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

这是益智游戏2(砸柜子秀)当初出本时的封面~~~

这本真的是残念 , 因为卖本子的时候我出去逛了一下 , 我的见本就被同摊小精灵给卖掉了 , 我自己也没有的本子!!!!!!

虽然因为是我画的我写的所以有原档......还是想要成品阿OAQ

【THE QUIZ SHOW 2】DREAM CHANC-番外#2

  他觉得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全身都在发热。


  转头看了墙上的时钟、神山要到傍晚才会回来,而自己今天则是休假……

  本间费力的撑起身子,脑袋晕眩的想吐。

  要去医院吗?

  叹了口气,本间完全想不到自己是在哪里感冒的,而现在这个症状怎么想都是发烧了。

  但直到他站起身才想到、今天神山要到比较远的摄影棚,所以把车开走了──……他可不想用走的去医院。

  去坐地铁人挤人也让他烦躁,最后他决定到楼下的药局随便买个感冒药吃就好了。

  但吃了药之后他并没有感觉比较好。

  大概是药效太强了,吃完没多久他就开始昏睡,电视上播着神山的主持节目,但他却完全睡死在沙发上。


  等到他再醒来时,已经晚上八点了。


  看了看四周、神山还没回来。

  通常神山六点多就会回家了,最晚也不过七点多,但现在已经八点半了。

  本间觉得自己似乎越来越严重了,眼球痛得睁不开。


  人家说、发烧的时候就是会胡思乱想。


  轻轻的按着自己的额头,现在他很想见到神山。

  但这时他才想起、自己曾经让神山一个人、虚弱地待在小房间,对他不闻不问的,完全没有去看过他。

  在神山脆弱的时候,自己从来不在他的身边。


  闭起疼痛的双眼,他觉得这是报应……即使神山再也不会回来这个家、似乎也是情有可原的。

  一边想着、本间又恍惚的睡去。

  再度张开眼睛时、已经晚上十二点了。

  他突然有些紧张。

  神山从没这么晚回家过,他的工作应该下午五点就结束了,他到底上哪去了?

  难不成真的不回来了?

  本间使尽力气的起身,看到窗外已经开始下雪了。

  微微的皱起眉头,将电视关掉后就走到家门口,这里已经被薄博的雪覆盖了一层,外头的气温也下降到了冰点。

  吐着白烟,本间坐在门口。


  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他觉得全身上下都很热很烫,在这里降温也不错,只是脑袋有些恍惚的盯着外面的人车。

  神山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最后、本间的头靠着门就这样睡着了。


  「本间!」

  刚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的神山一看见本间就坐在门口身上还有些白雪、脸色惨白嘴唇发紫的样子,心瞬间凉了一半。

  他今天不过就和工作人员们去喝了几杯,又一直被拖去续摊……但他有打本间的电话也有留言,怎么一回家就看到这样的状况。

  费力的把本间扛回家、神山发现虽然本间手脚冰冷,但身体却热的可怕、全身上下都在冒汗。

  「本间?」神山将本间放到床上,轻轻的抚着他的脸颊、温柔的叫唤着,但本间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

  叹了口气,神山拿了毛巾开始擦拭着本间的身体,也弄了冰毛巾放在滚烫的额头上。

  「嗯……」

  本间呻吟了声,双眼有些无神的睁开,看见的就是满脸担心的神山。

  「本间!你醒了?你刚刚为什么会睡在门口?外面很冷的……」一边说着,神山一边帮本间擦着汗,但马上就发现本间额头上的毛巾已经变成温的了。 「啊、我去帮你换条冰毛巾。」

  但却在神山转身要离开的时候、本间抓住了神山的手。

  「不要走……」

  「……」神山突然觉得,这样的场景怎么似曾相似……「本间、我只是要帮你换条毛巾,我没有要走。」

  「不、不要走……」本间意识模糊的抓着神山的手,而神山也被扯的坐到了床边,而本间已经寻着神山的身体将投靠到他的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不要走……」

  「本间……」

  「我、我曾经丢虚弱的你一个人,对不起……不要……丢下我……神山……」本间带着哭腔的紧紧揪着神山的衣服,无助的恳求着。

  神山知道本间现在意识模糊,大概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但是这样脆弱的本间,他是第一次看到。

  

  已经交往了这么久,他现在才知道自己的伤也是本间的伤,他现在才知道本间是这样的没有安全感。

  「我不走……」神山紧紧的回抱着本间。 「一个人很孤单,我懂,我不会走……永远不会走……」


  × × ×


  「我说,你昨天为什么这么晚回来?」

  本间靠着墙壁,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缩着肩膀的神山。 「而且衣服上也有酒为……你到哪去了?」

「呃……我被同事拖去喝酒了……不过只是很普通的居酒屋,绝对不是什么声色场所!」神山连忙解释着,他万万没想到本间居然会这样醋劲大发,昨晚那个脆弱无助的本间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你不觉的,你跟那些工作人员太过亲近了吗?」本间皱起眉头,脸色阴沉的很。

  「呃……本间桑,昨晚你为什么坐在家门口?」

  「咦?」

  这问句似乎让本间想起了什么,脸色一阵红一阵绿的,最后则是红着脸撇过头,眼神飘移的看着地板。

  看到这样的反应,神山笑了笑──……那本间应该就会忘记追究他跟工作人员去喝酒的问题了吧?


  神山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已经非常了解怎么对付现在这个个性别扭的本间了。



                                            《完》


后记

  这里是后记时间w

  家里是超爱阿翔的我跟超爱横山的妹妹阿XD所以TQ是唯一一部我们姊妹俩都有看的日剧了!

