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还记得几个月前发的【我们之间的关系】么

这是当时的封面~

【我们之间的关系】棒球大联盟 - 吾郎x二世05(完)

  「你在说什么啊、我们都是男人……一般正常的男人不会……」

  吾郎脑筋一片空白,没有继续挣开二世,而是愣愣的站在原地。

  二世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吾郎,他也无法对吾郎的话反驳什么……是阿、他们都是男人。


  但他竟然……就这样、爱上一个男人。


  「一般正常的男人会帮另一个男人解决吗?」

  二世声音在颤抖,不知不觉之中他的心跳已经快到像要跳出来一样,他很紧张。

  吾郎吨了很久,睁大眼睛,想起了当时在棒球俱乐部做的那些……他帮二世解决了。


  「一般正常的男人会帮另一个男人洗澡?」抱的更紧了,就像怕他会突然争脱逃开一样,他抱的紧紧的。

  「那是因为——」

  「一般正常的男人会被侵犯吗!会被一群男人侵犯吗!」

  二世失控的大吼,吾郎感觉到背上有种湿热感,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已经不是一般的男人了……我被侵犯、被侵犯两次!而且、而且……」泪水像是转开的水龙头源源不绝。 「我爱上了一个男人,这样我还是一般正常的男人吗?」

  吾郎无法反驳,他得心跳加速了,现在的他竟然想转身就这样抱住二世要他不要哭……


  为什么?

  两人的心跳都很快,快到对方都感受的到。


  「吾郎、我打完了……」

  寿也拿着手机进到房间,看着抱在一起的吾郎和二世,愣了愣,尴尬的笑了笑。 「呃、我还是再去打电话确认一下好了……」

  「等、小寿!你别误会!这是……」


  什么叫做别误会?

  二世突然推开吾郎,很用力的。 「刚刚的话,就当做我没说。」


  「咦?」

  吾郎一脸疑惑,还没回神、二世就绕过他跑出房门。

  他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应该说一回过神就是这样的场景……吾郎跑到门口一把抓住二世的手腕,接着、把他甩到床上。

  寿也看到这个场景,心知已经大功告成,转身悄悄的离开了。


  被甩到床上的二世愣了很大一下,刚刚脸撞到床的冲击有点痛,但他根本没心思管那个。

  「……二世。」

  吾郎皱眉,手紧紧握着拳头。 「你真的喜欢我?」

  这话一问出来,二世的脸马上通红,转过头去不看吾郎,但依旧坐在床上。


  他希望吾郎能喜欢他,没错、因为他喜欢吾郎。


  看到二世的反应,吾郎也知道了不需要多问,看着红着脸和眼睛的二世、体内正灼热着。

  这种燃烧的感觉,这种热到喘不过气,心跳快到脸红的感觉……就是喜欢吗?

  「可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一样也喜欢你……」吾郎眼神动荡着,走向二世,爬上床。

