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go home?】Graves/Credence - 番外#2 (暗巷組)

#魔法冲刺班


外连


  +++

 

 

  「咦!Credence!你学会魔法屏障了!」

  Tina一早和Credence碰面,就发现原本一直学不会的Credence居然会了!而且还操控自如!「看来真的是我教得不够好,部长是怎么教你的?」

  「呃……」Credence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昨晚的一切,马上羞愧的红了脸,支支呜呜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旁的Queenie看见这样的状况,忍不住偷笑了一下,走到Tina身边,伸手拍拍他的姊姊。

  「这种事情就别问了,反正Credence已经学会了嘛。」一边说着,Queenie对不远处的Credence笑了一下,好像在对他说别担心一样。

 

  但看见Queenie这样的表情,Credence更担心了,总觉得他好像被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了。

 

  「啊、Credence!」Tina还在疑惑Queenie为什么不让自己问,抬头却发现Credence已经抓了外套,头也不回的跑掉了。「这孩子今天怎么了……」

 

  终于跑回家了,Credence粗喘着气,脑子里满满都是昨天充满色气的Graves,原来Graves先生也有这样的一面,会不会是因为两周没有上床,所以Graves先生也忍不住了?

  一边这样想着,他的脑袋就越来越热,霸气的Graves真的太迷人了。

 

  等到他进家门,就发现Graves已经到家了,餐桌上已经摆满了美味的佳肴,就等他回家。

 

  「回来了?先坐好,我有东西要给你。」Graves用魔法将最后一锅汤端到桌面上,从大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长条状的精美硬壳礼盒,递给了Credence。

  「嗯?」Credence乖巧的坐到位子上,接过了那个精美的小礼物,盒盖的上方还烫了一条文字,看起来格外的有质感。

 

  将小盒子打开后,里面躺着的是一支深灰色的魔杖,比练习生专用的魔杖长上很多,外表文路不像Graves的光滑亮丽,而是有一些精致的纹路,看得出来此魔杖的制造者雕工非常了得,但这些对Credence而言一点都不重要,光是从Graves的手里得到魔杖就已经足够让他开心了。

 

  「这是……属于我的魔杖吗?」Credence不敢相信的将魔杖拿在手中,手感与练习生的完全不同,拿起来比较重一些。

  「嗯,这款魔杖通常力量强大,很适合你强大的魔力,虽然大多人都认为难以上手,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其实Graves从知道Credence有魔法后,马上就请人去订制了,看过Credence的毛发后、许多人一致认同这么强大的魔力就是要使用沃夫魔杖,虽然他难以上手,但能够毫无保留的发挥Credence的能力。

  Credence拿着手杖轻轻挥了挥,身边的东西轻而易举的就能移动飘浮,丝毫不费吹灰之力。

 

  「但是你还没通过考试,所以不算是魔法学校毕业的学生,只有我在的时候才能够使用这支魔杖,知道吗?」Graves看见Credence笑得这么开心,心情也非常好,轻轻的拍了拍Credence的小脑袋,语气非常温柔。

  「嗯!」

 

  在认识Graves之前,他从没有想过自己可以脱离那样的生活,在被Graves接回家之前,他没有想过自己可以拥有一个家,在Graves跟他告白之前,他没有想过自己可以跟最爱的Graves先生两情相悦。

 

  而现在,Credence知道,他正在往自己所期望的生活,大步的走过去。

 

 

 

  - 完 -

 

 

 


【go home?】Graves/Credence - 番外#1 (暗巷組)

  #1成年夜

 

 

  Credence对于自己可以跟Graves两情相悦,是非常开心的,即便从两人互相确认、确定交往后至今,他们除了接吻什么都做过,他还是很开心。

  只是……从交往至今相近一年半的时间,Graves居然一次都没有对他表现出……想要上床的意思,就连有时候气氛很好,吻也吻得很热烈的时候,Graves都会忽然打住,没有继续下去。

 

  甚至偶尔有几次他不小心提起那天第一次做爱的事情时,就会看见Graves表现得很后悔,说不该在他未成年的时候就跟他上床。

  但是他一点都不介意,甚至可以说很开心,他也是男人,身理上的需求肯定是有的,但他也没有太多经验,是他自己不正常吗?未成年是不是不应该跟人上床?还是Graves先生是认为、成年了才有资格跟他上床?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问Graves,这样问就表现得好像……他很想要?这也太让人害羞了。

 

 不过今天,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也是他可以成为"Graves先生认可的上床对象"的一天,今天过后,他就满二十岁了,是成年人了。

  一边将手中的面包放进大烤箱,Credence心情异常的好,Graves在前几天就和他说过今天会帮他过生日,这两天Graves特别忙,常常没有回家,他们也一段时间没有好好坐下来吃饭了,今天,他的生日,多美好的日子。