  对我而言TQ也可以算是我对阿翔的初恋了,那个小悟可爱到无法言语($*^)%*(^#$不过之后又看了很多很多、发现小步(离天国最近的男人)和田村(特上)都让我爱不释手喔喔喔喔,阿差点忘了可爱的斑比w

  身活周遭没有和我一样的岚饭,虽然有个关8饭的妹妹和一个JUMP的好朋友www

  其实我是团担所以大家都爱XDD只是阿翔是主担而已XD

  

  接着来说说内容。

  这本的本篇打到第章左右的时候,我觉得好闷OAO

  这两个人到底想怎样的感觉(不)所以中途去打了番外打的好开心!甜甜的好开心喔OAO

  其实这篇的H本来没有很多的,只是不知为何打着打着H就出现了(掩面

  因为是三次元的,对于H的细节描述就没像打二次元这么多……嘛、脑海中会想到真人所以(喷

  这段时间我不断听明日记忆……为了想起那个气氛,让自己沉浸在那个气氛当中……可是中途真得喘不过气了好闷!

  明明就互相喜欢为毛不说清楚!

  这年头喜欢的CP还得自耕!没办法、希望同样喜欢这对的碰友们可以喜欢这篇文:D

  也谢谢大家看完我这么长的废话XD

  掰掰~


【THE QUIZ SHOW 2】DREAM CHANCE-番外#1

  他们交往也已经过了一个月,这段时间神山一直都住在由本间的父亲安排的饭店里……但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

  最后本间决定另外再买一间房子,就当作是两人的家,而行动力也非常快速的在一星期内就买完房子也请了搬家公司处理完成了。

  虽说是搬家,但基本上都是本间忙碌,毕竟神山身上也没什么东西,他并没有家具也没有衣服也没有其他东西,所以搬家这段时间神山还是好好的当着他的主持人。

  「明天我就可以回去工作了。」看着正在帮忙整理东西的神山,本间笑了下。 「我会去当你现在主持的节目的导播。」

  「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们还愿意让你回去当导播吗?」将最后的一大叠书从纸箱里拿出来,神山起身拉拉筋骨。

  「当然,我在这里的贡献可不小。」本间自信的笑着,拿起遥控器将封尘已久的大萤幕电视打开。


  正想将书拿去堆书价的神山被地板上的相簿吸引了目光。

  「好厚的相本!」发现翻开第一页就是自己幼稚园的照片,神山马上认真的看起这本虽旧却完全没有灰尘的相本。

  「里面都是我们的照片耶!好几张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偷拍的。」一边看着,神山笑了出来,他看见相簿里青涩的自己笑的很开心。


  而自己的身边站了两个人。


  一个是同样笑的灿烂的美咲,另一个则是笑的很腼腆的本间。

  属于她们的过去,快乐的过去。


  他永远记得当时本间是个容易害羞的人,却因此常常被大家误解为阴沉不合群……但他却从来不曾误解过。

  本间对他露出的笑容他无法忘记,那个有些腼腆的笑容他永远都会记得。


  以前明明是这样害羞的人阿──

  「以前的本间好单纯好可爱阿──……怎么现在变成这副模样?」神山笑着摇摇头,将相本合起来。

  却在相本放下之前、神山被紧紧的抱住,紧的他双手无法动弹,相本也应声落下。


小肉外连:

http://www.weibo.com/p/1001603947282801233561

【THE QUIZ SHOW 2】DREAM CHANC-章之十二【完】

  恍惚的看着纯白色的空间,神山突然涌起了一股眷恋。

  现在的他非常的冷静,完全没有其他的情绪波动可以干扰他。

  他全都想起来了。


  没想到自己睡了六年,整整六年,然后就遗忘了这么多美好的回忆以及……那场痛苦的意外。

  本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注意着本间的一举一动,对于本间的视线更是在意的不能自己,一直到高三那年,他意识到了这样的情感。

  但是他知道本间很正常,他喜欢美咲,这他是知道的……所以他始终不敢说出口,这段许多人都无法接受的恋情。

  虽然原本只想着要在一旁看着就好,只要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但他看见了……他看见了美咲看本间的眼神,他发现了这个炙热的视线。

  他们对神山而言都是最最重要的朋友,两个都是。

  但是他们如果真的在一起了……

  他绝对无法就像没事一样的继续跟他们在一起。

所以他告白了,他向美咲告白了,他知道美咲和本间的善良,他知道、如果美咲知道了自己喜欢他,他就会因为不希望自己难过而不会跟本间在一起,本间亦是如此。

  一直到那天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不像人家说的那样阳光开朗,他突然开始厌恶自己,这样的自私。

  但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小客机失事了,他幸运的没有太大的创伤,但美咲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一个大大的锐利碎片就着样插在美咲身上。

  那时的他没有多想,用力的将那块碎片给拔出来。

  他绝对不会忘记那一瞬间。


  鲜血不断不断的涌出,而后赶到的本间是用多么错愕的表情看着自己。

  他觉得好痛。


  美咲得救了,他没有死,保住了一命。

  但医生却说了比死更加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美咲变成了植物人。

  看着平静地躺在床上,就如同睡着一般的美咲,神山感到非常的不真实,明明前几天还笑着一起玩的,怎么现在就躺在这了?

