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总有一天】卫九番外 - 吃醋(风中奇缘)上

  「这件事情确实这样做比较好。」

 

  萧景琰放下手中的酒杯,难得的对外人露出了较为灿烂的笑容。「卫将军果然是军旅之人,和你畅谈颇有收益。」

  「好说好说,也只是一些皮毛,我的历练还不够。」卫无忌也放下了酒杯,脸上已经有些微醺的泛红,可意识还算清楚。「现在也不打算回建安了,这些东西也用不上了。」

  「不如来金陵怎么样?」萧景琰也喝了不少,也有些微醺,转头看向另一个少年将军,他一直以来对这类的人就颇有好感,会是他愿意诚心结交的对象。「在金陵没有人认识你们,可以更自在些,及便你不打算再插手朝中事,也可当作来这游玩。」

  「也好,再看看九爷的意思吧。」一讲到莫循,卫无忌无意识的笑了下,心里有些暖暖的。

 

  到琅琊阁治疗,也已经过了大半年,这段时间萧景琰有自己回去金陵过一趟,梅长苏倒是一直待在琅琊阁,时常与莫循闲话家常,而卫无忌就是在萧景琰在琅琊山的时间就会两人谈论军事、谈论朝政,喝喝酒,不知不觉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不错。

  「小殊说过几日我们就要先回金陵了,九爷的脚也正逐渐好转,我们会在金陵等你们。」萧景琰将空的酒瓶和杯子摆好,一边缓缓起身。

  「好!我们这一结束,就去金陵找你们。」卫无忌拿起一旁防身的剑,一边起身。

 

  就在两人刚要走出店家时,一声尖锐的叫声划破了宁静的夜晚,这山路上几十里内就只有这一家酒馆,所以即便是夜晚,这里也挺热闹,这一声尖叫引来了还在里头的众多客人,刚出来的萧景琰和卫无忌也机警的亮出防身武器,马上跑到尖叫声的发源处。

  一个年轻的姑娘跌坐在地板上,手腕上的伤鲜血直流,看起来让十分人怵目惊心,但乌黑的道路上也看不见其他人。

  「姑娘,你没事吧?」卫无忌收起剑,走了过去。「伤的不轻……但这时辰也没有大夫在看病了。」

  「把他带回琅琊阁?」萧景琰看见这番光景,也皱起眉头,这伤就算现在紧急处理,也是需要即刻的后续治疗,现在唯一的选项大概也只有琅琊阁了。

 

  「嗯,赶紧把他带回去吧。」

 

 

  +++

 

 

  「真的很谢谢你们!」姑娘朝着众人深深的一鞠躬,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看气来颇有朝气又活泼,和那天晚上受重伤的样子完全不同。「还让我在这打扰了一晚,真不好意思。」

 

  「不会不会,小蝶美人儿想住几天都可以!」蔺晨站在一边,露出大大的笑容。

  「嗯……真的、很谢谢。」名为小蝶的姑娘有些害羞的笑了下,视线却不知不觉的飘向了一直坐在一旁专心吃饭,完全没有看过来的卫无忌。

  莫循原来正在一旁研究蔺晨昨晚使用的药物,被卫无忌叫上过去吃饭时、稍微看了一眼小蝶,却发现这姑娘的双眼正直勾勾的盯着卫无忌,丝毫没有要移开的意思,莫循并没有想太多,就是坐过去一起吃饭了。

 

  「小蝶姑娘也来吃吧。」这眼神梅长苏自然也发现了,只是笑了笑、拉出了自己身边的位子,示意要他坐过来,而原来坐在梅长苏身边的萧景琰也不以为意的往旁边挪了挪。

 

  早饭时光很快就过去了,一开始大家确实都没有想很多,就是觉得这新来的小姑娘眼里好像就只有卫无忌一个人,一直到吃完饭后,小蝶马上就黏上卫无忌后,大家才终于觉的有些不妙。

 

  「卫公子……谢谢你救了我!」小蝶一吃完饭就黏上了卫无忌,紧紧的跟在他身边。「要是没有你的话,我恐怕已经……」

  「没什么,当时发现你的除了我还有……萧公子,不必一直向我道谢。」其实卫无忌有些不耐,他不是很喜欢像这样被缠着,一边说着便一边朝外面走去,但小蝶也就这么跟上去了,只留下剩余的人还在饭桌前。

 

  「我说……九爷阿,这卫将军还挺受欢迎的阿?」蔺晨用手轴撞了撞莫循,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看人家小姑娘被他迷得团团转的,整个人都要贴上去了,不要跟我说你不在意阿!那肯定是骗人的!」

  「……不用做无谓的担心,今日的治疗要开始了吗?」莫循只是浅浅的冲着蔺晨笑了下,似乎一点也不关心刚刚的事情。

  「啧啧,居然这么淡定,好好、也吃饱了,是该做今天的治疗了,来吧!」蔺晨见莫循一点也没有动摇,也不自讨没趣了,领着莫循就到另一个隔间去了。

 

 

  其实要说在意,莫循其实也真没有这么在意,他不至于会觉的卫无忌这么容易就会变心,但是刚刚小蝶几乎就要扑进卫无忌的怀里了,这感觉确实不是很好。

  莫循微微的皱起眉头,他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对卫无忌的执着超乎了自己的想象,每个人都有交友的权利,自己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但当晚上原本应该来找他的卫无忌没有来,隔天一早又看见小蝶煮了一桌菜给卫无忌吃的时候,莫循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九爷!你来啦,赶快来吃吧!」小蝶一看见莫循走了过来,马上露出了开朗的灿烂笑容。「卫公子,好吃吗?」

  「嗯,挺好吃的。」卫无忌点点头,看上去吃的津津有味,而莫循心里虽然有些闷,但还是坐下来一起吃了。

  反倒是小蝶没怎么吃,就是一直黏答答的贴在卫无忌身边,细心的帮他夹菜,身边冒出了粉红色的幸福气氛。

  卫无忌虽然不习惯这种事,却也没有拒绝,想想他还没看过他家九爷闹脾气的样子,这次搞不好可以让他看见?便一边吃饭一边用眼角余光偷瞄一旁的莫循。

  直到两人终于吃完饭了,莫循都没有一丁点的表示,反而让卫无忌有些失落,已至于他没有发现,莫循吃完饭后就自行离开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莫循的脚已经可以撑着拐杖缓慢行走了,虽然走不久,而且走没几步就会汗流浃背,但已经比起原来好上许多。

  刚刚走了一小段路的莫循缓缓的坐到凉亭下,天色也已经暗了,晚风从山谷下吹上来,带了有些强烈的寒意,让一身汗水热气的莫循打了个冷颤。

  正打算按着拐杖起身回房,却看见有个人影正迅速的在远方的长廊上穿梭。

  莫循缓缓的撑起身子,才发现那个正快速穿梭其中的人正是小蝶,手上还拿着不知到什么东西,有大有小。

 

  「九爷,要休息了吗?」

  谨言拿着一条披肩走来,替莫循披了上去。「最近康复的很好阿!琅琊阁的医术真不是浪得虚名的。」

  「大哥……让人去查一下小蝶姑娘的来历。」莫循瞇起双眼,总觉的刚刚小蝶的举动非常奇怪。「问琅琊阁主也行,琅琊阁知晓天下事,应该也已经调查过了。」

  琅琊阁照理来说,肯定知道小蝶的来历,可莫循只要一想到蔺晨那副吊儿啷当的样子,看来小蝶的来历也不是什么大事,去问问也好。

 