  看到吾郎靠近自己,二世就无法思考了。


  伸出手,吾郎抚摸着二世的脸颊,眯起眼睛。 「胸口有股热热的感觉,看到你哭会很……心疼,这就是喜欢吗?」

  「你、你问我这个我怎么知道啊!」

  「……说的也是。」

  「……你现在想做什么?」

  二世警觉的看着手开始往下摸的吾郎,当他摸到他胸前的红点时就是一震。

  「看看我对你的爱有多深……」

  「你连你自己是不是喜欢我你都不知道不是吗!」


  「我喜欢你。」

  「咦?」

  一个吻凑上二世的唇,吾郎积极的用舌头闯进二世的嘴里,而二世也被带着一起交缠。

  这吻吻的又香又甜,两人的体温渐渐升高,心情也越来越好。


肉外连


【我们之间的关系】棒球大联盟 - 吾郎x二世04

  站在门口,吾郎靠着墙壁。


  从休息室里走出几个球员,几乎都认出了吾郎。

  「呃、你不是那个日本代表队的……茂野吾郎?」几个球员停下脚步站在吾郎周围。

  「嗯……我是来找吉普森二世的。」吾郎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说出此行的目的。


  「阿……要找二世啊?」

  几个人走回休息室,接着和二世一起出来。

  二世一看到门口的吾郎,整个人愣了很大一下,接着脸颊微微的发烫。

  为了不让其他人发现他的异样,他一大步跨向前,一手抓住吾郎转身快步离开人群。

  「你怎么、突然跑来了?」二世别过脸,不让吾郎看到他现在脸红的样子。

  「找你一起去吃饭。」吾郎耸耸肩,一手揽过二世的肩膀,但那种感觉就像朋友、兄弟。 「走吧。」


  二世颤了一下,他突然感觉到……吾郎只是把它当成朋友才来找他的。

  啊、搞不好不是当成朋友,只是因为前几天他所讲的……

  两人到了一家新开幕的汉堡店,因为店内促销,人还满多的,只剩下几个空位。

  吾郎点了汉堡后看着发呆的二世。

  「欸、二世,发什么呆?」


  二世突然回神,他看着吾郎的脸,想起了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事……为什么吾郎还可以像这样和他平常的交谈?

  这是不是就是代表……吾郎对他一点意思都没有?

  这也难怪,他们都是男人阿。


  「……我要一份跟他一样的。」根本没有心情看菜单,二世敷衍的点完餐后,又进入沉默。

  吾郎没有特别去注意二世怎么了,汉堡送来后就开始大吃特吃。

  但二世桌上的食物根本连碰都没碰。

  看到桌上的食物完整无缺,吾郎抬头微微着皱眉。


  「干麻不吃?」这些东西虽然不贵但也不便宜阿,这样浪费食物总是不好吧?

  「突然不饿了。」二世面无表情的靠在椅背上,看都没看吾郎一眼。


  他怕他看了,会再想起那些事情。

  看到二世这样兴致缺缺的样子吾郎有些火了,他可是特地来陪他"吃饭“的欸!


  「干麻摆出那副脸?我可是特地陪你出来吃饭的,你却一副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吾郎不高兴的起身,把吃完的汉堡纸瞄准远远的垃圾桶。


  进洞。


  「小寿也真是的,干麻一定要我来陪你?」吾郎小声的咕哝几句,却不巧被二世听的一清二楚。

  这下他脸色更难看了。

  「是那个日本人叫你跟我出来吃饭的?」

  二世的声音很冷,冷到让人发寒……但却对粗神经的吾郎一点用都没有,他完全没有察觉。 「不是你自己要来找我的,是因为他叫你来陪我才来的?」

  这下好了,连朋友都不是。

  「不然呢?我还要练球欸。」吾郎把椅背上的外套甩到身上,走到柜台付钱。 「早知道你会一副臭脸跟我吃饭,我才不来。钱我帮你付了……」

  「我自己付就好。」

  二世冷着一张脸打断吾郎的话,走到柜台付完钱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那一瞬间,吾郎心里好像有什么刺痛着,但也只有一瞬间。


  ×  ×  ×


  「所以、你就这样回来了?」

  寿也接近大吼的回看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吾郎。 「吾郎,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


  「喔——」吾郎满不在乎的盯着电视,一旁的寿也已经秉持不了自己的冷静沉着想直接拿东西给他夯下去……

  「难道你听不出来二世语气不高兴吗?」揉揉眉间,寿也沉重的叹口气。


  「他不高兴?我都特地去找他吃饭了还不高兴?我也可以不高兴吧?」吾郎头也不回的盯着电视看,寿也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了。

  看来、他也去一趟,来解决误会好了。


  「咦?你是那个日本代表队的……」

  几个球员看到门口的寿也,纷纷停下来看他。 「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打击很厉害的。」