 

  「Credence,今天就到这吧!你也辛苦了。」

  Jacob是Credence现在的老板,也就是那间他最喜欢的面包店的店长,大约在半年前,Credence终于鼓起勇气跟Graves说了不想成为Graves的负担,想要到这间面包店工作,学习做面包,而Graves虽然不只一次告诉他、Graves家族的财产已经够他花上三辈子,但他也难得看Credence有想做的事情,于是就让他来应征了。

  没想到这家店的莫魔店长Jacob一秒相中Credence,说看着熟悉,感觉很投缘,最近正好也想找新员工帮忙,于是就正式录取了。

 

  「嗯……谢谢。」Credence还是不习惯面对人群,也不太会与人交际,所以Jacob把他安排在厨房,让他做做把面团送去烤之类的事情,偶尔休息时间还会教他做一些基础的小甜面包,对他非常亲切。

  下了班的Credence将东西收拾了一下,就心情愉悦的准备回家了,只要一想到今晚可以跟Graves共度晚餐,而且他成年了,晚上还可以……做点别的事情,就让他掩不住笑意,而或许是太少露出笑容,没有人告诉他、他的笑容有多迷人,一路上倒是吸引了不少年轻女性回头多看两眼。

 

  到家的Credence马上就看见鞋柜里多了一双皮鞋,Graves已经回家了!

 

  「Graves先生!」Credence开心的快步走到饭厅,马上就看见了把餐桌布置得很整齐的Graves,前阵子两人一起去买的小盘子上面放了Credence最爱吃的东西,正中间也摆了一个精致的小蛋糕,看起来格外的温馨。

  其实Graves早就跟Credence说过、别再加上"先生",但Credence就是改不过来,与其听他扭扭捏捏的喊他Graves或是波西瓦,听着听着他也跟着别扭了起来,还不如就随他喜欢吧。

 

  「回来了?草莓蛋糕你还喜欢吧?」Graves回头看着Credence,侧过身让他看清楚小蛋糕的样子,纯白色的蛋糕上面放了一圈草莓,看起来非常美味。

  「嗯!」Credence抿嘴笑了笑,马上过去跟Graves一起吃饭,一直以来、他都很珍惜跟Graves一起吃饭的时间,因为除了一起吃饭以外,他们很少会一起去做其他事情,久久会有一次一起去采购家里缺的东西,那时间Credence也非常喜欢,因为Graves总是跟他买成双成对的东西,这种时后他就会特别感受到两人正在交往。

 

  随着时间越来越晚,外面的天色也逐渐暗下来了,但Credence心里却越来越紧张。

 

  今天他就成年了,Graves肯定会做点什么,但他虽然开心、却不由得紧张了起来,距离上一次、已经是一年半前的事情了,他对于那场性爱充满了快乐的回忆,但只要一想到即将发生,却又浑身紧绷。

  今天、就是他一直期待的日子。

 

  就在这时,Graves起身了,他走到Credence面前,就如同往常一样,给了他一个又香又甜的吻,接着,伸手拍了拍他毛茸茸的小脑袋,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生日快乐,我的男孩。」

 

  听到这句话的Credence只是微微一愣,一直到Graves走进房间后,他才回过神,发现今天的生日晚餐已经结束了,Graves去睡觉了,他们什么事都没有做。

  老实说他很失落,非常失落,Graves的那句生日快乐更是他失落的根源。

  即便是他已经满二十岁的今天,成为大人的今天,对Graves来说他依然只是个孩子,是他的男孩,他该高兴吗?

 

  Credence用手指轻轻的抚过刚刚被吻过的嘴唇,还有些湿润、有些发热,他转头看像一旁的落地大镜子,记得第一次看见这面镜子的时候,他跟镜子一般高,这一年半来,他长高了一些,长胖了一些,还找到了一份工作,或许他该向Graves证明,自己已经不是孩子了。

 

  经过一番心理准备后,Credence缓缓的推开了Graves的房门,房间的灯都已经关了,才过没多久时间,Graves居然已经睡着了,想来这几天他该真得很累了。

  这样的想法让Credence有点想打退堂鼓,但Graves平稳的睡脸却没有办法让他放弃。他等了一年多了,终于等到成年了,他终于有资格成为Graves的爱人了。

 

  Credence小心翼翼的爬上了Graves的床,从棉被里钻了过去,而当他整个人都塞进棉被里的时候,Graves果然被惊醒了,一双大手迅速的按住他的肩膀,将他钉在原地。

 

  「Credence?」Graves看着半夜偷偷摸上床的爱人,其实他心里非常的激动,但脸上却依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微微的皱起眉头。「你在做什么?」

  「呃……」虽然Graves会醒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刚刚爬上床的Credence却压根都没想到这个可能性,现在被本人直接抓到现行犯,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我、我……我只是……」