  但不问还好,问了才知道蔺晨跟本不在意小蝶的来历,反正不是什么危险人物他也就懒的管了,石舫打听后才知道,小蝶是个女飞贼,那天晚上大概也是因为被人抓到才会受伤,想来萧景琰和卫无忌这回是帮到犯人了。

 

  虽说是女飞贼,只要他别做出什么事情,莫循也不好排斥他,但看小蝶整天黏着卫无忌,或许还是得稍微提醒一下。

 

  「无忌。」

 

  莫循撑着拐杖走了过来,卫无忌一看见,马上跑上前搀扶。

  「小心点,你还走不久……」卫无忌的语气很温柔,眼神也很温暖,但站在一旁的小蝶压根也想不到他们是这样的关系,也就只是站在原地,双眼充满热情的看着卫无忌。

 

  「无忌,有件事情我得先和你说。」看小蝶离的有段距离,莫循小声的开口。「小蝶不是普通姑娘,他是位女飞贼,在一些地方还小有名气,身手也不凡,你也要小心一点。」

  「嗯……你说她?」卫无忌不以为意的笑了下,身手拍了拍莫循的背。「没事,那姑娘这么瘦弱,怎么当女飞贼?你别多想了……」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卫无忌不相信那也就算了,莫循低下头,没有多做表示,而卫无忌则是把莫循的举动解释为"吃醋",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好久没跟你出去逛逛了,要不要去市集?我们一起去。」卫无忌轻轻的在莫循脸上亲了一口,露出孩子般的灿烂笑容。

 

  其实离有段距离的小蝶自然没看见他俩之间的小动作,只是看见他们好像自己不在一样就这么离开了,心里有些小忌妒。

 

  两人回到琅琊阁已经是傍晚了,卫无忌推着莫循的轮椅,正打算回房,却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

  「呃……莫循,你先回去,我有点事晚点回来。」卫无忌有些急躁的将莫循推进房,一转眼间,人就不知到跑哪去了。

  但这天晚上,一直到莫循睡觉前,卫无忌都没有回来。

 

 

  +++

 

 

  一手按着拐杖,莫循有些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每天早上、从房间走到正厅已经是他每天都会做的事,而走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颇有好转的迹象。

  昨晚卫无忌慌慌张张的离开,直到最后似乎都没有进房找他,让莫循有些困惑,但他向来不会多问这种事情,现在即便有些心闷,他也实在问不出口。

  而就在莫循缓缓的走过客房时,隐约听见了卫无忌的声音。

 

  这间客房,不是小蝶睡的房吗?

 

  莫循就站立在客房门口,他确定刚刚听见的肯定就是卫无忌的声音,虽然关着门也听不清说了什么,可卫无忌一定就在里面。

  这两三天下来,莫循都没有太在意心里那股奇怪的感觉,可现在当下这一刻,却让他心里发凉。

  他想开门,但按着门的手却迟迟使不上力。

 

  如果他开门后,看见的是不想见到的画面,怎么办?

 

  过去的莫循为了卫无忌,他可以放手,甚至可以替他和别人凑合,可是现在的他没有办法,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他们两个时时刻刻都在一起,这段时间是他从小到大最快乐的时光,每天在自己爱人怀里醒来,被爱人叮咛,被爱人心疼,这一切的一切早已把他惯坏,从没拥有过不会发现,但曾经拥有过了,就无法承受失去。

  最后,莫循缓缓的,推开了客房的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衣衫不整的卫无忌和同样衣不蔽体的小蝶。

 

  「莫循……等等、莫循!」

  卫无忌正站在床铺边,一看见莫循推开门,顿时睁大双眼,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看见莫循一言不发的转头就走,只好赶紧追上去,一把拉住了那纤细的手腕。

  莫循本就站不太稳,卫无忌这一拉,就整个人撞进了卫无忌的怀里,有些冰凉的脸直接就贴在那光裸的胸膛上。

  「不要误会,我只是……」

  卫无忌想要解释,却发现莫循不知哪来的力气挣开了他,抓着拐杖就快步的想离开现场。

  「小心、莫循……别走这么快,我……」看莫循这反常的举动,卫无忌已经无心像之前那样思考莫循在不在意自己,而是紧张的想告诉他,他误会了,想解释刚刚的画面,想把人紧紧的抱在怀里安抚。

  但莫循却表明了拒绝沟通。

 

  「我没事。」开口的瞬间,莫循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是这样的冷漠。「也没有误会,你抓疼我了。」

  卫无忌瞬间松开了紧紧抓住莫循的手,那白皙纤细的手腕上已经有一道淡淡的红痕,让他懊悔刚刚抓的力道似乎过猛。

  「莫循……别这样,听我说好吗?」

  「不用了……」莫循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情绪也平稳了许多。「我真的没有多想。」

  接着,莫循转过身,一步一步缓慢的离开现场,而卫无忌就站在他身后,却怎么也伸不出手抓住眼前的人。

 

  那表情怎么会没事?那语气怎么会没多想?卫无忌咬牙用拳头锤向一旁的木窗子,接着转头恶狠狠的看着小蝶。

  「把玉佩交出来,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一直在一旁看的小蝶经过刚刚那一幕,也总算是知道卫无忌跟莫循关系不一般了。

  「你们……你们都是男人……」

  「这跟你无关。」卫无忌走到小蝶面前。「你在我的茶里下了药对吧?算是我小看你了。」

  就在昨晚,跟莫循一起回到琅琊阁后他就发现一直带在身上、莫循雕给他的玉佩不见了,马上就想起了莫循提醒他,小蝶是女飞贼的事情,马上就跑来找他要玉佩,可没想到小蝶递上来的茶水会下药。

  「我对你下药可不是为了偷东西!」小蝶也知道他是女飞贼这件事情八成已经传到卫无忌耳里,也不需要隐瞒了。

  「我不管你为了什么对我下药,也不管你从我身上偷了多少东西,这些都无所谓,只要你把玉佩还我,其他的东西都送你,我绝对不会追究。」无论是什么,都觉对没有比莫循亲手雕给自己的玉佩更重要,既然东西还在对方手中,卫无忌只能压抑着情绪,尽量摆出想好好谈判的姿态。

 

  「……不可能,我已经卖掉了。」

  小蝶别过头去不看卫无忌。「我早就拿去山下的市集卖了,没办法还你……卫公子、你上哪!」

  卫无忌一点也没有要和他争吵的样子,也没打算跟他说话,直接转身就跑了出去。

 


【总有一天】卫九番外 - 琅琊游(风中奇缘)下

  转眼间,莫循到琅琊阁治疗也一个多月了,身体越来越好,左脚也已经恢复,只剩下幼时就不能施力的右脚还需长期治疗。

  这一个月的时间,梅长苏常带着飞流去找莫循,两人闲聊下棋、看着飞流跑上跑下,竟也不会无聊,卫无忌则是常和萧景琰商讨军中之事,萧景琰对这个文武双全的将军挺有好感,也说定了等莫循脚医好,就到金陵玩几天。

 

  「九爷。」

  梅长苏拉了拉肩上的长披风,这次他没有带上飞流,而是只身前来。「还在歇息吗?」

  「没有,现在正好有些清闲。」莫循缓缓的拉开身上的毯子,批上了一条披肩。

  「今日山下有大批商队会来此,据说有许多奇珍异宝,我想去看看,九爷要一同前往吗?」梅长苏笑了笑。

  「好阿,不过飞流不一起去吗?」这段时间相处,莫循也知道飞流无论何时都是跟在梅长苏身边的,怎么今日好像没有要带上飞流的样子。

  「飞流被蔺晨给带出去了,甄平跟黎纲也去替我处理帮里事务了,现在呢──我就是个挂名宗主,除非有什么大事,我不会过问,现在要出去闲逛就不要麻烦他们了。」

  「嗯……不过下山可能会晚些回来,要不留个书信吧。」

  「我是没这习惯,不过留了也好,勉得景琰找不着我又闹别扭。」梅长苏笑了笑,随手拿了纸笔就写上了"下山 晚回"四个字,最后在下方签了名就摆在桌上。

  莫循也随手写了张,就放在桌上。

 

