影师,准备要拍某杂志的专访。

  「Aiba说他们昨天来的时候,被问了很多令人害羞的问题呢。」等待的空闲时间,樱井正好看了眼手机,是相叶传来的简讯。

  「这样让我瞬间很担心这期推出的内容……」二宫抱持着"只要他们家雅纪情绪太高涨,就没什么好事",摸摸下巴,把手上的游戏机放到口袋里。

  三个人有默契的一起往前走,坐到工作人员为他们准备的位子,开始了今天的专访,而这时的樱井完全没有发现大野有那里不对劲。


  「那专访就先到这了,先休息一下,待会再拍杂志封面。」工作人员走过来和三人简述了下待会的行程,而这时发现了二宫的脸色似乎不太对。 「二宫桑,没事吧?」

  「NINO?怎么了?」樱井伸手拍了拍二宫的肩膀,看到他眉头有些深锁。 「腰又痛了吗?」

  「这次感觉不太一样……右半边都麻痹了──……」二宫艰难的说着,脸色越来越差。

  「这不是很严重吗!?拍摄先暂停吧,不好意思、能帮忙叫个救护车吗?」樱井紧张地转头喊着,工作人员也事不宜迟马上就拨了电话。

  「你们先把剩下的拍完吧,封面少个人应该还好。」制作人出面关心了下,虽然有突发状况,但非必要时他还是希望拍摄可以如期完成。 「待会提早开拍,早点拍一拍早点结束!」

  「好的……」樱井应了生,等他要转头询问大野时才发现,大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他旁边了,抬头四处张望了下,也完全没有看见大野的身影。 「……是跑哪去了?」



  身体的灼热感已经无法忽视。

  大野微微的颤抖着,胸前的乳首单单只是摩擦到衣服的布料,就不由得发红挺立,嘴里吐出的气息也有股黏湿感,让人不禁产生情欲。

  「不……怎么会……在这里……NINO……」按着鼓噪的腹部,大野蹲在地板上,这里是他的休息室,基本应该是不会有人在的。


  他的情期又失调了。


  最近拍戏专访之类的非常多,常常熬夜奔波、吃过多抑制剂的结果就是情期在完全没有料到的时间点发生。

  他的抑制剂呢?

  大野卖力的抬起头,看着远方小巧的背包……他的抑制剂应该又在二宫那里了。

  他是Omega,但没有任何人知道。

  其实是因为他的情期比较晚,一直到出道了才发现自己居然是个Omega,而当时手足无措的他被二宫救了,所以全世界知道他是Omega的就只有他的家人跟二宫而已。

  不是不说,而是根本没机会说,所以团员们也不知道这件事情……也可以说他心里有这么一点不希望团员知道。

  国民偶像天团的队长是个Omega?这种标题他一点都不想在社会新闻版上看见。

  「怎……怎么办……」大野没想过二宫会忽然送医,他想去探望,想快点把工作结束,但他的抑制剂在二宫那里,没有二宫他根本无法工作。

  但他知道二宫是因为他太常吃抑制剂了,为了帮他控制剂量,才一直都方他收着的。

  现下的状况让大野脑筋一片空白,情欲越来越旺盛的他已经感受到身下的肿胀,快要无法抑制了。

  但这里是休息室,虽说除了他没有其他人,但随时都会有人过来找他,这里绝对不是解决这种事情的场所。


  稍为、弄一下吧?


  实在无法忍受的大野已经喘不过气,身体甚至有些发疼,他听说过这是抑制剂吃过量的后遗症,但他不能不吃。

他没有属于自己的Alpha,根本找不到发泄的方法,自己来也只能短暂的解决而已,而之前身为Beta的二宫也会用手帮他纾解,让他不会这么痛苦,但这些玩全都不是解决的方法。

  他只能吃抑制剂了。

  了解到这件事情后的大野,从此就靠抑制剂为生了。


但抑制剂每次后遗症引发时,情期就会突然来临,直得庆幸的是岚里面除了自己外所有人都不意外的全是Beta,闻不到他身上单发出的甜腻香气,否则早就被发现了。

轻轻的将裤头往下拉了一些,用手掌瞬间包覆住肿胀的分身,熟悉的肌肤触感在平常的话其实不会有什么欲望产生,但现在这种时候,大概不管是谁的触感都可以让他敏感得浑身颤抖。


  这就是他对这个身份感到自卑的原因。


  社会上只有少数的Omega和少数的Alpha,其余基本都是Beta,而他在21岁前也一直以为自己是个Beta。


  「大野桑!要继续开拍喽!」剧组人员敲击着大野关着的木门,咚咚咚的声响听的他心惊胆颤的。

  应该不会进来吧?