  「叫佐藤……」

  「呃、你们好,我是佐藤寿也……」

  寿也露出淡淡的笑容,而在场的男性、女性通通双眼呈爱心状态愣在原地,二世又很刚好的看到这幕了。


  「你是——」二世皱眉,看着寿也。

  「啊!吉普森二世,我们去吃饭吧!」淡淡的一笑,寿也拉着二世的手快步走出人群。

  完全当作没看到二世一脸疑惑,小寿头也没回的一直走到昨天那家汉堡店。


  找到位子后,二世坐在寿也对面,一脸疑惑的皱眉。

  「你想干麻?」


  「嗯……我只是想跟你说我跟吾郎没什么,我们只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没有任何情愫。」

  「噗——!」

  二世被饮料噎到,咳了好几声才抬眼看着寿也。 「你跟我说这个干麻?」

  「因为我看的出来……谢谢,你喜欢吾郎。」寿也转头跟服务生道谢后拿起汉堡边吃。

  二世愣很大。

  睁大了双眼看着寿也,他的表情就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一样。

  「你在说什么?」瞪圆了双眼,二世的声音很微弱。

  「其实你表现的够明显了,但吾郎很迟钝,就算你亲口说喜欢他他也会以为你在跟他开玩笑。」寿也看着二世,而二世也像寿也想像的一样脸红了。


  虽然只是淡淡的,淡到几乎看不见的晕红。


  「那又怎么样?我喜不喜欢他不干你的事吧?」二世别过头,满脸不满。

  「我知道吾郎一定也喜欢你!」

  寿也皱眉,看着二世,手上的食物放到桌上。 「真的,不然你觉得正常人会帮男性朋友洗澡吗?」

  其实不只,还帮我解决过啊!


  二世睁大眼睛,想起当时吾郎帮他解决了,还有吾郎对他的说话方式跟眼神……但是、「但是他平常跟那时又不一样,根本就……」

  「那是因为他没有发觉阿,只有在危急的时候他会表露出心意,而且是无意识的表露出来。」寿也的表情很认真。


  「……所以呢?」

  二世被小寿认真的眼神盯着,不自觉的也看回去。

  「所以你要主动。」

  「啊?」


  ×  ×  ×


  「小寿、你到啦?」

  吾郎走出休息室,看见门口的寿也后开心的一手搭上去。 「你什么时候要回日本?」

  「明天吧。」寿也笑了笑,和吾郎一起走到街上。

  两人说说笑笑的走了一段路后,二世突然出现了,手上拿着大袋的食物。


  「我有话跟你说,去你家吃饭吧?」二世提起手上的袋子给吾郎看。

  「喔、好阿。」吾郎没有多想就答应了。

  寿也和二世一左一右的走在吾郎身边,三人一起回到了吾郎家。

  坐在地板上,食物都放到矮桌上,三个人为着桌子开始摆满食物。


  「吾郎,我去打个电话。」寿也笑了笑,起身离开,还不忘回头看了二世一眼。

  他没有理寿也,但他知道小寿对他使了眼色,而他……也开始紧张了。

  两人沉默的吃着桌上的食物,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二世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吾郎也早就耐不住性子了。

  「小寿怎么这么慢啊?」叹口气,吾郎起身想离开房间。

  二世见状想也不想的冲上去直接从背后抱住吾郎,抱的很紧,把自己红到不行的脸埋进吾郎的背里。


  吾郎愣了很大一下,想回头但二世抱的很紧,身体根本扭不过去。

  「二……二世?」

  二世脸发烫,吾郎也清楚感受到了。


  接着又是沉默,二世已经紧张到说不出半个字,他之前上场打击都没这么紧张过!