  季节已经入夏,梅长苏的身体恢复得极好,便推着莫循的轮椅就上了马车下山了,这商队也确实人数众多,商货也个个都是奇珍异宝,镇上的人和路过的江湖客也都慕名而来,顿时山脚下热闹非凡,像极了庆典。

  「真热闹,九爷喜欢玉石吧,这有不少。」梅长苏推着轮椅停在某个摊贩前,蹲下身拿起了几块玉石给莫循看。「这块在大漠很少见吧?」

  「确实少见。」看见喜欢的东西,莫循的心情也不错,马上接过去端详了起来,想来卫无忌的生辰也要到了,不如看看有什么可以买回去给卫无忌当贺礼。

 

  两人东看看西看看的,花了大半天也还没逛一半,梅长苏倒也有些疲倦了,两人正想歇息,就听见了一旁的吵闹声。

  「发生什么事了?」莫循看了过去,发现前方已经乱成一团,还有一些叫骂声。「山贼吗?」

  「……这里可是琅琊山脚,哪里的山贼这么大胆?」梅长苏瞇起双眼,缓缓的走到莫循身前,将人护在后头,毕竟他还能自由行走,莫循要闪避危险还是不太方便。

  就在这时,一个蒙面的山贼看见了莫循和梅长苏,在这种山脚处,莫循跟梅长苏的穿著语气质也可说是相当显眼,自然就成了山贼的目标。

  梅长苏看出情况不对,一手按着莫循的轮椅正打算先躲起来,两个山贼却已经快一步跑过来了,一前一后的拿着弯刀包围了他们。

 

  「两位公子哥看起来挺富裕阿?身上的玉石可都是高档货呢。」山贼一边把玩着手上的弯刀,一边缩小包围,两人缓缓的越来越靠近莫循跟梅长苏。

  看着他们慢慢靠近,梅长苏双眼飘了飘四周,接着露出了有些泰然的表情,平淡的笑了下,一旁的莫循原来就没有太紧张,看见梅长苏自信的表情后也索性就不去想后果了,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上,此时也就只能相信了。

  两个山贼其实也没来的及做什么,一阵天旋地转、两人就被甩出一尺外,一旁的混乱吵闹声也瞬间停止,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来。

  「这里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几位看起来就是江湖人士的男人走了过来,似乎也没有打算赶尽杀绝。「要抢人回你们那去抢,滚!」

 

  几个山贼面面相觑,他们行走江湖这么久了,光是刚刚那一瞬间就可以判断出凭他们是打不过这几位江湖人士的,如今能全身而退,还是先走为上,原来布满人手的山贼一下就全散光了。

 

  「宗主,您没事吧?」

  几位江湖人士恭敬的朝着梅长苏点了下头。

  「没事。」梅长苏叹了口气,抬眼看了看四周被弄得一团糟的商队。「去帮帮他们,把这里赶紧收拾一下,待会儿天就要黑了,在这里露宿可不安全。」

  其实这里应该是非常安全的,但刚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不能确定天黑后山贼就不会来,看来回去后他得提醒提醒蔺晨今天的事情了,居然都敢到琅琊山的范围内抢劫,这可不能坐视不管。

  「你没事吧?」

  莫循手动轮椅,移到了一位妇人身边,那位妇人应该原来是在采买的客人,刚刚一阵混乱中伤到了手臂,此时正血流不止。「让我帮你看看。」

  梅长苏看见莫循已经开始替众人医治,便到附近帮忙弄出一个适合的空地,布置下好让莫循方便行事。

  一开始不注意还好,现在认真清点下来才发现,受伤的人真的不少,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小段时间,却已有许多伤人以及民众受伤,虽都不重,但也都需要稍微处理才不会酿祸。

  这一开始,就停不下来了,等到所有伤员都处理完毕,天色早就暗了,在一旁等待的梅长苏也有些打盹,莫循也是在最后一个伤员处理好后才发现自己已经疲惫不已。

 

  「嗯?九爷,都处理完了?」梅长苏瞇着眼缓缓起身,就看见莫循已经收好东西,往他这里移动。「天色这么暗了?差不多该回去了。」

  「抱歉,让你等这么久。」莫循松了一口气,看梅长苏也颇疲倦,不免有些歉意。「我也没想到会处理到这么晚……」

  「没事没事,就是有些饿了,我们赶紧回去吧。」梅长苏摆摆手,几个也在一旁帮忙的江湖人士就跟在一定范围外,护送着两位一起回琅琊阁。

 

  两人一路上缓慢的移动,等回到琅琊阁,已经过了亥时了,而才刚看见琅琊阁的小凉亭,就看见有两个人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他们。

 

  「小殊!」

  萧景琰一看见梅长苏,马上大步走向前,一手扶着梅长苏的肩膀,脸上担心的神色展露无遗。「你上哪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脸色也不太好,发生什么事情了?」

  面对萧景琰一连串的发问,梅长苏也颇习惯了,正想好好开口安抚一下自家情人,一旁却发出了一声清脆的拍击声。

  在萧景琰这边正在要求答案时,旁边的卫无忌已经一言不发的一巴掌打在莫循的脸上,声响顿时在山间回荡了起来,一旁的梅长苏跟萧景琰已经讶异的瞪大了双眼。

 

  「卫将军……这件事情其实也没有这么严重……」转头看了看梅长苏的脸,萧景琰回过神,马上走向卫无忌跟莫循。

  莫循低着头,只觉得右脸颊火火辣辣的,脑袋里也有些混乱。

  和卫无忌认识到现在,及便是之前住在卫将军俯,卫无忌也从没有亲手动手打过他,而今天就在这里,众目睽睽之下,这巴掌几乎打掉了莫循的自尊。

  他理性的知道卫无忌肯定误会了什么,也知道卫无忌应该是因为担心才会有这样的举动,可无论理性上知道什么,心理上的感受却完全不是那回事,如果这件事情是发生在他还住在卫将军俯时,他可能不会这么在意,或许还可以用理性控制这种感觉,可如今他们几乎算是平等的身分,身边的人也都是朋友的身分,这情况下反而让他有些无地自容。

 

  莫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觉得有股冰水从头淋到尾,彻底发凉。

 

  其实卫无忌在动手的那一刻,就已经后悔了,虽然他并没有多使力,但赏巴掌这个举动他自己也吓了一跳,看着莫循的脸颊慢慢由白转红,卫无忌心里不断的抽痛,但只要想起今天一整天都找不到莫循时心里那种发凉的感觉,就难以开口安抚莫循。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一直到梅长苏忍不住想过来劝两句的时候,卫无忌就一把将莫循抱了起来,也不管外头看呆的两人,直接走进房。

  「卫将……」萧景琰还想上前说什么,就马上被梅长苏拉住,冲着他微微的摇了摇头。

 

  这不是他们可以插手的事情。

 