  但是神山相信,他相信美咲只是睡着了,他会醒来的,无论几年、他都愿意等待陪伴,他始终相信美咲会有醒来的一天。

  他也舍不得因为消息过于震撼,自始都像行尸走肉般的本间。


  他忘不了那天。

  他知道本间心情一定很差,去买了些可以让他开心的东西后回到病房,他看见的场景让他不敢相信。

  本间拿掉了美咲的氧气罩,脸上的表情是这样的悲伤。

  看到了神山站在门口,本间冲出了病房,直接往楼梯跑去。

  震惊的神山只能冲进病房再度帮美咲将氧气罩戴上,接着跟着冲上了楼梯,循着本间的步伐、一路爬到顶楼。

  他突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本间!」

  他看见了本间站在围墙上,双眼无神、无助地看着他。 「本间,你想做什么?别这样……本间……」

  接着,他看到本间露出了个无奈的微笑,一个跨步、就要坠落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爆发力,完全没有思考的、他冲了过去,他拉起了本间、但自己的重心却无法回到地面上了。

两个人就这样转了一圈,他听到了本间的呐喊,他听到了街道上的人车吵杂声,他听到了风呼啸而过的声音,他甚至听到了个剧烈的声响,他还听见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稚心的疼痛瞬间遍布全身,但这疼痛没有折磨他太久,很快的、他就失去了意识。

  等到他再醒来,就是六年后了。


  他知道本间的记忆大概出了什么问题,所以他完全认为要跳楼的是自己,拿掉了美咲的氧气罩的是自己,本间把自己和他交换了。

  但是……


  「神山。」

  铁门被缓缓的推开,依田走了进来,脸上的表情依旧不多,但越多了点担忧。 「你……都知道了对吧?事情的真相。」

  看着依田,神山点了点头。

  「我知道,现在我真的没有资格和你说这样的话,但是、这件事情只有你才做得到。」看着神山,依田的声音有些恳求。 「神山,请你救救本间少爷。」


  「……」

「拜托你了,这件事情只有你可以办到……神山,本间少爷确实对你做了很多无法原谅的事情,但是他带着那天的事件,走过了八年的岁月,这段时间下来他的思想越来越扭曲,现在的他连我都不认识了。」

  「神山,本间少爷很重视你,他真的非常的重视你,只是他自己还没有察觉。」

  「这次的直播,可能会出人命。」


  「他又打算自杀了吗?」神山的声音带了点笑意,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又打算丢下我了吗?」

  「神山……」没有听清楚神山的自言自语,依田皱着眉头。

  「我会救他的。」


  神山抬起头,双眼清澈的闪闪发亮。 「即使你不拜托我,我也绝对会救他的。」


  × × ×


  「无论是谁都有着辉煌的梦想。

  想要环游世界、想要住在大房子中、又或者想手握巨款。

  所有梦想的终点站就是,The Quiz Show──! 」


  「这次的来宾,是我们的导播,本间俊雄!」

  坐在导播室的本间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神山所说的。

  他是来宾?

  「本间俊雄,请上台吧。」神山露出了主持时的招牌笑容。 「请!」

  虽然他不知道神山要做什么,但可以近距离的参与神山的忏悔也别有一番风味,想着想着他就上台了。

  但这次他的位子不是主持人,而是来宾。


  他想要救本间,他不希望本间继续折磨自己。

  他知道的,本间在等他,一直都在等他。

  他在等自己揭开他的罪,让他放下。


  他设计好的题目,一步步的带着本间走向他错乱的记忆。


  他们的错就是误解,就是错过,所以才会走到今天这步,神山看着几乎崩溃的本间,他心痛的无法呼吸。

「对不起……本间……我早该跟你说的……美咲他喜欢你啊──……」神山哭了,发自内心的哭了,没错、美咲喜欢本间……而他只因为自己的私欲而让他们从此走上这条无法挽回的路。

「不……不……」本间哭的不断吸气,他终于知道了,终于知道这几年来对于神山的那种烦躁,对于这些来宾的执着,审判的其他人……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了。

  他想要被审判,想要被裁决,所以将这件事情加注于其他人,借以填补自己心灵的那个缺。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一切都是他做的。

  当下的他只想到自己杀了美咲,害神山坠楼,之后更是对神山做了各式各样过分的事情。

  这段时间下来、他早已回不去从前,他们也回不去从前了。


  是该结束了。


  下一秒,本间拿了主持桌上的小药瓶,但也在同一时间,药瓶被神山拿走了。

  神山和本间一起跪到地板上,哭得不能自我。

  「本间……你又想丢下我了吗?」泪水浸湿了脸颊,神山红着眼眶声音哭的颤抖。 「你又想逃开,留下我吗?」

  本间用尽全身的力量在哭,脸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本间……对不起……」神山看着本间,伸手碰触着他发烫的脸颊。 「对不起……让你一个人承受了八年……辛苦你了……」

看着神山清澈单纯的双眼,本间只觉得愧疚,愧疚的让他不知道该和神山说些什么,他只能不断的哭、不断的哭,像是要把这八年的份一起哭完一样。

  他没有资格让神山向他道歉,他没有资格让神山这样子的怜悯他……


  他做了太多太多无法挽回的事情了。


  就如同神山说的一样,他会后悔的,他真的后悔了。

  如果当时真的让美野里知道了自己的妈妈不是亲生,如果他真的做了这样的事情,他真的会后悔,真的……

  为什么神山可以这样的了解他?


「本间……不要自己先走好吗?我让你自己一个人承受了八年,从今天开始,我陪你。」神山露出了笑容,即使泪水还是不断的落下,他仍然露出了他那张阳光的笑容。


  为什么事到如今,神山还是为他着想?