  感觉到了二世急促的心跳,吾郎的身体也渐渐的热了起来。

  心跳好像加速了,心里有种热热的感觉。

  「你、干麻这样抱着我?很奇怪……」吾郎惊觉自己脸颊居然发烫,想挣脱二世。 「欸、二世!」


  「我喜欢你。」


【我们之间的关系】棒球大联盟 - 吾郎x二世03

  「刚刚吉普森二世找你做什么?」


  寿也和吾郎走在街上,正要前往一间不错吃的速食店。

  「嗯?不知道欸、他说有事要跟我谈,不过我已经先跟你约了,所以拒绝啦。」吾郎耸耸间。

  「……他特地来找你欸,而且还说有事情要谈,干麻拒绝?」寿也微微的皱眉,看着旁边的吾郎。 「干脆我们去找他一起吃吧?」

  「咦?要吗?你跟他又不熟……」吾郎一脸震惊的转头。

  「我没关系阿,走吧——」


  一边说着,寿也拉着吾郎的手走回刚刚来的路,一路往回走。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在经过某条街时、他们听到了路上的人在谈论。

  「欸欸、要不要去报警啊?」

  「白痴阿?别管闲事,那些人不好惹。」

  「可是一直发出惨叫声欸。」


  吾郎和寿也对看一眼,两人走向前。 「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啊?」

  三个妇人同时回头,看到他们后低声的说。 「死巷那边好像有人打架,一直听到惨叫声……不过小伙子阿,还是别去吧?那群人不好惹的。」

  「吾郎、怎么办?」寿也转头看着吾郎。 「你还要比赛,不能打架的吧?」


  「还是去看看吧?看了之后再说。」吾郎皱眉,看着传出惨叫的死巷。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一直觉得惨叫声很耳熟,耳熟到让他觉得……他必须赶快去看看。

  两个人快步走到死巷口,他们先是看到一群人围着一个人,而被围的人被挡住了,看不太清楚。

  「欸、吾郎,那个被围住的人好像……是金发。」寿也吞口口水,皱眉看着里面的情形。

  看来、他和寿也想到的是同一个人。


  「二世——!」


  吾郎想也不想的冲上去,一把拉住一个年轻人的手臂往后甩。

  他愣住了。

  他看到的是二世被迫跪趴在地上,臀部和私密处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之中,而丰嫩的臀部上已经部满了红肿,怵目惊心。

  而拿着皮带的人正想再继续抽下皮带。

  啪——!


  皮带没有落在二世身上,而是落在吾郎的手臂上。

  吾郎咬牙一拳灌在手持皮带的人脸上,一个转身又打飞另一个冲过来的人。


  寿也跑到二世身边,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二世身上,把他扶起来。

  「没事吧?」皱紧着眉头,抱住完全失神的二世,又转头看向正在打人的吾郎。 「不要浪费时间了!先带他去你家吗?」


  「嗯、先这样吧!」


  吾郎走到两人身边,伸手帮二世提起裤子,但在碰到臀上红肿时,二世猛的颤了一下。 「先到我家吧?」

  「不需要!」二世一手拨开寿也,皱紧眉头转身就要离开,但脚步蹒跚的他走没几步就无力的往前倒,正好被吾郎接住,直接把他打横抱起。

  才刚抱起来,不等二世回神,直街跑出巷子奔向自己家里,寿也也在一旁跟着。


  因为街上人很多,二世也不是很想以这种方式出名,不但没有在说话,还把脸埋进吾郎怀里。

  在街上奔跑的两人很快的就到了吾郎的家。

  跑进房间后吾郎把二世抱到床上,在坐到床上的那一瞬间二世猛的颤了一下接着低吟了一声,吾郎才想到刚刚他臀部的惨状,让他趴在床上。


  接着……坐在地上喘很久。


  再怎么说二世都是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人啊!抱着这么重的家伙跑了一整路,没虚脱才怪。

  「吾郎……」

  寿也也在旁边喘,但显然比吾郎好很多。 「我去放热水吧?吉普森二世最好洗个澡……」

  「不需要管我!」二世爬起身,挣脱掉吾郎压在他身上的手。 「我要回去了。」

  才刚站起来、又因为重心不稳跌到地上。


  「二世!」吾郎跑向前把他扶起来,眉头皱紧。 「你现在身体不行啊!先去洗个澡吧?我帮你。」

  二世跟寿也都是一愣,睁大眼睛看着说出这句话的吾郎。


  他刚刚说什么?