  看Credence如此紧张,Graves也不吓他了,只是轻轻的拍了拍那颗小脑袋,温柔的说着。

  「想一起睡就躺好吧,明天还有工作要做。」

 

  看来自己是被当成吵着想要一起睡觉的小孩子了。

 

  发现自己都已经半夜爬上床了,还被Graves这样无视,忽然有点不是滋味,他赌气般的解开了自己的衬衫钮扣,露出了即便昏暗也能清楚看见的白皙胸膛,整个人也直接坐在Graves的小腹上,双手则是摸到Graves的颈部。

  「我已经二十岁了……」Credence皱起眉头,看着一头雾水的Graves,忍不住红了眼眶。「还是没有资格……当Graves先生的恋人吗?」

 

  Graves很惊讶Credence为什么会这样想,只是Credence一直已来都乖乖的,也从不跟他说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像这样赌气的样子可不多见,反而让他有股想看看Credence到底要做什么的欲望。

  「二十岁是成年了没错。」Graves安抚般的拍拍Credence的大腿。「但依然是我的男孩,对吗?」

  Credence没有听懂Graves话中有话的意思,只是沉默了一下,便皱起眉头。

 

  「我要向Graves先生证明,我已经是大人了。」



肉外连



  +++

 

 

  Credence虚弱的趴在床上,刚刚Graves先把他洗干净后,自己去洗澡了。

 

  「喵--」

 

  「嗯?Colin?」Credence疲倦的抬眼看了看走到床边的黑猫,比起第一次看见他,已经长的有些胖胖的了,过去的英姿荡然无存。「这是什么?」

  Colin的脖子上绑了个精美小盒子,Credence小心翼翼的将他拆下来,打开就看见了一枚银色的戒指,小颗的钻石整齐排列,比起整颗的大钻石显得低调许多,也更适合男生佩带。

 

  「戒指……」

 

  「其实吃蛋糕的时候就想给你了。」Graves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湿漉漉的头发塌了下来,与平常整其的造型有着巨大的反差。「但是……你还年轻,我不希望你觉得沉重。」

  而Graves还没说完,Credence已经哭红了眼,张着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最后,Graves坐到床边,温柔的看着他。

 

  「虽然我们还不能结婚,但……我能够给你承诺,Credence。」

 

  看着说不出话的Credence,Graves紧紧的抱住他,抱住这个对他而言,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电影有段是纽特带雅各到皮箱里上药

不知道是不是电影漏洞、一开始纽特还穿著外套来著、下一幕就脱了外套、再下一幕连背心都没了剩下衬衫阿!

忍不住把这段画了出来XD

【我的奇兽男孩】家长组

这本在湾家贩售的、已经售完啦!在这放上来给大家看看

观赏:右至左

【暗巷组】孩子的教育不能等

魁登斯有些紧张,他乖巧的跪在地板上,双眼紧紧的盯着地板,完全不敢抬头看眼前的男人,而他也明显感受到了头顶上传来的视线。


其实他知道葛雷夫肯定很生气,但却没想到会这么生气,仔细想想,葛雷夫确实交代过他不能去那的,但他还是……


「我很抱歉,葛雷夫先生……」魁登斯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努力的思考着该怎么让生气的恋人消消气……更何况这件事情真的是他自己的错。


「抱歉什么?」


葛雷夫的声音极为冰冷,完全不用看都可以知道葛雷夫现在的表情肯定非常的恐怖,而魁登斯向来缺乏安全感,惹葛雷夫生气这件事情让他感到异常的害怕。


一方面是他对于惩罚的恐惧,另一方面是对于自己会被丢弃的恐惧,无论是哪个,他都不敢想。


「您带我来英国前……有说不能去翻角巷的,但我去了……真的、很抱歉……」其实认真说起来,魁登斯并不是自己愿意去的,而是他的魔法用不稳加上口音不清楚,要去斜角巷却不小心传到翻角巷去了,虽然去了之后他确实因为好奇而没有马上离开。


「所以你明知道不能去,却不愿意听我的话?」葛雷夫的声音依然冷淡,却听得出这句话的最后,尾音微微上扬,听得出非常的不悦。


但这句话简直要把魁登斯吓坏了,不愿意听葛雷夫先生的话?怎么可能!他只是、因为有一点点好奇,而且他也没有真的带很久,只是稍微……逛了一下而已。


「没有!我、我……」魁登斯紧张的抬头,对上了葛雷夫严肃到让人害怕的表情,反而更加紧张了,那个一点温度都没有的眼神让他心生恐惧。 「对不起……请、请罚我吧,我错了……」


看着不断认错的魁登斯,葛雷夫就坐在沙发上,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上来。」


「嗯?」


魁登斯微微愣了一下,看着葛雷夫的动作,虽然不太明白葛雷夫的意思,还是乖乖的起身,站在葛雷夫面前。


葛雷夫见魁登斯的反应也知道他不懂,大手一拉,就把魁登斯拉了过来,正面朝下的趴在自己腿上,而魁登斯就上半身在沙发上,下半身自然垂在地板上,只有屁股高高的被葛雷夫的腿撑起来。


就在他还没意识到这是什么样的状况时,疼痛忽然在他屁股上炸了开来,力道大的让他整个人狠狠震了一下。


「呃啊!」第二掌也没隔几秒就落了下来,这次魁登斯忍不住痛呼了一声,直到现在他才惊觉,自己挨打了!葛雷夫先生打了他的屁股!