  莫循被卫无忌抱进房时,心里那种受伤的感觉更加严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了自己,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自己直接抱进来,也从没问过他的感受,一点也没有想要顾虑他的尊严问题,虽然以前就是这个样子,但在一起之后莫循以为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会与过去、与在一起前有所不同,可今天的事情却让他发现、人没有办法这么轻易的改变。

  或许他经常妥协,经常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很多事情他并不执着也不会太在意,可在他放手建安,在他决定跟卫无忌走一辈子时,对他而言卫无忌已经比自己更重要了,这要他如何不在意?同一件事情由不同人做,感受居然如此的不同。

 

  卫无忌看着自从被放到床上后,就一直没有正眼瞧过自己的莫循,心里就有一股气,虽然他也绝的是自己做的太过头,怎么说也不该动手,但搞失踪本来就是失踪的人本身的问题,他一直在等莫循跟他解释,跟他说自己去了哪里,跟他说自己为什么这么晚回来,但莫循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垂着双眼,不知道看向哪里,这态度让他心里越来越火,但又怕自己会说出什么伤人的话,索性就闭嘴坐在一边,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人。

 

  莫循知道卫无忌在等什么,也知道自己的态度肯定会让卫无忌更加生气,但这一次他就是不想随便妥协,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学会任性了,但对着卫无忌他心里深处还是有些渴望、渴望卫无忌可以让着自己,为自己妥协。

  其实要说了解,莫循知道自己了解卫无忌更多,不管做什么,莫循总是知道卫无忌想要他做什么,想要看见什么,想要听见什么,所以莫循会尽量迎合他,不但能减少摩擦,也能少些麻烦,但今天的事情却让莫循发现,如果这次他依然妥协了那之后呢?

  如果每天、卫无忌都能随便在外人面前对自己动手,让他颜面扫地,他能每次都忍受吗?

 

  「你去哪里了?」

 

  大概是莫循实在沉默了太久,又或许是卫无忌第一次碰上莫循这样的态度,心里不免有些慌,干脆就主动开口了,可毕竟心里还是有气,语气也实在好不到哪里。

  听到卫无忌的问题,莫循就知道那张书信看来不知到掉哪去了,卫无忌并没有看见,意识到这件事情,莫循不免又开始想着、自己消失了这么长一段时间,卫无忌找不到人,自己腿脚又不方便,卫无忌会生气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

 

  「莫九爷,你沉默是什么意思?连去哪了都不能和我说吗?」迟迟等不到莫循的回答,卫无忌终于忍不住起身,走到了莫循跟前,心里除了愤怒,又多了一点难过。

  最后,莫循缓缓的闭起双眼。

  「对不起。」

  莫循用有些虚弱的声音开口,虽然还是没有看着卫无忌,但他始终开口了。「今日有商队到附近驻扎,我和梅宗主便去晃晃,没有先告知是我的错,对不起,卫将军。」

  在莫循开口道歉的那一瞬间,卫无忌心里狠狠的揪了一下,直到最后那句"卫将军"出口后,卫无忌忽然感到有些窒息。

  多久了?莫循有多久没用这种称呼叫他了?

 

  「莫循……」

 

  卫无忌坐到莫循身边,正伸手想触碰那个发红的脸颊,却被莫循别开了脸,那只手就顿时悬在空中,迟迟没有放下。

  「对不起,我不该动手打你。」其实这句话已经堵着很久了,卫无忌早就想说,却碍于自己那莫名其妙的面子迟迟不低头道歉,直到现在看到莫循发红的脸颊,以及冷淡的认错,才惊觉这次的事情莫循有多在意。「刚刚是我太激动……没有顾及你的面子,下一次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今天一整天都找不到你,我担心你在外面出了什么事,或是……」

 

  或是你又离开了。

 

  卫无忌一时语塞,这件事情一直在他心底挥之不去,他不能否认当他找不到莫循时,心里那个发狂似的焦虑感剪直超乎自己的想象。

 

  莫循知道卫无忌想说什么,这一刻他忽然觉得有些自责,因为他曾经离开了两次,这两次居然伤卫无忌伤的这么深,直到现在,他不过就是离开了一个早上,就让卫无忌如此紧张。

  发现莫循还是没有打算搭理自己,卫无忌心底更慌了,莫循还从来没有向这样无视他过,就连当初莫循入赘他将军府,自己待他再怎么不好,也从没像这样冷漠过,最后、卫无忌将脸凑到莫循面前。

  「不然你打我吧。」

  卫无忌闭起双眼,侧着脸凑近莫循。「刚刚打你是我的错,我让你打回来。」

 

  一听到这句话,莫循惊讶的回过头,马上就看见卫无忌闭着双眼,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看着卫无忌,莫循心里有些乱,那张轮廓深邃的脸庞,那副微微皱起的剑眉,他怎么下的了手?如今卫无忌居然这样向自己道歉,莫循其实已经心疼了。

  缓缓的,莫循伸出手,用手背轻轻的敲了下卫无忌俊俏的脸庞,接着用冰冷的手掌抚摸着那温暖的侧脸,彷佛这些温暖会随着手、传至全身一样。

  没有等到预想的疼痛,反而感受到了莫循冰凉的手正温柔的抚着自己的脸,再睁开眼睛时,他看见的是莫循心疼又难过的表情,那眼神让他觉得又酸又疼,还来不及思考什么,卫无忌就马上把莫循捞进怀里,紧紧的将人拥住。

 

  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可以让我这么心疼……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为我着想?为什么要如此心疼我?

  卫无忌的声音有些沙哑,甚至带了些鼻音,有些闷闷的。「莫循……九爷……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多为自己考虑一点……」

  莫循最喜欢的,就是卫无忌的怀抱,这可以让他感受到极大的温暖,他毫无抵抗的躺在卫无忌温暖的怀里,慢慢的闭起双眼,感受着卫无忌的心跳。

  「未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可能伤害你,因为我会心疼,这就是我为自己的考虑……」莫循轻轻的靠着卫无忌,一整天的疲惫感涌上来,眼皮顿时有些沉重,连话也变的有些含糊。

  卫无忌搂着莫循的手又扣得更紧了,脑海里不断浮现出莫循的每个动作,每个表情,每句话,无论哪一个,都让他深深的着迷。

 

  「莫循……我卫无忌,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欠你……」

 

 


【总有一天】卫九番外 - 琅琊游(风中奇缘)上

这篇番外我掺杂了琅琊榜进来啦XD

九爷被我搞成这样、恐怕也只有肥鸽主能救她了!


+++++++++++++++++++++++++++++++++++++++



  「之前就听说过廊洲这的小城很热闹,今日一见果真繁荣!」

  卫无忌推着莫循的轮椅,走进了廊洲最大的城镇,这里位于江左的中心位子,而江左这几十年来风调雨顺、无战无匪,这位于中央的廊洲更是已经成了江湖上有名的观光地了。

  因为这半年来,莫循的身体日益渐弱,他们只得继续往南方走,而这廊洲据传言,气后极佳、四季如春,也少有疾病,风景优美、空气清新,是许多人养病养老的好去处,石舫上下浩浩荡荡的就要搬过来,但人多行动不免就慢了,卫无忌就先一步带莫循过来,其余人就几日后在廊洲会合。

 

  「是阿,气后也很舒服,明明外头是大热天,这居然还有徐徐凉风。」久没见到这样的光景,莫循心情也不错,难得有些鲜活之气,不断的看着左右的摊贩。

  看爱人心情好,卫无忌也开心,居然推着莫循的轮椅就跑了起来。

  「坐稳啦!前面那挺热闹,我们去看看!」

  「呃!等等……」

 