  他不值得。

  今天是The Quiz Show的最后一集,而最后一集的直播就在这充满悲伤与懊悔的气氛下落幕了。

  剧本翻最后一页也演完了。

  虽然最后有些不同,但始终是演完了。

 

  × × ×


  身穿着一件普通的白色T恤,外面加了件连帽外套,神山步伐缓慢的走向他住了两年的地方。

  这个白色的小空间,曾经让他恐惧的地方,现在居然会这样的明亮,这样的宽阔。

  坐到了纯白色的床上,神山突然有些空虚。


  那次的节目之后,本间去警局自首了,他也获得了自由,但总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被掏空了。

  头靠在纯白的墙壁上,他想起了在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所有事情……本间的咆啸,本间的怒火,本间的喜怒无常。

  激烈粗暴的性爱,还有无助的、抱着他哭。

  神山闭起双眼,连自己都没有发现、泪水已经无声无息的落下。


  「本间……我会等你……一辈子、都会等你的。」

  「神山,可以准备了。」依田恭敬的看着神山。 「新的节目主持人已经一致通过就是你了,我们先到现场去看看吧。」

  「啊……真的很不好意思,还要麻烦你。」神山有些害羞的站起来,心里担心着刚刚的话有没有被听见。

  「不,老爷很感谢你,而你消失了八年,现在也没地方可以去,所以才会帮你安个家。」依田露出微笑。 「而工作是你自己的能力取得的,和老爷的权力可没关系啊。」

  神山笑了笑,跟着依田离开了小房间。


  这次离开,就永远不会再回来了,这个曾经被他认为是地狱的地方。

  神山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大M,居然会怀念那样的生活……但至少那个时候、本间就在他的身边。


  摇了摇头,神山迈开了步伐。

  迈开了属于他的步伐。


                                             《完》


【THE QUIZ SHOW 2】DREAM CHANC-章之十一

  碰──!


  「你是什么意思!」

  本间一脚踹在铁门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为什么更改答案?」神山的衣领被紧紧的揪着,本间的怒火完全爆发了,失控的不像是原来的样子。 「为什么!」

  「本间……不要这样……」神山的双手紧紧的握住本间的手,双眼透露出的情感炙热的露骨。 「停手吧……」

  本间被这样的眼神直直的刺穿了,他颤抖着、和八年前的那双眼睛重叠了,当年的他就是被这双清澈的双眼吸引了,深深的吸引。

  但现在的他被这样的双眼看着、反而感到异常难受。


  甚至让他有些火大。

  「停手?」本间勾起嘴角,笑得有些疯癫。 「在你赎罪之前,我是不会停手的,在你知道你的罪刑之前,我是不会停手的。」

  看着神山,本间从后头拎起神山的衣领,用舌头舔了神山的嘴唇,笑的极度危险。 「我做的一切可都是因为你啊,神山。」

  「我……是我……是我让美咲坐上那架客机的──……」被本间的声音再度唤起回忆,神山抱着头,所有零碎的片段开始集合。


  「啊……啊啊……」

  「没错,是你让美咲上飞机的,而且……」本间将神山推倒在地板上,也跟着蹲下去扯着他的头发。 「你还做了更加过分的事情,怎么?记得吗?」

  「我……我……啊、啊──!」记忆不断不断的闯进脑袋,沾满鲜血的双手,医院,病房,钱币──……

  「不……不是的……不是的……」神山抗拒着记忆,脸色惨白的喃喃自语。

  「是你,神山,就是你──!」看见神山痛苦狰狞的表情,本间烦躁的捧着对方的脸,使尽全力的嘶吼着。


  但他看见的、是红着双颊、眼神迷茫的神山。

  神山的意识已经接近恍惚,只是喘着微弱的气息,双眼根本就没有焦距。

  等到本间终于发觉了哪里不对劲时,神山已经全身冰冷的躺在地板上,嘴唇发紫又有些干裂,身体也瘦得不成人形。


  他一直以来都没有发现。

  「神山……」本间的声音忽然变得极为虚弱,颤抖的抱起怀里的神山,怀里的人一点反应也没有,表情很平静、就像死了一样。

  「醒醒啊……」看到这样的状况,本间紧张的抱紧神山,不敢相信的睁大双眼。 「你怎么能死……你还没赎罪、怎么能死?神山、你醒醒啊。」


  「你怎么可以再次丢下我?」


 

  × × ×

 


  「目前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医生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向本间解说着。 「因为下体失血过多又没有清理伤口所以发炎了,里面的东西也都没有清出来,引发了肠道炎,这也是他发烧的原因。另外他已经发烧了好几天了吧,少说也三天了……而接连几天的受到精神打击而且睡眠不足,过度回想失忆的部分也占了不小的部分,要是再晚一点、可能就会因发烧造成脑部受损,智商退化。」


  听着医生一一的说出神山的病状,本间越听心就越是发凉。


  「唉、我是拿钱办事……可以保证这件事情不会传出去,但是……」医生皱紧眉头,他至今还没医治过像这样被弄得不成人形的病患。

  在他眼里、现在的神山简直比癌症病患更加狼狈。


  「虽然也不好多说什么,还是希望提醒一下。」作为医生,他无法忍受有人受到这样的不人道对待……这是医德。 「做那样的事情之前,必须先做好事前准备,结束后也需要清乾净……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很容易引起发炎发烧的事情,也会导致排泄失控,而发烧过久也容易造成脑部缺氧,失去智商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不小心的话很容易就会脑死。」


  听着医生说着一大串的话,本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随便的点点头,整个人依旧是恍神的状态。