但葛雷夫就像是没有听见魁登斯的痛呼一样,没隔几秒又落下了一掌,每一掌都是由下往上,狠狠的扇下去,不但感受到充分的疼痛,更因为那里接近私密处而羞耻感大增。


「呃!呃!啊..……」葛雷夫一掌一掌的用大手扇在魁登斯软嫩的翘臀上,很快的,魁登斯已经感受到自己的屁股开始发烫,虽然隔着西装裤,还是觉得火辣辣的疼。


他从小就常常被打,但是他母亲总是拿皮带抽他全身,他常常被打的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在痛,但这次很不一样,葛雷夫使用手掌教训他,屁股上要说是疼,火热热的感觉更明显。


但显然葛雷夫不认为这样就足够教训魁登斯,他停下了巴掌,将魁登斯的裤子给脱了下来,露出了光滑白皙的屁股蛋。


「哇啊!」


宽厚的手掌打在光屁股上的疼完全超越了他的想像,原来还有西装裤隔着,声音拍打起来钝钝的,疼痛感也有些闷闷的,但光屁股就不同了,声音响亮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影响,疼痛感也从闷疼的等级上升到麻疼。


但葛雷夫的动作并没有因此而慢了下来,一掌一掌的扎扎实实打在他的臀峰上,很快的,魁登斯已经忍受不了屁股上像是著火般的疼。

他原以为葛雷夫用手掌打他,是温和的惩罚,他以为自己可以乖乖的不哭不叫的受罚,让葛雷夫觉得他是个乖孩子,但他认为他错了,葛雷夫会用手掌罚他是因为即使是手掌也可以带给他极大的痛苦,而自己完全没办法像理想中那样乖乖挨打


魁登斯疼的开始左右扭动挣扎,但腰早就被葛雷夫扣的死死的,无论怎么挣扎扭动,巴掌都是落在最疼的位子。


「痛……好痛……好痛……啊!」


魁登斯的声音带着哭腔,他忍不住奋力的踢着腿,葛雷夫去抬脚就将他的双腿夹住,让他只能牢牢的固定在葛雷夫的腿上。


「呜……呜、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呜呜呜我错了……」魁登斯将手伸到后面,想要挡住挨打的屁股,却被葛雷夫一个反手抓,扣在背上,全身都无法挣扎,终于哭了出来。


他从来没有想过被手掌打屁股可以这么疼,他疼的已经忘记自己究竟为什么挨打,疼的他快要忘记这只手平时带给他的温暖。


魁登斯忽然有些委屈,自己究竟是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葛雷夫为什么要打的这么狠?到底是有什么事情严重到……要用这双总是带给他温暖的手施予他这样的痛苦?

他不过是不小心错进了翻角巷,又多看了一下下而已,就值得葛雷夫这样ㄉ罚他?而且他已经认错了,真的很疼,疼的他浑身颤抖,葛雷夫的巴掌却依然狠辣的落下。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随着巴掌的落下,魁登斯除了对不起也说不出其他的话了,他的泪水不断的落在沙发上,如果不是因为趴在葛雷夫腿上,他真的会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个被母亲责打的过去。


忽然,葛雷夫的巴掌终于停下了,而这时魁登斯的屁股早已高高的肿起,红的像是随便一碰就要渗出血一般。


魁登斯又哭了一会儿才发现葛雷夫的巴掌已经停下了,正当他回过头想看看自己的恋人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正在拿他的皮带。


皮带。


这个东西对魁登斯而言是极大的阴影,这东西对他而言只有痛苦及恐惧,他当然知道皮带的威力,他从小就领教过,而刚刚的巴掌已经可以造成这样的痛苦,用皮带会是怎样的状况?