  卫无忌跑的快,一下子两人就蹭到了人群里,这里似乎是什么庆典,有好多孩子拿着玩具跑来跑去的,四周的摊贩也几乎是卖些小甜点,还很多小游戏,看起来好不热闹。

  「莫循,那个看起来不过,要吃吗?」推着莫循,卫无忌看中了远方一摊卖着葫芦糖的小摊贩,人气很旺,周遭塞满了人。

  「那边人太多了,不太方便……」莫循也很久没吃过葫芦糖了,那是孩子时吃的东西,但坐着轮椅要到那边去时在有些麻烦。

  「没关系,在这等着,我去给你买。」卫无忌冲着莫循笑了笑,便把轮椅推到树阴下,人就跑到人群中、一下就没了身影。

 

  而就在莫循靠着椅子休息时,忽然有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他面前,背着光一时间也看不太清楚那人的长相,但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脸马上就靠了过来。

  「小殊,你怎么了?」男人一脸担忧的看着莫循,脸则是越靠越进。「我不是让你在水池那等,怎么跑这来了?」

  「……不知公子是不是认错人了?」莫循皱了皱眉,他实在不习惯跟人这么进的接触,更何况这人还是第一次见面。「我不认识你。」

  「这……你把头发扎起来了?」这男人正是大梁皇上萧景琰,而今日的他穿着一身轻便的江湖服饰,脸上带着一些疑惑。

  其实萧景琰也觉得有些古怪,但莫循的脸怎么看就和梅长苏一样,连脸上痣的位子都相同,要说他只是长的像……实在难以信服。

 

  「你做什么!」

  刚买好葫芦糖的卫无忌一走来,就看见萧景琰抓着莫循的肩膀,马上沉下脸跑过来。「放开。」

  萧景琰的手被卫无忌打开,接着就迎上了卫无忌警戒的眼神,萧景琰本来还想说什么,确有个人从后头揽住他的手。

  「景琰,你买桂花糕、怎么买到这来了?」梅长苏拉过萧景琰的手,往前走就看见了这样有点一触即发的场面。「……怎么了?」

 

  看了看这样的情况,又看见了被卫无忌挡在身后、坐在轮椅上的莫循,顿时猜到了大致上的情况,接着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又向前了一步,走到萧景琰面前。

  「看来,是我们先失礼了,不过看到跟自己长的这么相像的人确实很让人讶异。」梅长苏的笑容透露出了一股自信,还又一股隐藏在骨子里的傲气,虽然脸跟莫循长的一模一样,但整体散发出来的风骨却大大不同。

 

  看见梅长苏,卫无忌也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世间上居然会有这么相像的人。

 

  「确实令人讶异。」莫循抬眼看着梅长苏,虽然他心里也很讶异,但脸上还是一如往常的冷静淡漠。「在下莫循,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在下梅长苏。」梅长苏定眼盯着莫循,若有所思。

  「莫先生,不好意思,刚刚是我失礼了。」萧景琰向莫循看过去,仔细看后确实发现,莫循跟梅长苏虽然长的很像,但气质完全不同,要说梅长苏不像过去林殊那般飞扬跳脱,但那份自信与傲气还是跟那位温润如玉,眼神中带着阴郁气息的莫循大大不同。

 

  「不知您是否就是石舫的莫九爷?」

 

  「……我是。」

 

  「小殊,你认识他?」听见梅长苏和莫循的对话,萧景琰靠到梅长苏身边,低声询问。

  「嗯……当年赤焰军在梅岭战役结束后,只留下了一些零散的伤兵,在我把他们找回来之前,他们说在大漠,石舫会资助他们,所以他们才能够撑到我成为宗主,把他们带回来。」

  「但他们没有人见过石舫的舫主九爷,我也是事后请蔺晨帮我调查后才知道,石舫舫主叫做莫循,住在建安……没想到会在这碰上。」

  梅长苏的音量挺大,想来也是顺便要说给莫循听的。

 

  「原来是梅宗主。」听完,莫循也笑了笑,语气带了些敬畏之意。「莫某资助大漠没有针对什么人,梅宗主不用放在心上。」

  「梅宗主?」卫无忌双手抱胸,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难不成……是江左盟的宗主?」

  「九爷,之前我也有请人传信鸽询问过你,但当时你说不能离开建安城太久而拒绝,今日在这遇见……想必是没有打算回建安了吧?」

  梅长苏没有太理会卫无忌,他现在的目标只有莫循。

 

  「江左盟人数众多,琅琊阁更传知晓天下事,想必我石舫撤离建安之事,梅宗主也早有耳闻了。」莫循笑了笑,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腿上。

  「确实早有耳闻,不知九爷可否和我们一块上琅琊山?」

  萧景琰转头看着梅长苏,有些疑惑,一直以来、梅长苏对外都是自称苏哲,这还是第一次自称梅长苏,想来应该是特意让莫循知道他身份的。

  「等等、去琅琊山做什么?」一直听梅长苏跟莫循一言一语的,卫无忌也有些懵了。

 

  「卫公子不必紧张,琅琊阁主的医术天下第一,之前就得知九爷从小行动不便,想邀请九爷至琅琊阁医治,只是医治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一年半载也是不够的,九爷放不下建安城中的石舫,所以拒绝了。」

  既然莫循说了对方的来头,卫无忌也就不意外对方知道自己的名讳,重要的是莫循的毒似乎有救了?

  「但九爷现在恐怕不是行动不便这么简单了,琅琊阁真的有办法?」这半年来,他和石舫找遍天下有名的医者,但始终都没有人能够医治莫循,现在得知有希望,卫无忌也有些急迫。

  「九爷的情况我也不了解,所以不能跟公子说什么承诺,但如果连琅琊阁主都无法医治,恐怕就无人能治了。」知道卫无忌的心情,梅长苏也不在意他的无礼。「还请两位随我上琅琊山吧。」

 

 

  +++

 

 

  「好!毒已经解了,接着就剩下腿的问题了。」

  琅琊阁少阁主蔺晨大手一挥,放下了测试用的血水,露出有些轻挑的笑容。「但腿的问题比较大,一年半载是没办法治好的,这段时间你们要每天到我这来治疗。」

  「让他们住你这不就行了?琅琊阁还有许多客房吧?」在一旁的梅长苏白了蔺晨一眼,知道对方只是故意调侃莫循和卫无忌。

 

  「是是是,别人肯定是不行的,看在你跟长苏长的这么像,我就勉为其难让你们住上几日。」蔺晨随手拿了放在桌上的折扇,轻轻敲了敲桌子。「这间就给你们了……还是你们想要一人一间?」

  「不用不用,这间就行。」抢在莫循开口前,卫无忌马上凑了过来。「这段时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帮忙阿……就是别让病人太操劳了,天色暗了呢、就早点就寝。」蔺晨意味不明的说着,一边起身,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卫无忌当然听的懂蔺晨的意思,莫循一时间有些窘迫,低头别开了视线。

 

  「蔺晨。」

  建莫循有些不自在,梅长苏用了有些埋怨的语气。

  「嗳呀,琅琊阁还有些事,我就先离开了」

  接着,蔺晨便逃离现场。

 

  「好了,九爷还得多休息,我们也先告辞了。」梅长苏招了招手,一直坐在一旁吃甜瓜的飞流便跑了过来,随着梅长苏一起离开了。

 

 

 

  「我说过会治好的,对吧?」见人都离开了,卫无忌坐到莫循身边,拉起了那双有些冰冷的手。「不过既然他们早就找过你,那半年前你知道自己中毒时、怎么没想到要来这?」

  「他们传信鸽给我,已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这么长时间,没想到他们还记得。」莫循也知道对方传信鸽是向他致谢,但他资助大漠各部多年,也已经习惯了,没想到会有人这么放在心上。