  看到本间是这样的状况,医生也知道多说什么也没用了,只是叹了口气就直接离开了这间让他觉得浑身不舒服的小房间。

  这样纯白的地方、待久了可不是盖的,精神力不够坚强可无法在这里住下去。

  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再建议他的大金主帮这位病人换个房间养病,但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看着神山憔悴的样子,本间恐惧的晃着脑袋,想要把脑海中、那些神山在他身下痛苦挣扎的样子通通甩掉,但怎么样就是无法避开。

  神山哭喊的样子、声音,痛苦的狰狞的脸、卷曲的身体……一个个闯入他的脑海中,一幕幕的像是慢动作般的上演着。


  「神山……」


  随着本间的叫唤,神山的眼角居然滑出了两行泪水。

  看着神山的泪珠,本间闭起双眼,他不敢再看了,他不敢待在这里,他觉得自己动摇了,他觉得……自己快要被某种东西吞噬了。

  就在本间转身想要离开时,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袖子。


  「不要走……」


  神山紧闭着双眼,眼角依然挂着晶莹剔透的泪珠,抓着本间的手颤抖着,力气也不大,只要稍微甩一下就会掉的。

  但本间无法这么做。

  「不要丢下我……本间……本间……」神山就像是在说梦话,手颤抖的厉害、却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本间……」

  站在一旁的本间红了眼眶,泪水在里头打转着、静悄悄地滑了一行泪水。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躺到了神山的身边,将他抱在自己怀里、紧紧的抱在怀里,而神山也感受到了这样的温暖,抓着的手放松了,但嘴里仍然嚷嚷着不要走。

  「我不走……我哪里都不去……」本间颤抖着嗓音,泪水不断不断的落到神山的头发里。


  「乖……我哪里都不去……」


  其实神山是知道的,虽然他醒不来,但他知道有个人紧紧的抱住自己,安慰着自己,给自己温暖。


  而他也知道,这体温是本间,这声音是本间,抱着他的人是本间。

  他知道本间哭了,他想要安慰,但他没有办法。

  他连睁开双眼的力气都没有。


  他知道……他知道本间是温柔的、是善良的……


  他相信着。


 

  × × ×

 


  看着神山的睡颜,很平静,很沉。

  就像是那六年一样,好像只是睡着了……却不醒过来。

  他不打算等神山醒来,径自的离开了小房间,走到了办公室,下意识的站在了落地窗旁。

  抚摸着落地窗而感受到的冰凉,本间觉得自己似乎冷静了些。

  从口袋里拿出了照片,是那张他一直一直带在身上,当成宝藏的照片。

  照片里的人笑得很开心很开心,照片里的神山连眼睛都在笑,爽朗、像是阳光一般的存在。


   "我向美咲告白了。"

  "被拒绝了啊……真失落。"

  "本间,接着就该你喽。"


  他并不想向美咲告白,一点都不想。

  他知道自己没有这样喜欢美咲,但是为什么每当神山看着美咲时,他都会觉得心痛无比?

  为什么当他听见神山向美咲告白的时候,他会这样的生气。


  很生气。


   「他怎么能爱上美咲……」

  本间紧紧的抓着照片,声音有些颤抖。 「他怎么能告白……」

  他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这样的狼狈。



  × × ×


 

  放下来宾的资料,神山撑着虚弱的身子站上了舞台。

  这个熟悉的地方即将就要消失了。


   神山苦笑了下,走到主持桌前拿起这次的题目卡,准备欢迎来宾……但走出来的人是本间。

  完全不管神山震惊的样子,本间笑得灿烂,当起了主持人,并说明这次的来宾就是神山,他要揭开MC神山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本间……这?」神山错愕的看着与以往不同的位子,他今天才知道、坐在这一边是这样的紧张。

  「我说过吧,我会替你实现梦想。」本间勾起嘴角,是神山很久没看见的、直播开始前常常出现的笑容。 「剧本已经演到最后了,轮到你了。」


  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精神攻击。

  面对本间一道道犀利的题目,神山一个个的回想起来了,一个个拼凑起来了。


  那天、在湖边的所有事情。


   胡、飞机、钱币、血、锐器……


  氧气罩。


  瞪圆了双眼,他觉得有什么真相就快要出现了,飞机失事之后有着什么?飞机失事之后美咲并没有死……

  「啊……啊啊……」神山抱着脑袋,痛苦的发出呻吟,所有的片段向拼图般的一片片拼凑了起来,原来模糊的画面一点一滴的越来越清晰。

  「美咲没死……飞机失事不是真正的死因──……」

  看着本间,神山说出了他拼凑完成的记忆。 「真正的死因是……」


  「就是你啊,神山。」

  本间把玩着手上的题目卡,眼神锐利的几乎要贯穿神山。 「想起来吧,是你……你拿下了美咲的氧气罩……让他窒息死的啊神山!」


  随着本间的咆啸声,有什么东西被取代了,强硬的撞击着他的记忆,已经拼凑好的拼图就这样碎了一地,等到再拼凑回来时、似乎有那里不一样了。

  「是我……是我杀了美咲……是我……」神山不敢相信的跪倒在地板上,这段时间的记忆回复都没有这样的迹象,直到现在神山才知道、杀了美咲,杀了那个爱笑、温暖的美咲的人就是自己。


  「不……我……我……」


  「哇啊──……」


   知道神山想起了一切,本间满意的点点头,走到了摄影机的正前方。

  「明天,就是The Quiz Show最后一集,也是特别篇,神山忏悔的现场转播──……!」


  一切都要走向终点了。


  这八年的煎熬终于有了了断了。


  剧本走向最后一页了。


 