所以当他看见葛雷夫讲皮带折了两折,在他屁股上比划的时候,魁登斯马上吓哭了。


「不!我错了!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不起、对不起……不要用这个打我……拜托……对不起、对不起……」

魁登斯崩溃的大哭,他紧紧揪着葛雷夫的西装裤,他不敢就这样爬起来,怕葛雷夫会更加生气,但他真的害怕了,比起疼痛,只要脑海里一浮现出葛雷夫拿着皮带抽打自己的样子,他就难过的失去理智。


葛雷夫听见魁登斯这样崩溃的大哭,心都碎了,他马上放下了皮带,伸手将魁登斯抱起来,把他紧紧的抱在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听话……我错了……对不起……」魁登斯虽然已经被葛雷夫抱在怀里,却还是全身发抖,嘴里不断的喃喃的说着对不起,好像没发现葛雷夫已经放下皮带。


「乖,我不打了……」葛雷夫有些后悔自己在盛怒之下动手,即使要给他教训,也不该下手这么重,尤其拿了皮带。


说实话,他从来没有想过要用皮带打魁登斯,那只是吓唬他罢了,本打算和他说如果还有下次就要用皮带之类的威胁话语,却没想到他还没开口,魁登斯就吓哭了。


魁登斯紧紧的揪着葛雷夫的衬衫,他颤抖着双唇,不断的在葛雷夫的怀里瑟缩。


「以后我会听话……会乖……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听话、对不起……对不起……」


这些话语听得葛雷夫心疼不已,但魁登斯完全搞错他的意思了,现在的魁登斯八成以为是因为自己不听话才会挨打的,但这完全不是他的意思。


「乖、乖,别哭,魁登斯、我不打了……乖、你听我说……」葛雷夫只好紧紧的抱住怀里吓坏的孩子,用他所能最温柔她语气。 「翻角巷卖太多禁物,人也很复杂,一不小心就会发生意外,更何况你的魔法刚刚开发,还不太稳定,去那种地方容易出事。」


「我很担心你。」


听着葛雷夫的话,魁登斯总算安定了下来,原来是因为危险,葛雷夫才会这么生气,他卷缩在葛雷夫的怀里。


「对不起……」他才刚刚发现自己是巫师,也刚刚才接触魔法世界,有很多危险是他也不了解的。


魁登斯知道葛雷夫已经不像刚刚这么生气,甚至有点温柔,他无辜的抬起头,怯怯的看着抱着他的男人。


「我错了……葛雷夫先生还要罚吗?」


葛雷夫微微的眯起双眼,看来魁登斯跟他相处了这么久,也越来越用这种方式撒娇了,偏偏自己也很吃乖巧委屈这招,但这次他可没有打算这么快就放过魁登斯。


「哇!」


魁登斯本以为自己说完,会得到一个温柔的吻,替他揉揉屁股,却没想到又被压回腿上,跟刚刚的挨打姿势一模一样。


难道还要打吗?



肉外连 (新发现的肉外连、不知道能不能用)


+++




「葛雷夫先生……您还生气吗?」


魁登斯躺在葛雷夫怀里,毛茸茸的小脑袋蹭了蹭葛雷夫的下巴。


葛雷夫低头看了下怀里的小可爱,说真的,知道魁登斯跑进那间店的时候简直吓坏他了,当时就想着肯定要好好教训一下着不乖的小家伙,但真正动手教训后,却只有满满的不舍。


「哇!」


魁登斯还认真的看个葛雷夫,却发现身下传来一阵疼,是葛雷夫在揉他肿起来的屁股! 「好痛、好痛、葛雷夫先生……」


「知道痛就好。」


葛雷夫深深的吻了魁登斯,接着用有些威胁的眼神盯着他,大手不重不轻的在他的屁股上来一下。 「下次再做这种危险的事情,小心你的屁股。」


「呜……我、我知道了……」魁登斯害羞的底下头,躜到葛雷夫怀里,乖巧的点点头,不管怎么说,这种惩罚又疼又难为情,他也一点都不想再让葛雷夫先生失望了。


「好了,赶快睡吧。」


「嗯……」




— 完 —


虽然有点晚了、还是放上全文连结吧!

01远距离恋爱寂寞难耐该怎么办?

02台下都是学生的时候该怎么办?

03在校外时学生有危险该怎么办?

04不小心惹男友生气了该怎么办?

05魔法部长天天来学校该怎么办?


最近很多人应该都发现了、我一直以来发的所有肉外连全部都失连了了!

因为我的微博不知道为什么、帐号好像被封锁了、因此比较新的文章有更新连结到随缘居、但有些不知道该放哪个论坛的、就没有更改外连了ORZ

等未来解决这个问题(弄新的帐号回来)、会再慢慢更新连结的.......虽然有300多篇文章、一半以上都有肉外连、不过我会想办法更新连结的........真的有点多阿ˊˋ

顺带一提、这本在湾家的3/25 HP only有出本、如果想要的朋友可以在下面点热度或是留个言、有过最低印量就看看能不能在淘宝上架吧!