  「十年……那还真的挺久的。」卫无忌笑了笑,身手揽过莫循的肩膀,将人揽到怀里。「只是少阁主说了,这段时间不能让你太操劳,这可苦了我。」

 

  「……」

 


【欢迎回家】靖苏 - 番外(下)

 萧景琰惊讶的看着梅长苏动手解了自己的衣物,露出了厚实的胸膛,比起梅长苏记忆中的样子,更加的可靠。


  梅长苏俯下身子,吻上了萧景琰的唇,在热烈的吻中、一手开始脱去自己的亵裤,没多久,两人便都一丝不挂。


   「嗯!」


肉外连


  +++

 


  「小殊……小殊?」


  萧景琰跪坐在一旁,一脸歉意的看着那个躺在床铺上,明明醒着却正眼都不瞧他一眼的梅长苏。 「对不起……我、我做过头了……下次我会注意……」


  梅长苏背对着萧景琰,完全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他现在全身上下酸痛不已,身后更是疼的让他浑身发凉,况且……


   「小殊,你还生气吗?」见那人完全没有要理自己,萧景琰心里懊悔极了,昨晚居然一股脑儿就做到最后,甚至不顾梅长苏的意愿,硬是做了三次才罢手,现在想起来他都不敢相信,昨晚居然会如此失去理智。


   「是我的错……小殊你不喜欢……下次就不做了……」萧景琰实在想不到除了对不起,他还能说什么,梅长苏才刚醒没两天,居然又被自己弄的下不了床了,如果又生病了怎么办?各种懊悔在他心里不断的翻腾,已经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梅长苏认识他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其实他不想转过头看萧景琰,也不完全是在生气,最大的原因只是他觉得很丢脸,居然被压着做了这么多次、还边做边哭,现在当事人就在他旁边呢,只要看见萧景琰的脸,就会让他想起昨晚的种种,只怕又会做出什么失态的举动。


  可现在萧景琰可是懊悔的紧,要是自己再不出言安慰几句,这头笨水牛如果真的在也不做那、那……可就不太好办了。



  「没事。」梅长苏微微的侧过脸,虽然还是没有看向萧景琰,但至少萧景琰看的见梅长苏的侧脸了。 「本来……就是我提议的,我没有生气。」


  「那──……」


  「好啦!来今日的流程,先把把脉……」


  蔺晨忽然拿着折扇大步大步的走进来,看见跪坐在一边的萧景琰跟背对着他们的梅长苏,忍不住笑出声。 「咦?这是怎么了?一大早的怎么回事呀?」


  抬眼看了看蔺晨,接着看向那个纤弱的背影,发现梅长苏还是不正眼瞧自己,萧景琰有些泄气,既然对方现在不想看自己,那就别在这碍手碍脚了。


  「那小殊,你多休息,我……我去附近晃一晃。」


   蔺晨稍微侧过身让一道给萧景琰,接着就坐到床铺边,抓起了梅长苏的手腕。


  「转过来我看看阿,你这样我怎么把脉呀?」梅长苏翻过身来让蔺晨诊脉,但双眼却没有看过去。


  蔺晨一边把脉,看见梅长苏的反应忽然玩心大起。


  「这身体才刚好,又下不来床了,昨晚过的挺欢的阿?」蔺晨带着痞性的笑了笑,稍微弯了下腰对上梅长苏的视线。 「你都不知道,昨晚你喊的多大声……呃!」


  话还没说完,两本书就砸到了蔺晨脸上,其中一本还是边角打中,让他额头红了一小块。


  「痛痛痛痛……」蔺晨一手按着脑袋,一手指着梅长苏,一脸悔恨。 「你这小没良心的,也不想想昨晚是谁救了你,飞流昨晚还想去跟你睡觉来着,还不是我把那小主宗给请走!你这家伙也不懂的感谢,真是的……」


  「……去你的。」梅长苏也没要感谢的意思,只是把散落在的上的两本书又收回来,但这一动作又牵扯到全身酸痛的肌肉,忍不住撕──了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


  「行行行,我收就好,真是的……」蔺晨随便的把地上的书收一收,又摸摸自己的下巴。 「不过你们也真是的,难道不能收敛点?这么折腾……」


 


  「这我能控制吗?」梅长苏白了蔺晨一眼,躺回床铺上去。


  「怎么样?屁股还好吗?要不要我替你上药……还是我让靖王进来替你上药──噗!」


  梅长苏拿起一旁的被褥直接塞到蔺晨脸上,原来苍白的脸色泛起了一丝丝的绯红。


 


  「 我 自 己 上 。 」


【欢迎回家】靖苏 - 番外(上)

「你毒也解了,身体也康复了,接着我们可以来算一下总帐了。」


 


  「嗯?」


 


  萧景琰一改原来的态度,严肃认真的看着梅长苏,而一头问号的梅长苏也被萧景琰盯得浑身不对劲。


  「小殊,我曾跟你说过,不要再对我说谎,也不要以身涉险。」萧景琰沉着脸,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梅长苏。 「你带着病体回金陵折腾,不让我知道你就是小殊,做了各种危险的事情,但毕竟是为了赤焰案,我知道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


  「可边关失守,你不但为了骗我、串通了大夫,居然还吃下了剧毒冰续丹!」


 


  「景琰,我……」


  梅长苏见萧景琰沉痛的神情,和微微发颤的声音,心里有些隐隐作痛。


  他又何尝不是呢?如果今天是萧景琰做了和自己一样的事情,恐怕他也难以平复。


 


  「三个月。」


  萧景琰尽量压抑着情绪,眼眶不自觉的有些发红,脑子也越来越热。 「你给了自己三个月,却不愿意给我们一年。」


「景琰,听我说,那时候城内并无比我更适合的将领,于私、我是林家后人,断不能让边关失守,于公、我身为大梁子民,既有能力、又怎能见死不救?」梅长苏轻声叹了口气,极力想说服萧景琰、自己只能这么做。


 


他萧景琰虽然耿直,却不是愚笨之人,梅长苏所说之事他自然也非常清楚,当时如果不是梅长苏领兵出征,他大梁绝对不可能在三月之内就守住边关,重阵大梁雄风。


  可理性上他知道,感情上却无法接受。


  边关失守并非不可解决,虽无法在三月之内达成,超过又如何?他并不是冷血的人,他有个人情感也有个人情绪,如果这个江山,要用他最爱之人来换,他宁可不要。


 


如今梅长苏这般舍己的精神让萧景琰气的胸闷,只要想起梅长苏领兵出征后的那段时间,还有收到那封遗书时的心如刀割,他就难以忽略心中的难过与怒火。


当他知道梅长苏没死,两个多月来、天天守在床边,时时担心这微弱的气息会忽然消失,他的小殊又要离他而去,现在看梅长苏一副苦口婆心、仿佛自己一点错也没有的样子,就让他压抑已久的愤怒几乎要爆发。


 


  「况且,我现在这不是没事吗?看、我还好好的,甚至比过去还精神一些!」


 


  忽然、萧景琰一把抓住梅长苏纤细的手,将人拉到自己腿上,大手一挥就在梅长苏的臀上扇了两掌,声音极为响亮。


  「呃……萧景琰!你做什么!」


梅长苏本就只穿着一件薄内衬,而萧景琰从小习武,手劲比一般人大上许多,如今梅长苏已不如当年身强体魄,这两巴掌即便是隔着一层内衬,也一点都不好挨。


「我说过会罚你。」萧景琰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要他对着梅长苏破口大骂他也做不到,想来想去、屁股肉多,既不会伤其筋骨、又有惩罚的效果,再适合不过了。


 


  说完、萧景琰又煽了两掌上去,梅长苏又羞又痛,他是谁?萧景琰!那个虽然比他大上两岁,自己却从没把他当过兄长的好友!