  一切都要结束了。


【THE QUIZ SHOW 2】DREAM CHANC-章之十

  只是稍微动了根手指,筋骨就蔓延全身的疼,神山完全无法动弹。

  虚弱的用眼角瞄着四周,就如同往常那样的只有自己。


  他觉得很热,非常的热,眼球很痛、很烫,眼前的东西通通都是模糊的……他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知道自己现在非常的虚弱。

这当然还不是最惨的,就在他努力地想睁眼看清眼前的事物时、他的胃开始痉挛,全身的筋都跟着抽痛颤抖,口干舌燥的他发不出声音,最终只能闭起双眼等待这波疼痛的过去。

  但这一忍就忍了许久,等到痉挛终于结束时、他发现自己满身都是汗,枕头已经湿的像是刚从洗衣机拿出来的样子。

  不过痛才刚过去,刚刚觉得燥热的身体马上开始觉得冷,而且是非常的寒冷,冷的他全身颤抖,连嘴里吐出来的气都冒出了白烟。

  他完全无法知道现在正确的温度到底是怎,身体不断不断的颤抖也牵扯到了身下的伤口,痛得他脸色惨白,却又发不出一丝呼喊。


  闭起双眼,脑海浮现的居然是造就他现在状况的本间。


  为什么……为什么是本间?

  有谁可以救他?救他脱离这些……谁可以告诉他自己的过去,谁可以告诉他真相?

  谁可以救我──……


  "这六年来没有任何人找你,只有我一直在你身边"

  "你能依赖的人只有我。"

  "记得你的人只有我……神山。"

  "我会帮你实现愿望的,相信我。"

  "神山──……"


  「啊……」

  神山张着嘴,却只发的出微微的气音,泪水不争气的从眼角溢出。

  直到现在,他能想到的人只有本间,他记忆里唯一还在的人就只有本间。


  "你能依赖的人只有我。"

  这句话狠狠的打在神山的身上,痛得他无法呼吸,胸口紧的像是有人掐着他,他张着嘴,说不出话让他更加的痛苦。

  既然……既然只能依赖你……

  你现在为什么不在我的身边?


  就连哭都发不出声音,神山喘着气、任由泪水不断不断的弄湿脸颊。


  × × ×


  门被轻轻地打开,虽然动作非常的轻,但根本没睡沉的神山还是感受到了。

  但是他很肯定这个人不是本间。


  「神山。」

  依田的手上拿着下一次来宾的资料,脸上就如往常一样没有什么表情。

  神山听见了依田的声音,他有些艰难的睁开双眼,圆滚滚的大眼睛盯着依田转了转。

  「怎么?」依田疑惑的看着神山,脸色还是非常的虚弱苍白,但双眼却总是这样的清澈,看得他有些心慌。

  神山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摇了下头就躺了回去。

  看见神山这样子,依田只是叹了口气,将资料放到桌上,转身就要离开了。

  就在这时,神山抓住了依田的手。


  「本间呢?」


  一问出口,神山才发现自己居然问了这样的问题。

  他为什么要问?本间在又如何?难道不会又是一场地狱吗?

  但是他也不能明白,为什么……

  为什么他现在真的很希望本间在身边?


  「本间少爷有事情在处理,没有办法来这里。」依田很官腔的说着,但看到神山那双无助又清澈的双眼,却怎样也不忍心。 「你想说什么,我可以帮你转达。」

  「我想见他……」神山说得很小声,但这小房间里也就他和依田,虽然小声、依田还是听的一清二楚。


  我想见他……

  很想很想……

  帮我告诉他,我想他……

  帮我告诉他,我现在非常需要他……

  告诉他,我想要他陪在我身边……


  这些话神山的没能说出口,也说不出口,只能瞪着双眼,泪水满满的却没有溢出来。

  微微的摇了摇头,依田没有回覆神山,直接离开了小房间。

  看着依田离去的背影,神山觉得非常无力。


  为什么事到如今,他能够想起的人就只有那个喜怒无常的男人。

  他没有其他人的记忆……


  闭起双眼,他似乎看见了一间吵闹的教室,但是所有人的脸都像是打了马赛克一样的模糊。

  唯有一个人,清晰的连他的眼神,笑容都一清二楚。

  那个人是本间,本间俊雄,他最好的朋友。


  忽然、似乎有什么东西闯进脑海中──……

  神山抓着自己的头发,颤抖的哭了起来,大声的、用尽自己的力量嚎啕大哭。

  他想起来了。

  「本间……本间……」我想起来了……本间……我爱你──……

  烙印在心灵深处的情感如暖流般的滑进了神山的脑袋里,突然想通了什么,让神山的精神饱受冲击。

  我想起来了……

  本间……我想起来了──……


  我想起了我爱你……


  「本间……我爱你啊……一直以来……一直以来……」神山哭的沙哑,他终于明白了。

  他明白了为什么本间这样的喜怒无常、而自己却还是无法打从心底赠恨他。

  他明白了为什么每当完事的隔天没看见本间,就会感到孤单。

  他终于明白了……脑海里不断不断出现的本间、笑的温柔的本间。


  「本间──……」

 

  × × ×


  看着资料上的照片,是节目制作人冴岛。

  原来是位记者,因为八年前的小客机失事报导而拿到独家新闻,大红大紫的新闻记者……

  八年前,小客机失事。

  看着主持桌上的题目卡,神山按耐着已经有些发疼的脑袋,迎接因上星期他引起的放送事故、被开除的节目制作人冴岛。

  他想起了很多。


  包括冴岛是怎么播报这则新闻,是怎么靠美咲的死而成功……他通通都想起来了。

  但、站在湖边的他,躺在地上的美咲,从远处跑过来的本间……美咲是被意外害死的?但……

  总觉得有那里不对。

  但还无法让神山想的更多,剧本已经走到最后了。

  神山看着最后的指示,不可置信地睁大了双眼……真的要这样做吗?