像以前一样、会转成简体字内容的∧∧



【爱上奇兽男孩】04 - 不小心惹男友生气了该怎么办?(Graves/Newt)

「啊、不好意思!」

  一杯酒就这样在没有任何东西碰到他的情况下直接洒在对坐的女子身上,单薄的淡色裙装一下子就变成了透明薄纱,里面的肤色若隐若现的透了出来。


「没关系、没关系……」女子马上起身将身上的酒弄到地板上,但已经湿透的衣服不会这样就干了,只能说这酒洒的太好,让他胸前与腿都湿成一片。


  而Graves就坐在不远处的位子上,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如果不是因为Newt出发前不断的嘱咐他,他现在肯定已经用魔法把那男人弹飞了。


  「小姐,我送你回去吧?」男人笑的很诡异,像是要扶着人家、却是搂着女子的腰使劲的摸,眼看手滑向了屁股,狠狠的捏了一把。 「我们还有很多可以讨论的。」


  「呃!」Newt明显的感受到屁股被抓了一下,但碍于情势,他也不能轻举妄动,他更担心的,反而是坐在不远处,眼神像是要杀人一样的Graves。


  早知道,就不应该让Graves一起来的!


  前几天,他收到了奇兽救援委托,几位学生跑来跟他说经过某个小巷的时候,听见了有人违反做奇兽买卖生意,而且手法非常残忍。

为了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Newt本来想直接到那个俱乐部去一探究竟,但……这个俱乐部除了内部成员外,只限女性入内,这也是他现在为什么穿着女装与这个猥亵的男人接洽的原因。


  看见Newt跟着男人离开了咖啡厅,Graves马上跟了上去,他其实阻止过Newt,毕竟单枪匹马跑到这种地方本来就很危险,更何况是以女性的身份?但只要碰到奇兽的事情,Newt就会变得极为固执,完全不听劝的要执行这个任务,最后Graves只好妥协,但自己会紧紧跟着。


  就在Newt要进入室内的时候,Graves放了一个小水晶球进去,好透过水晶球观看里面的状况,但之后发生的事情却完全超乎Graves的想像。

  照理来说,水晶球可以替他跟着Newt,并且让他观察内部情况,却在Newt进入后、视野变得非常狭窄,杂讯也不断影响画面的显示,根本看不清楚里面在做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


  而这件事情在Newt入内后也发现了。


  才刚踏入俱乐部,他就感觉到魔力大幅减弱,门一关上,全身都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抽空一样,有些无力,他就知道大概发生什么事情了。

  在来之前,他就知道这个俱乐部里面有反魔法装置,只是没想到反的这么彻底,他没有想过会有其他巫师能立下这么强大的屏障。


  「嗯……奇兽在哪里呀?」

  Newt四处张望了一下,表现得很新奇一样。 「都养在这边吗?」

  「哈哈,这么急啊?」男人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眯起双眼,看起来像是在打什么算盘一样。 「放心,待会儿就让你看看,我们这边有很多稀奇的奇兽。」


  Newt也没多想,就被男人拉着往内部走去,越往里面走,越看见一些关在笼子里的小动物,他们的眼神很哀伤。


  「老大!我把人带来了!」

进到俱乐部后台后,映入眼帘的是一间与外面不同,奢华亮丽的房间,里面有许多名贵的摆饰品,有一些没有攻击性的魔法生物被链子锁在一个角落,身上有些不太显眼的伤。


  「她就是你说要来买奇兽的小妞?」

  一个留着大胡子的男人大手拍在自己的腿上,身形巨大的不像人类,根据Newt的知识来看,应该是巨人与人类的混血。 「长的可真美,快过来!」

  Newt听见他的话,却没有意识到他要做什么,还是呆愣愣的站在原地,直到男人拉着他的手臂走向巨人,才发现情势是不是有些怪怪的?


  「那个……不是要让我看看奇兽吗?我有带现金……」Newt有些不知所措的拿起挂在身上的小包包,像是在翻找现金。

  「唉唉唉——不急不急,我们马上就让你看看我们老大的“奇兽”。」

  「什么?」


  忽然,巨人一把抓住Newt纤细的手臂,将他拉到面前,原本不算矮的Newt跟巨人混血站在一起,还是小了两号。

  「这么急着想看我的奇兽吗?」巨人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比脸大的手直接按住Newt的翘臀,另一手则是揪住他的脸。 「现在就让你看看。」