  那个耿直、总是对自己说的话百信不疑的萧景琰居然会动手打他?


  梅长苏难以至信,想办法伸手挡住自己身后那隐隐作痛的臀部,脑袋则是开始高速运转,想着要如何脱身。


 


  萧景琰说过会罚自己?


 


  梅长苏想起那日对马贼之事,他的记忆里充满了当时萧景琰迫窘又气得跳脚的可爱模样,倒是忘记了他究竟说了什么……


 


  见梅长苏把手伸了过来,萧景琰沉着脸将那只纤细的手抓起来扣在背上,再度落下的巴掌比刚刚提了十二分力,特别重的连续扇了五掌。


 


  「呃嗯!」


  萧景琰这五掌把梅长苏吓的不轻,他没想到萧景琰居然会这样打自己!连续火辣辣的巴掌疼得他直冒冷汗,原来的羞愧感也被这预期外的疼痛给淹没了,忍不住哼出了声。


  本想着自己让萧景琰这般生气难过,让他打几下消消气也不为过,可那巴掌的疼痛程度完全超乎了他的预期,到目前为止已经很难熬了。


 


  最后,梅长苏放弃似的松了手脚,乖顺的趴在萧景琰腿上,嗓音有些闷闷的,带了点细微的哭腔。


  「打吧,反正我是打不过你了,你想罚我、我哪有拒绝的权力……」


 


一开始听见梅长苏吃痛的闷哼声,萧景琰就已经有些心软,现在梅长苏都说这种话了,萧景琰哪里还忍的住,连忙放下高高举起的手,轻手轻脚的将趴俯的梅长苏抱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担心懊悔的神色。


「小殊,别这么说……是不是我下手太重?打疼你了?」虽然一开始他有着满腔怒火,可如今见梅长苏委屈的样子,顿时心疼了起来,自己怎么下的去手?现在梅长苏的身体多虚弱?跟以前哪能比?这几掌完全是他在盛怒之下打的,究竟打得多重、光是从自己手掌上麻麻热热的感觉就可以知道了。


  发现萧景琰不生气了,梅长苏马上眯起双眼,别过头不去看那个有些焦急的人。


 


  「你下的手你还不知道吗?也罢,我这身子呢、也不会好了,以后得小心别惹殿下生气,否则又得被打一顿,我可不敢造次。」


  萧景琰被梅长苏的话堵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的懊悔和心疼又更深了一分。


  「小殊……」忽然、萧景琰一把抱住了梅长苏,紧紧的、将人揽在自己怀里。 「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动手,以后我绝不会再这么做……我……」


  梅长苏本来就只是想埋怨几句,也知道这招对萧景琰非常管用,现在见萧景琰这样不知所措,也不好继续捉弄他了。


  「好了,我相信你还不成吗?」打住了萧景琰的道歉,梅长苏伸手揽住了萧景琰的脖子,紧紧的抱着眼前的人。 「景琰……对不起,让你等了我这么久,今后我不会再离开了。」


 


  这句话对萧景琰而言,简直胜过世间万物,胜过千言万语。


 


  「小殊……」萧景琰红着眼眶,用力的搂住怀里的人,脸颊紧紧的贴在梅长苏的侧脸上,心里五味杂陈各种翻腾,让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并不想要江山,也不想为王,可如果你希望我做,我便做,只是那个江山,是有你在的江山,是有你在的天下,如果我的天下没有你,我要天下又有何用?」


  「……景琰,你已经是当朝太子,如今除了你,已经没有人能成为大梁皇上了。」梅长苏有些不忍的伸手抚摸着萧景琰菱角分明的脸庞。


  如今这个局面,正是他一手造成的,他一直都知道,萧景琰对皇位、对江山,没有任何执着,如果不是为了他,萧景琰又怎么会去夺嫡?如果不是因为他,大梁怎么会只剩他这个太子?


 


  「我知道。」萧景琰的手覆盖在梅长苏冰凉的手背上。 「我会尽我所能,开创你所期望的清明朝局,所以小殊……你能陪着我吗?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能继续面对未来,面对我的大梁子民,面对虎视眈眈的外患。」


  只有在你面前,我可以喘口气。


 


  「当然……」


 


 


得到了梅长苏的回应,萧景琰俯下身,吻上了梅长苏的薄唇,这么多年的想念,全都在这一刻一并溃堤,萧景琰有些急躁的用舌头翘开了梅长苏的牙齿,两人的舌尖碰触交缠时,有股电流般的感觉传遍全身,又酥又麻。


 


萧景琰强势的吻让梅长苏的腰软了下去,顿时间、脑海里浮现出的,是那个年少的萧景琰,那个缠绵的夜晚,那个低沉磁性、充满情欲的嗓音,那个纤瘦却精实的身板,一切都在冲击着梅长苏的理智。


 


  「景琰……」梅长苏轻轻的咬住萧景琰的耳朵,湿热的气息就吐在萧景琰的耳边,此实的梅长苏声音与平日不同,听的萧景琰有些心痒。


  萧景琰被梅长苏推倒在床铺上,正有些发愣,就发现梅长苏已经凑了上来,不断轻轻啃咬着他的颈部,留下了一个个泛红的印记。


「等、小殊……」都这样了,萧景眼自然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在他的记忆中,只有年少时期、与梅长苏唯一的一次,如今他最爱的人正压在自己身上,他又怎么会不心动。


  可不管怎么说,梅长苏昏迷了这么久,这才醒醒不到两天,让萧景琰不得不担心起他的身体,真受的住吗?


  梅长苏也不是不知道萧景琰的顾忌,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浑身燥热,口干舌燥的,望着萧景琰的脸,心里有股悸动牵引着他的心思。


  事到如今,他身为男人,实在难以把持了,况且,现在他还需要顾忌什么吗?


 


  「小……小殊?」


在台湾的亚洲影视only贩售的挂件~

个人私心很喜欢景天呀!

有个景画、景卿梗想写、不知道有沒有人想看呢 :D

喔、还有拓画!

800粉点梗最终总整理

大家久等啦!

800粉点梗的最终总整理出来喽!

根据大家所点的以及个人评估文章长度后、这次挑了6个梗来写∧∧


1 . 靖苏 - 今朝有酒今朝醉 (温泉梗)

2 . 楼台 - 明月落(明台花式作死)

3 . 源藏 - 馀生(虐虐小甜饼)

4 . 盾铁 - Family

5 . 蝙铁 - 控制(BDSM梗)

6 . 派瑞X哈利 - 吻两下、一辈子(接续)


其中预计蝙铁的控制会变成长篇呀~~

点贾尼的朋友真的很抱歉......那梗我翻来覆去想了很久、写起来就是没啥感觉、我大概不适合这题材ORZ 写的连我自己都感动不了、就不写了......

未来有机会想到怎么写了、肯定写!


10/30在湾家有亚洲影视ONLY、ONLY结束后再开始更800粉的梗喔!


谢谢大家点梗∧∧

希望早日破千粉阿!下一次点梗活动就放在破千粉吧!

在这来问一下大家有没有兴趣阿!

喜欢的人就点个热度或留个言让我知道、人数够的话就上淘宝预售啦∧∧


全文连结

800粉点梗活动开跑啦!!!