  「还在干麻?走啊!」吾郎转身抓住二世的手在他们还没回神时就把他拖进厕所,也没  等寿也放热水。

  寿也站在床边,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在厕所里,吾郎放了热水后把二世扶到一张椅子上坐。

  在坐下去的瞬间二世又缩了缩,接着免强坐下去后又瞪了吾郎一眼。


  「你干麻?」

  「什么干麻?」

  吾郎皱眉,拿着水龙头就冲向二世。 「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被温水冲到身上的二世不知道能说什么,只是一直盯着吾郎。


  他刚刚心情怎么会这么差?

  就因为吾郎拒绝跟他去吃饭?就这样?


  看到二世没有再说话,皱紧的眉头松了些,拿起旁边的毛巾开始帮二世擦洗身体。

  轻轻的,温水在肌肤上滑动,刚刚在死巷的那些恶心的感觉去掉大半,让他愣愣的失神了一下。

  「我自己来就好了。」

  刚回神的二世抢过毛巾,自己把身体弄干净后起身走向已经放满水的浴缸。

  才刚泡进浴缸,二世一抬头就看到吾郎也把衣服脱了,瞬间双颊一红。


  「本、本田二世!你做什么?」

  「啊?我刚刚被你弄湿了,不一起洗我会感冒。」吾郎一边说着,一边泡进浴缸。

  浴缸并不大,塞下两个身材壮硕的男人后几乎没有空隙了,两人的脚也没有空旷的地方放而碰在一起。

  肌肤的接触让二世红烫了脸颊,不发一语。


  低着头,脑袋里不断回想当初他和吾郎在棒球俱乐部发生的那些……不禁心跳微微加速,但又想到刚刚被侵犯的事情,心情又差到极点了。

  那种恶心的感觉,是当初跟吾郎时没有的。

  突然,他全身发毛,呼吸开始急促,那种恶心的感觉瞬间布满全身。


  发现二世脸色不太好,吾郎摇了几下二世的肩膀,却发现他完全没有反应,脸色也非常的差。

  「洗好了我们出去吧?」吾郎起身拉住二世一起站起来,扶他走到门口时、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你可以说出来没关系,发生那种事没必要让自己保持这么冷静。」