  看着懊悔痛苦的冴岛,神山很愤怒,这个人居然利用了美咲的死,利用了美咲的身世……美咲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不幸,他一直很开朗的生活着……

  他和本间亦是。

  他们是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他想起来了,他们一直都住在孤儿院里,同年龄的就他们三个,很理所当然的、他们成为很好的朋友。

  他被美咲的乐观吸引了,他被本间善良的笑容吸引了,他这辈子最爱的就是这两个人……而对于本间、似乎又更上一层楼。


  终于到了最后一关,只要这关过了、冴岛就可以回到银河电视台上班,但剧本上的题目根本就打算把冴岛逼到绝路。

  神山虽然愤怒,却在冴岛的女儿美野里出现的瞬间动摇了。

  

  「我办不到……」

  看着美野里年幼的面容,天真无邪的双眼,神山无法继续下去了。

  「本间……我办不到……」小声的对着耳麦说着,这是只有导播室才听得见的,所有人也在同一时间看向掌权的本间。 「我办不到……」

「神山!」本间用力的拍了桌子起身,愤怒的扭曲的脸孔让导播是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完全认不出来这个人就是和他们合作了两年之久的、冷静沉稳的本间俊雄。 「你不生气吗?不愤怒吗!那个人利用了美咲的死、大做文章!呐、神山,你打算原谅他吗?你要这么轻易的原谅这个人吗──!」

  本间失控的嘶吼着,双眼早已被一层雾给蒙蔽了,什么都看不见。

  「做错的人是冴岛,不是美野里。」即使他想起了很多,但对于本间的恐惧在这几年间早已根深蒂固,任何可能惹他发火的话都让他颤抖。 「这么做只会伤害可怜的美野里,本间……」

  「美野里和当初的我们一样都是孤儿啊。」神山怜悯的看着完全不知所以的美野里,微微的摇着头。 「你忘了我们在这个年纪的时候,有多希望有个家吗?」

  「这些和我无关。」本间气的眼球布满了血丝,这几天下来根本就没阖过眼,疲累的身体早已支撑不住自己激烈的情绪。

  「本间……」神山极力的抑制自己的颤抖,脑海里不断不断的出现本间的笑脸,不断不断的出现过去的本间。 「我不想本间后悔……如果真的这么做了本间你会后悔的。」

  「神山!」

  「那个善良的本间不会做这样的事!」打断了本间的怒吼,神山抿了下嘴唇。 「本间绝对会后悔的……我要阻止你……」


  「正确!」神山抬起头,看着台下所有的观众,把手上的题目卡盖起来放在桌上。 「美野里确实是冴岛的亲生孩子……正解!」

  听到这样的宣布,本间气得满脸通红,他无法理解为什么神山可以这样轻易的原谅冴岛。

  而冴岛也非常震惊神山居然会放水让他过关,他当然不会没看见在导播室暴跳如雷的本间,但神山居然自己作主的帮他更改了答案。

  「这次的The Quiz Show、挑战成功──!」


【THE QUIZ SHOW 2】DREAM CHANC-章之八

  睁开双眼,神山看见的是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宁静。

  在醒来的那一刻、神山就知道本间已经不在了。


  撑着酸痛的身体,神山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勇气再穿上那套衣服到舞台上去了,穿着这样的衣服当主持人?

  光是看到旁边的萤幕就会想到自己穿着这样的衣服做了些什么,他该怎么主持?

  门被打开了,现在的神山光是听脚步声、开门声,就能知道进来的人是谁……而现在进来的人不外乎就是依田。

  「神山。」

  平常根本不会和他说话的依田居然开口了,面带担忧的看着他。 「再忍耐点……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神山……只能是你了。」

  神山完全不明白依田对他说这些话的意义,只是将手上的资料交给他,这是下一次的来宾。

  「你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看着依田,对于他的袖手旁观,对于他现在和他说这些莫名奇妙的话,突然感到有些恼火。

  「我不能再说更多了……坚持下去、神山,为了你……也为了本间少爷。」

  说完、依田也不多待,转身就离开了。

  × × ×


  这星期的来宾是个有名的医生,同时还是教授,非常受学生的爱戴,是个全身上下充满了政治细胞的男人。

  但这个人在神山眼里完全是个世界无法容纳的人。

  这是他第一次,第一次在台上真真正正的发了火,他动手打了来宾一巴掌,他也从没想过自己也有打人的时候。

  那个来宾是一个认为人生下来天生就不平等的人,认为有些人的命就是一文不值……。

  而也因为这位医生认出了神山,似乎是神山认识的人,所以他知道了自己的名子。

  「你是……神山悟?你是神山悟没错吧?」

  一直到下台后,这句话还是不断不断的回荡在神山的脑海中,将他过去的记忆片段一个个的翻出来,一个个人脸侵入他的脑海中。


  神山悟。

  本间俊雄。

  「阿、阿阿──……」紧紧的抓着脑袋,这次他想起了很多,很多很多东西都从这两个名子涌出……学校、教室、美咲──……

  神山坐在已经熄了灯,完全没有人的舞台边,想强迫自己想起今天的来宾,强迫自己把一直以来想起来的东西串在一起。


  但除了本间俊雄和神山悟这两个名子以外的东西他都无法串联……但光光是这两个名子,就单单只是这样,他就想起了许多许多名为情感的东西。

  他和本间曾经在同一间教室上过课……他们是同学……不、他们是朋友。


  但是为什么?