没错我又开点梗活动了XDDDDD

点梗请在下方评论留言、不要私信喔!


点梗收到10/25

10/30之后我就来撸文XDDD


CP:

梗(越详细越好):

可以详写要不要开车阿~还是要虐阿~甜阿~有什么想看的梗阿~之类的

下面点梗后会挑5~10个起来写、一个人也不限可点的数量喔∧∧

如果没人理我就自删啦XD


CP可点:

1.伪装者、琅琊榜、其馀跟老胡有关CP皆可(景卿...凯歌之类的)

2.ARS翔相关CP皆可

3.RDJ相关CP、我有看过都可(盾铁、贾尼、土豪组......派瑞X哈利等)

4.OW:源藏、R76、76R

然后不知道要怎么打标签XDD

(姑且能打多少就多少)

【靖苏】还是宗主说了算 - 下

  就在刚才,蒙挚一看见梅长苏亲自入宫要找萧景琰,除了惊讶他也表现不出别的表情了,自从小景琰登基后,梅长苏可是从来没有入宫过,一来是避人耳目,二来也是不方便,但最近萧景琰的心情颇差,这时梅长苏又来求见,就连蒙挚都看的出来,两人想必是闹矛盾了。

  「……今日公文繁多,朕没有闲暇,让他回去吧。」听见梅长苏来了,萧景琰心里确实有些激动,这一个月来,他一直忍着不去见梅长苏,最大的主因不外乎也就是有些赌气的成分,这一个月即便没有去苏宅,他也没有心情去后宫,就是留在自己的宫殿里日日批阅奏折。

  「呃、让小殊……回去吗?」蒙挚身为一直在一旁看着的人之一,当然知道萧景琰跟梅长苏的关系,现在萧景琰的态度让蒙挚完全摸不着头绪。

  萧景琰没有再回话,只是低着头继续看着手上不知道已经来回看几次的奏折,经过这一个月的日夜操劳,奏折早就批得差不多了,手上这份更是已经看了一整天,至于到底有没有看进去,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见萧景琰没有要搭里自己,蒙挚也只好小小的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大殿。

  其实这件事情让其他人和梅长苏说一声就可以了,但梅长苏可不是一般人,蒙挚绝对不希望让他难堪,亲自去说肯定会好上一些的。

  但就在他到了刚刚梅长苏求见的地方时却发现,梅长苏根本就不在,这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难不成……小殊早就猜到皇上不会见他,所以回去了?」蒙挚嘴里都咕哝了几句,一脸疑惑的回到他的岗位。

  而萧景琰在蒙挚离开之后,就把奏折丢到一边,紧锁着眉头脸色严肃。

  梅长苏从他登上皇位后,就没有入过宫,今天特地来见他,肯定是有话要说的,但刚刚一时头脑发热,居然拒绝了梅长苏,老实说他有些后悔,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见面好好说的呢?

  一边想着,萧景琰的心情就是好不起来,便起身回养居殿休息了。

  但才刚踏入养居殿,他就发现已经有人在里面了。

  「什么人!」

  萧景琰警戒的看过去,养居殿可不是随便谁都能出入的,就连宫女平时也不会在里面溜达,此时这人还是在最里头的床铺那边,很容易就可以让人往暗杀那边连想。

  「是我。」

  熟悉的声音从布幕后方响起,熟悉的轮廓越来越清晰,是梅长苏缓缓的走出来,脸上依旧带着自信的笑容。

  「皇上不打算见我,我便自行前来,坏了规矩,皇上要命人抓我吗?」梅长苏的笑容虽然自信,却有一丝温怒,一般来说、梅长苏从来不会这样和萧景琰说话,尤其在他成为皇上之后。

  理智上来说,梅长苏虽与萧景琰相恋,却始终保有一丝君臣之礼,不是他不相信萧景琰,而是他不希望自己成为不知轻重之人,皇上总归和平民百姓不同,很多时候,君主说一便是一,说二便是二,除非有严重的错误,否则梅长苏不会过度纠正萧景琰。

  但这次的事情他确实也有一些恼火,爱人之间小打小闹纯属正常,可却是他们之间所缺少的。

  而梅长苏很清楚,他稍微任性点,萧景琰是绝对不会介意的,甚至可以说萧景琰希望他这么做,他再清楚不过了。

  就像过去一样,互相打打闹闹的。

  「小殊,你知道我不会……」萧景琰的声音就如梅长苏料想那样,温和了了许多,语气也带了些不舍。 「我怎么会让人抓你?」

  「是吗?我以为皇上不想见我。」梅长苏眯起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还是皇上喜欢哪个妃子了?这也……」

  「小殊!」

  萧景琰打断了梅长苏的话,大步的走向前。 「你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小殊,我怎么可能喜欢上其他人?你明明知道。」

  「是,我知道。」看到萧景琰的神情,梅长苏也不打算捉弄他了,只是微微的笑了下。 「我也没要你去找其他妃子,景琰,我只是提醒你,总要立太子的。」

  「……我知道,但是你上我去陪后宫,小殊,我去陪后宫那你呢?你不在意吗?我必须……必须与一位女子产下龙胎,但这样我和你… …」

  「景琰,我和你本来就不是能公告天下的关系,况且你还是皇上,皇后与皇子都是必要的,没关系,我没办法让你为这段感情守住自己,但我能让自己为这段感情坚守。」

  看着梅长苏,萧景琰闭起双眼,再缓缓的睁开,让这张清晰的脸孔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

  「小殊,我只想问……你真的愿意让我去陪后宫吗?」

  最后梅长苏笑了笑,身手抚上萧景琰的脸颊。

  「不愿意,虽然这是必须的,但我不愿意,只要想到那样的画面,就让我难以忍受,所以景琰,以后别再这么久不来见我了,我想你。」

  萧景琰睁大双眼,愣了几秒后便一把将梅长苏涌入怀中,感受着这一个月来都没有感受到的温暖。

  「对不起……小殊,我没有办法为我们守着自己的身体,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

  其实梅长苏一点也不需要萧景琰的道歉,因为这个皇上的位子就是自己为他打下的,真要说,或许该怪自己吧。

  为了阻止萧景琰继续道歉,梅长苏推开了那个温暖的胸膛,嘴凑了过去吻上了萧景琰的丰唇。

  而就在梅长苏要退开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后脑勺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按住,一时间完全无法移开,而萧景琰的吻异常的热烈,与之前相比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像是一头饿了很久的野兽,几乎就要把他吞了。



肉外连

 

  +++

 

  「小殊,我会听你的,尽快立太子。」

 

  萧景琰搂着梅长苏,两人一丝不挂的躺在床铺上,硕大的空间中弥漫着强烈的男性贺尔蒙。

 

  「嗯……」梅长苏虚弱的躺在萧景琰的怀里,刚刚那一场格外激烈的房事让他全身发软无力,不知何时才能下床了。 「但其他事情也不能担搁,金陵城中大约一周就会发生各种大小事,你不来苏宅,我也没法告知你……」

  「小殊,你的意思是……要我每周去找你一次?」萧景琰一脸呆愣的转头看向身旁的梅长苏,但这角度其实也只看的到鼻子而已。

  「没错。」

  梅长苏微微抬了抬下巴。

  「每周至少得来找我一次,不然你就别来找我了。」

  听了梅长苏的话,萧景琰笑了出来,轻轻的在梅长苏的鼻头落下一个吻。

  「我肯定会去找你,一周一次……能更多吗?」

  「不能。」

  「那就一周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