  二世动摇了一下,接着甩开吾郎的手。

  「我说了我没怎样!」一个转身,二世跑出浴室,但他没发现他自己全身湿,地板很滑。

  才刚出门口脚下就一滑,整个人往前倒下去。


  「二世!」


  吾郎想也不想的扑上去,抱住二世转一圈后一起倒在地上。

  二世趴在吾郎的胸膛上,而吾郎则是正面朝上的躺在地上,似乎撞到了后脑杓,整个人晕眩了几秒。

  接着、吾郎感觉到了胸口的湿热。


  「呃、二……二世,你没事吧?」不敢随便乱动,他发现二世的身体微微的颤抖。

  二世紧紧的抓住吾郎的肩膀,泪水和洗澡水完全融合。

  「……我全身上下都被摸过了、他们对我做了很多事……他们把我压着、然后、然后——……」


  急促的呼吸声和哽咽的声音让吾郎微微一颤,接着由心底发出淡淡的怜惜。

  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怜惜。

  吾郎伸出手,用他粗操的手掌轻轻的抚着二世的头。

  突然、二世爬起来了。

  「那一切都是你害的!」双手直接撑在吾郎的胸膛上,二世撑着身子由上而下看着他。 「要不是为了找你出去我才不会走那条路!如果你跟我去的话我就不会被……被……」


  一边说着,眼睛又起了一层朦雾。

  吾郎先是一阵错愕,接着眼神变的比以往柔和,伸出手把二世的头押回自己的胸膛上。


  「对不起。」

  一句道歉,二世的泪水又关不住的滴在吾郎的胸膛上。

  「呐……是为了什么找我的?」

  吾郎淡淡的问着,手依然紧紧的抱着颤抖的二世,他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暖意。


  二世沉默了很久,接着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回答。

  「只是、想跟你出去吃饭……而已。」

  很小声,真的很小声,如果不是二世就在吾郎的身上,他一定听不到。


  吾郎眯起眼睛,嘴角连自己也不知道的微微勾起。

  「那、下次换我去找你。」


【我们之间的关系】棒球大联盟 - 吾郎x二世02

  站在休息室门口,他非常疑惑自己为什么会站在这里。

  他吃错药了?对、他一定是吃错药了。


  「呃、你不是……吉普森二世吗?」

  几个从休息室出来的黄蜂队队员看到他,有几个围了过来。 「你找谁吗?」

  「啊、我要找本田二世……」二世顿了一下。

  「本田?我们队上有姓本田的人吗?」一个比较年长的问着旁边的人,他没有本田这个姓氏的印象阿。

  寿也从转角走了过来,刚好听到他们的谈话。 「那个、他是说吾郎啦。」

  「……你是、之前日本代表队的那个?」其中几个认出寿也,用猜测的语气说着。

  「对、我叫佐藤寿也,是吾郎的朋友,我也是来找他的。」寿也露出笑容,那一瞬间不知道是不是二世看错了,好像有几个人就这样愣了半刻。


  因为他也愣了那么半秒,所以不是很清楚。

  很快的、吾郎从休息室里面走出来,看到寿也还没怎样,一看到二世,整个人愣很大。


  「二世?」吾郎走到二世面前,看着他。 「你怎么会来这里?」

  一旁的几个球员现在才回神,纷纷红着脸离开。

  奇怪了、现在得日本男孩都这么……可爱吗?


  「我有事要跟你谈,一起去昨天那家吃饭吧?」二世微微的皱眉,想起刚刚那些球员看到小寿的反应心理很不是滋味,那样的人……是吾郎的青梅竹马?

  吾郎顿了一下。

  「呃、可是小寿难得到美国找我,我已经跟他约好要一起去吃饭了……下次吧。」笑了几声,吾郎没有多理会愣了一下的二世,转身走到寿也身边,离开了。


  他从来没开口邀过任何人,第一次就这样被拒绝了?