Newt下意识的想挣开巨人的手,却在挣扎的途中弄破了有些微湿的薄纱,露出了平坦结实的胸膛,女用内衣则是有些怪异的歪斜在胸前,这完全不是女人的身躯。


  「你是男人?」


  被识破伪装的Newt忽然松了一口气,如果自己真的是女人会发生什么事?虽然他早就知道这俱乐部的老板是以爱好女色闻名,却也没想到居然是这样强硬。


  但事情往往没有这么简单,尤其是在这种时候,当巨人老板说出下一句话的时候,Newt真的很希望自己听错了。


  「看你长得这么美,是男的也好,又不是没尝过。」

  Newt弄错了一件事,这位巨人老板不是爱好女色,这是个性爱成瘾的人,实际上外面流传只有女性可以来交易也纯粹是他要玩女人而已,压根没有打算跟他们交易。


  「不……」


Newt不断的向后退,但对于巨人混血来说,Newt退后的距离不过是他几步的差距罢了,他一个箭步便抓住了Newt,像是看着猎物一般的锐利眼神几乎将Newt刺穿。


  「这么单薄的身体,不知道能不能容下我的尺寸呢?」


  「呃……不——!」


  磅匡——


  就在Newt退到无路可退,被巨人抓得正着的时候,一个酒瓶飞过来直接砸在巨人的脑袋上,入口出也传来了各种吵杂声。


  冲进来的人就是Graves,但因为里面的反魔法装置,他也没办法用魔法助阵,只能硬着头皮闯进来,一路上也遇到许多拦阻,看起来有些狼狈。


  「Percival!」Newt虽然开心Graves来救自己,但当他抬头看见Graves疲倦的样子,又异常的自责。

  Graves也没时间慢慢思考,随手抓起了一个挂在墙上的摆饰就扔了过去,却没想到丢出去的那刻,所有在场的俱乐部人员都非常惊慌想要接住那个东西。


  「原来如此。」

  Graves一个转身把快要被接住的摆饰品踹了出去,直接撞上坚硬的墙壁,应声碎裂,这一瞬间,Graves马上冲上前捞起Newt的腰,移形幻影消失在原地。


  +++


  Newt垂着小脑袋,乖巧的跪坐在地板上,完全不敢抬头看向正坐在床缘盯着自己的Graves。


  「有两件事我想确认一下。」


  Graves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而Newt并没有看见Graves的表情,从上而下的声音让他倍感压力。


  「首先,你早就知道这间俱乐部有反魔法装置?」


  「……嗯。」其实应该更正,是“听说”有反魔法装置才对。


  「第二,你也知道这个主使老板是爱好女色的混帐?」


  「……所以,所以我才去啊,我是男人。」而且应该再更正,是“听说”爱好女色才对。


  「穿女装去,真是个好主意。」


Newt完全不用想也知道Graves现在肯定超级生气,当初Graves就已经阻止过他,也答应他会先计画好再帮他行动,但他当时急着要解决,完全听不进去,现在搞到自己深陷危机又要Graves来救他,确实也是他的问题。


  「Percival……」Newt怯怯的抬起头,想着要稍微讨饶一下,却在抬头时看见了Graves嘴角的伤口。

看起来是被人打的,怎么想都是那时候冲进来不能用魔法,被那群人打到的,Graves肯定自己用过治愈术,却还是残留了淡淡的淤痕,原本应该很疼吧。


  想到这里,Newt又更加自责了,那时候Graves冲进来时的狼狈模样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脑海中,让他有些心疼。


  面对Newt自责的表情,Graves并没有做任何表示,这次的事情他是真的生气,不单单是因为Newt的举动,更是气自己明明就在几步之外,却还是差点救不了他。


  Newt看Graves面无表情的瞪着自己,想着这次是自己的问题,要怎么做才能让Graves消消气呢?


  最后,他只得到一个结论。


肉外连

【爱上奇兽男孩】02 - 台下都是学生的时候该怎么办?(Graves/Newt)

  霍格华兹是魔法界最伟大的魔法学校,至少对英国的巫师而言,能进入霍格华兹学院就读是所有孩子的梦想,而作为英国最伟大的魔法学校,对于所有课程都会严格把关,为培养出优秀的巫师,学校对于老师的教学也非常放心,让老师有极大的自由度选择上课方式。

  Newt‧Scamander,当年就读霍格华兹的Hufflepuff学院,但没有毕业就离开了,即便如此,他走遍世界,写了一本关于奇兽的书籍,成为出名的奇兽饲育学家,于三个多月前,受霍格华兹邀请,回到自己的母校任职奇兽饲育学的老师。


  Scamander教授的上课方式非常自由,喜欢让学生尽量接触奇兽,但也因此,在出外接出大自然前,需要做好所有的知识准备,原本都在校外上课的他们为了下星期的校外教学,今天在教室上课。


  Newt放下浮在空中的书籍,手缓缓的放到讲桌上,有些疲倦的撑着身子,抬起头看向台下的一众学生,他只觉得空气有些冰冷。


  「Scamander先生,您身体不舒服吗?」

  一位学生礼貌的举起手,歪头看了下Newt,其余学生也纷纷投已关注的目光。

  他们的奇兽饲育学老师虽然话不多、跟他们也不太热络,但温和的个性还是受到许多认真的学生喜爱,现在Newt明显精神不济,几个学生都有些担心。


  「嗯?喔!我、我没事。」Newt有些不好意思的挥挥手,居然让学生们担心,他做为老师这可不是好事,但即便他想要保持没事的样子,身体里的小东西却一点都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Graves先生没有说过这东西还会动!