  这时后他才想起他没有上锁,而这间休息室的锁好像也一直都怪怪的。


  「我、我知道了……」大野尽全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和平常一样,压抑着体内的躁热和身下的刺激,努力不让喘息的声音发出来。

  但不管怎么隐藏,还是可以听得出一些端儿,


  「大野桑?怎么了吗?」剧组人员也听出了那点点的不同,语气带了点担忧,又再度敲了几声。 「身体不舒服吗?我进来喽?」

  「不!不、不可以……」大野一紧张,右手不小心用力过猛,疼的他脑筋一片空白,额头也直冒冷汗,语气也完全不冷静。


  「怎么了吗?」

  「那个、大野桑他好像身体不太舒服……」

  「大野桑?」

  「嗯、但他不让我进门……」

  这段话只有片段进入大野的耳里,但对话内容他并不是这么在意,他真正在意的是、站在门外和剧组人员对话的那人……是樱井。

  所有人里面,他最不想让樱井知道,绝对不想让他知道。

  他知道樱井的个性,他不是这种人,但他还是会怕,怕樱井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会露出厌恶的表情,哪怕只是零点一秒,他都不想看见。

  他还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却在他抬起头、要说话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樱井错愕惊愣的表情,正站在门口,盯着他看。


  一切都崩毁了。


  大野无法形容自己正陷入多么绝望的场面当中,最不想被发现的对象,卡在门口还没进来的剧组人员,正在做那档事的自己。

  他觉得世界在这一刻是寂静的可怕,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是这样的清晰,而当中最让他难过的是在这种情况下、气息依然充满情欲的自己。


  「大野桑……」

  剧组人员不解的轻拍了下档住他的樱井,就这样杵在门口,其他人根本不能进去呀!

  但这一拍似乎拍醒了樱井,樱井马上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直接盖在大野的下半身,接着打横着把完全傻住的队长公主抱起。

  这一切的动作是这样的俐落迅速,迅速的连身后已经聚集过来的剧组人员们也没看清到底是发生什么事,等回过神的时候、大野已经躺在了樱井的怀里。

  「抱歉……我们队长身体不太舒服,这次的拍摄先暂停吧。」礼貌的鞠躬道歉后、樱井也不等其他人回话,直接抱着大野奔跑离开了现场。



  「翔酱……」大野坐在副驾驶座,看着一发不语只顾开车的樱井,他觉得很陌生,非常陌生,这样的表情他没有见过。

  但自己似乎也没资格这么说……他才是最让人陌生的吧。

  专心开车的樱井似乎完全没有听见大野的呼喊,虽然对方喊得轻,但就坐在身边,不管怎么说、没听见都是没大可能的,这情况下也只能解释成专心开车了。

  大野安慰着自己,樱井只是专心开车,没听见了而已。


  但是他想要解释,想要和樱井说刚刚的情况,想说清楚一直以来隐瞒得事情……果然浅意识里还是很自私的希望所有人都可以谅解自己的吗?

  不是Omega的人,是不会懂情欲无法自己控制的痛苦的。

  其实他可以去找个Alpha,让Alpha标记,从此不需要过着这种痛苦的生活,但他就是不想……不想屈服吗?不是。

  一直以来,他喜欢的人都只有樱井而已。


  「翔酱……对不起……」

  「你不需要道歉。」

  意外的,这次樱井很快就回应了,但语调是这样的冷淡。

「对不起,我一直隐瞒着,我是Omega这件事情……」大野咬着下唇,努力抑制着身体的疼痛,这时候的他疼痛远远大于情欲,不管是肉体上的后遗症,还是心灵上的。

  「……没想到你居然是Omega。」


  这句话很很的撞击着大野脑袋,单单就这句话,居然让他感到很羞愧、很丢脸、很难堪,各种委屈和心酸涌上心头。

  「翔酱、我……」大野试图想抓住什么,伸手握住了翔酱拉手煞车的手腕,但他想说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为自己辩解。

  但一瞬间,他知道自己连辩解的机会也没有了。

  樱井甩开了他的手,在他碰触到他肌肤的瞬间,直接抽了回去,表情是这样的为难。

  他让樱井为难了。


  最后这一段路,大野只是低着头,什么话也没说。

  时间流失得很快,还是樱井车开得很快,大野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转眼间就到家了,这难熬的气氛没让他僵持太久。

  知道自己现在身上没什么力气,樱井还是发挥了温柔的本性,帮他提了东西,还有一些食物,应该也是早些时间去帮他买的,尽责的把大野送到了家门口。

  推开家门的瞬间、樱井迅速的把东西全都放在了玄关旁的柜子上,转身就打算离开。

  看到樱井这样的反应,大野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忽然就揪住了樱井的手臂,把他拉了回来。

  「翔酱……就算我是Omega,也──……」

  「不要碰我。」

  樱井用力的推开了大野,转身就离开了。

  而大野则是定格在抓住樱井手臂的动作,脑海中不断回荡着那句话。


  不要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