  二世心情整个差到极点,愤愤的扭头就走,路上遇到他的人似乎看出他心情正不爽,没有人敢上前跟他说话,他就这样一路畅通到离开那里。


  「唉唷——这不是吉普森二世吗?」

  五个看起来很爱玩的男生晃到二世面前。 


肉外连


【我们之间的关系】棒球大联盟 - 吾郎x二世01

  他们是对手。


  当他高中毕业到美国追求梦想时,他们遇到了。

  他曾经为了打出他所投的球而球棒断了,他曾经被他三振过。

  他曾经为了不让他打到自己所投的球,把球速飙到一百英里,他曾经投出102英里的球却被他打出再见全垒打。

  他们在球场上遇见,在餐厅遇见。

  从原本的敌意变成了最棒的对手,他们共同崇拜着一个人。


  「本田二世?」


  二世走进餐厅,马上就看到正在里面点餐的吾郎。

  「啊、二世?」吾郎回头,看到正走进来的二世只有一个人。 「今天一个人来吃?」

  记得以前都会带个女的……


  「嗯。」没有多回答什么,二世走到柜台点了平常点的餐后走到一个空位坐下来,吾郎却也跟着坐在他对面。 「……干麻?」

  「什么干麻?我也一个人啊,人家生意这么好,一个人给人家占着这么多位子不好啦——」吾郎打个哈欠,昨天他又认真起来忘了要睡觉投球投到天亮。

  「……随便你。」二世微微的皱眉。


  很快的,餐点上来了,有薯条汉堡……等非常多东西,因为是两个人的份量加在一起。

  两人都没有开口。

  旁边几桌的客人开始小声的讨论著那边两个一起吃饭的是不是吉普森二世跟茂野吾郎。


  其实在吃饭时,他们都不是很喜欢被认出来。


  「欸,我认识一个棒球俱乐部的老板,我们把东西带去那边吃,顺便打一场吧?」二世一边说着一边收拾着桌子上的东西。

  「喔,反正我也不想继续在这里吃……」吾郎站起来,将桌上收拾好的餐点拿起来,拎起自己的包包后走出餐厅,而二世就跟在后面。

  「我们多久没对战啦?」坐在二世的敞篷车上的副驾驶座,吾郎看着天空,吹着凉凉的晚风。

  「……从世界杯之后有一次,之后就没有了。」二世单手开车,一手挂在车外。

  因为很近的缘故,位于地下的棒球俱乐部很快就到了。


  「……总觉得这里有点乱欸,没问题吗?」吾郎微微的皱眉,望着下面形形色色的外国人……真的是形形色色啊。

  「都几岁了难道会怕这种场所吗?」二世嘲笑般的笑了几声,领着吾郎走进俱乐部。

  「谁怕啊?我只是觉得这里真的是棒球俱乐部吗……」吾郎一脸不是很想进去,但还是跟着二世走。

  「谁管这里怎样?反正只要有球场有休息室就好了。」二世耸耸肩,转个弯走进一间更衣室。 「棒球衣这里都有,我今天本来就有说要来,所以有预留衣服。」

  「喔……」


  吾郎关上门,却发现没有锁,不过想想都男人也没什么好锁的就没有去在意,走到二世身边开始换衣服。

  吾郎的身材非常的结实,这点二世也是一样的,但就皮肤来说二世还是比吾郎白上许多。

  就在两个人都脱掉上衣在找球衣时,门被打开了。


  「哈喽——两位美……帅哥!」

  一个长相帅气的白人走进更衣室,他的身材也很结实,肤色比吾郎黑了一点点,深褐色的短发,是那种走在街上绝对会被搭讪的那种帅哥。

  「啊、老板。」二世露出笑容,走向那个被他称为老板的男人,接过他手中的饮料。

  「来啊、我也有拿你的份。」老板露出勾魂的笑容,把饮料递给吾郎。


  刚接过饮料的吾郎马上开来喝,而且是一口干到底的那种。

  「欸、本……」二世伸手想阻止吾郎喝饮料却来不及,而后面的老板也趁二世注意力在吾郎身上的时候一个手刀打在二世的颈部。 「呜……」

  「什……喂、你干麻?」看到二世被打倒在地上,吾郎马上冲向前想给那位老板一拳却突然身体无力跪倒在地。 「这是……怎么回事……」


  「你竟然下药……」二世撑起身子想扑向老板,老板却早了一步用手掌罩住二世的嘴巴,粉沫状的药物在他嘴里直接溶化。

  看着趴在地上的两人,老板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是我请人家帮我研究的药,让人全身无力意识却很清楚。」

  二世怒瞪着吾郎。 「难道你没学过不能随便喝陌生人给的饮料吗——!」

  「我、我哪知道啊……」吾郎也无法动弹,只能别开视线。

  看着他们两的争吵,老板笑的更满意了。

  「原本只是想得到美丽的吉普森二世……但现在多了这个小鬼也不错呢,毕竟我的体力不太行阿……」老板笑的灿烂,说出意义不明的话。

  当然,这些话吾郎半个字都听不懂,但二世却完全知道他想干嘛。


  知道归知道,现在他能做什么?

  看到二世的脸色老板就知道二世听的懂他的话,而一旁的吾郎一脸疑惑的似乎还弄不清楚现在的处境。


肉文外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