  「呃……Scamander先生?」学生们见Newt忽然一个踉跄差点跌落地面,吓了一大跳,几个女学生更是担心的起身想看看Newt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肉外连






  「不是你说想要玩其他玩法的吗?」Graves缓缓的俯下身子,想扶Newt起来,却看见Newt一脸委屈难为情的样子,也有些无奈。

  「我怎么知道是这种的……」Newt羞愧得不敢抬起头,毛茸茸的小脑袋就这样靠在墙壁上,看起来格外可爱。 「刚认识的时候,我都不知道Graves先生居然这么爱欺负人。」


  Graves有些宠溺的将Newt抱到怀里,露出了一个不太明显的微笑。

  「我想欺负的人,只有你。」


  Newt红着脸转头对上Graves的视线,圆溜溜的大眼转呀转的,最后终于像是下定决心一样闭起了双眼,抿着嘴就这样在Graves的嘴唇上点了一下。

  而Graves当然不会放过,他一手直接按住Newt的后脑杓,不让他移开,马上就再度凑上去,舌头熟练的将他的嘴给撬开,闯入他的口腔,给了他一个湿热的吻。


  「现在你已经解决了。」两人分开后,Graves又舔了一口Newt软嫩的脸颊。 「现在该我了。」


  「什么?」


【爱上奇兽男孩】01 - 远距离恋爱寂寞难耐该怎么办?(Graves/Newt)

  「那、今天就上到这里,下课吧。」


  此话一出,原本还算安静的教室马上传出了孩子们的喧闹声,而Newt从受邀到霍格华兹当奇兽饲育学教授至今也已经三个多月,非常习惯这些场景了。

  有爱问问题的孩子,也有野心庞大的孩子,也有害羞老实的孩子,虽然来学校当教授从来都不在他的人生规划当中,但经过这三个多月的任职,他现在非常庆幸自己答应了这个邀约。

  或许是因为他教的是低年级的孩子,思想单纯的多,这里的生活也让他不断回想起自己还在霍格华兹就读时的回忆,让他对于这份工作有这么一点兴趣。


  要说到霍格华兹教课,对他而言最大的问题,应该就是……


  「Scamander教授!」一位年长的巫师从通讯室里走了出来,一只猫头鹰也顺势飞了出来,停到Newt的肩膀上。 「有你的信件。」

  「好的、谢谢。」Newt有些不自然的点点头,接过了那封信,马上就转身离开了现场。


  信的背面有一个熟悉的封蜡,这让Newt又期待、又有些寂寞。


  Newt进了他的个人房后马上就将所有的东西抛到床上,拿起信封忐忑的坐在床缘,修长的手指在上头犹疑了许久,还是缓缓的将封蜡给割开了。

  里面有一张写了几行字的羊皮纸,摊开来后、一张熟悉的脸庞就这样浮现出来,这是Graves寄信前、预录的影像,影像里的Graves就像他记忆中的一样,紧锁着眉头,一点都不亲切。


  『Newt,上次和你说过的那件事情,要往后延了,最近国会太忙碌,我走不开。 』

  影像中的Graves嘴巴一开一合的,念出了羊皮纸上的字,熟悉的低沉嗓音让Newt心里一跳一跳的,但这些话、却也让Newt从一开始的期待被重重打落。


  上一次传信时,他跟Graves提议了要带他参观霍格华兹,而Graves很爽快的就答应了,这大约是半个月前的事情,他没有办法否认自己有多期待,毕竟他跟Graves在一起后没有几天,远在美国的他就收到了霍格华兹的邀请,马上就回英国任职了,所以他真的很想见到Graves,看一眼也好,说一句话也好。


  看着信件上的字迹与半透明的影像,Newt难掩失望的神色,有些泄气的躺到床上,柔软的被单深深的陷了下去,将他包覆其中,一阵扑鼻的男性香水气息传了出来,让他有些昏沉沉的。

  这是Graves爱用的香水味,这段时间虽然过的冲实,但Newt实在有些寂寞,而刚好某天在店里看见了这瓶香水,他居然就这样买回来了。

  这香水真的不便宜,也不是他爱用的味道,但是当他路过时闻到这股香气,脑海中就会浮现出Graves的脸,等到回过神,他已经把香水买回家了。


  买回家后,他做了一件连自己都很讶异的事情,他拿起香水,在房间喷了两下,整个房里顿时充满了Graves的香气。


肉外连

妹妹看完一直说、不正眼看人的妈咪太可爱啦!

他说了我才发现、我画的妈咪还真都没有正眼看人过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