  不是朋友吗?


  「今天你的反应还真大。」本间从后台走了过来,而神山一看见他则是反射性的缩了缩肩膀,稍微往旁边挪了下,眼神移开完全不和本间对眼。

  而本间也早已对这样的反应习以为常了,只是微微的勾起嘴角。

  「你为什么要动手打他?」想起再直播时神山的那一掌,本间忽然有些担心……神山已经出现自己原来的情感状态了。

  「人命都是平等的。」神山用眼角有些胆怯的瞄向本间,刚刚头痛引起的冷汗还停留在有些惨白的脸上。 「没有人一生下来就一文不值,没有人可以左右别人的性命……本间,人命是平等的。」

  「……喔?」本间忽然笑了出来,一手摸向神山的脑袋。 「你这样的人还敢跟我说人命是平等的?」

  神山咬着下嘴唇,鼓起勇气的看着本间。


  「我们……是同学对吧?还是该说、我们原本是朋友?」本间被神山这样的问句吓的不轻,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有些懦弱的人。

  「你……想起了多少?」看着神山,虽然外表只是有些惊讶,但本间心底早已经混乱了,各种纠结在脑袋里打转,让他一时间有些头痛。

「本间……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美咲……到底有什么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一边问着,神山想起了以前和本间一起上课的场景……虽然只有片段,却足够让他体会当时他的心情。 「你到底希望我想起什么?」


  看着神山透彻的双眼,本间说不出话。

  他要神山想起自己的罪行……

  真的只有这个吗?

  「你要想起一切。」神山狠狠的瞪着神山。 「你要想起你的罪行。」

  × × ×


  这次的来宾是个普通人,却带给他极大的困扰。


  这位来宾以游戏为由,抓走了制作人冴岛的女儿作为人质。

  而这当然不在当初拟定的剧本里,本间里面给的题目就按照往常的步调走着,但这样的非常时刻却不能这样按部就班的来。


  因此,他改题了。


  他用题目套出来宾的话、用题目引导出人质的所在位置。

  他知道改题的下场是什么,但他现在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想做的事更多了,而每次看到新的来宾都会让他发自内心的有些感楚,而他现在只觉得眼前这个人简直是人渣。


  和上一个来宾同样让他嗤之以鼻。

  利用它套出的线索,在节目结束之前就将冴岛的女儿给救出来了,但这人的态度简直让人无法接受。

  用题目让他知道了自己一直依赖的母亲无法再活多久了,而他的反应也同样让神山开不起玩笑。

  今天的他显得有些躁郁。


  只要想起今天因为这个人让自己会遭遇的下场就让他烦躁不已……但他已经有一整个星期没有看见本间了。

  明明自从直播开始之后、本间就常常出现在他的小房间,但最近却越来越少出现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烦躁的原因之一。


  下到后台,完全如神山的预想,本间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脸色也果不其然的非常差,阴沉的很。


  虽然早就做好心理建设了,神山的心底还是泛起了一股恐惧。

  他当然不会忘记那天在后台的事情,对他而言这个后台已经不是可以让他静下心宁的地方了。

  不管隔多久,再次走进这个后台、他就会不断的闻到淫秽的气息……明明这里已经什么都清乾净,什么都没有残留,但他的脑海里还是存留着那时的气息。

  「你在想什么?」本间的语气没有神山想像的这样火爆,只是质问的意味非常明显。 「为什么不等我的指示就自己更改?」

  为什么?

  他也不知道,这是他想的道的、救人的方式……即使不需要本间的指示,他也可以做出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或许他……已经不那么依赖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了。


「因为你觉得靠你自己就能做这些事情,所以不想等我下达指示吗?」本间碰的一声将神山压在后台的钢架上,但他的表情并不是怒火,而是带了点惊慌。

  神山不能理解,他不知道本间到底在惊慌什么。

  他只知道现在的姿势让他非常难受。


  「不……本间……」这样的场景就和那天一模一样,神山无法自主的颤抖着嘴唇,脸色也刷的苍白,脑海里不断不断的浮现那天、在镜子前看到的自己。

  他不要。


  看到神山的反应,本间并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的狂妄。

  「你这不是怕我吗?既然会怕又何必要做会让我生气的事情?」本间一边笑着、一边抓住神山蓬松的头发,用力的扯向自己。

  「你怕我吗?」


  忽然被扯到面前,神山不敢看本间的脸,眼神在地上游移着。


  「说──!」得不到回答的本间在神山的耳边大吼,吼的神山耳朵翁的一声开始发疼。 「你怕我吗?」


  他不知道本间到底想要说什么。

  「是──……」被吼的头昏脑胀的神山决定相信自己的身体,有些无力的点了点头。

  让神山意外的是、得到答案的本间并没有笑,反而沉下了脸,紧紧的扣住他的腰将他固定在墙上。

「不、不要……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会再这样做了……拜托……」神山被这举动吓昏头了,他一点都不想再体验一次,那个地狱般的侵犯他完全不想再体验了。

  「对不起……对不起……」

  看见神山吓的缩在墙角,全身卷曲的颤抖着,本间只感受到无止境的怒火。


  「看来、跟我上床对你而言是个效果不错的惩罚。」

  看着神山,本间笑了,虽然是笑着的,但神山却有股他很悲伤的错觉。